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晓惠:我的日本美发师叫龙二
日期: 21年02月4期

晓惠

我的美发师名叫龙二。职业关系,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轻,据说也有三十多岁了。

龙二的手艺不能用“非常好”来形容,他是隐藏于街市的人间国宝。

一开始我很好奇,还特地问过他学艺的经历。他学艺的专门学校和入行时的美容院倒也称不上如雷贯耳。剪头发这种手艺大半是靠天生手巧、后天感性吧。我一直觉得中文里没有一个词语可以对应Sence。应该是审美与感受能力。但他还要多一点灵气。

龙二身材纤细柔韧,流线型的肌肉粗看觉察不到,像是一介书生,但他将头发脱色且染成淡粉,这又令他带上一种不良少年的气质。而说话做事,又是与实际年龄相称的沉稳。

看不出他已经成家,有两个很小的孩子。妻子现在全职在家。说起家庭,龙二戴着口罩都看得到眼里的幸福。

酒香不怕巷子深,龙二的店开在一栋市口并不好的大厦7楼里,一个人经营,只接待预约的客人,每位客人收费是行业平均的两倍价钱,但他的客人不需要等、绝对不会遇到前后客人,因为他给每位顾客留了加倍的时间,晚上他只做到六点,就会骑着他漂亮的折叠脚踏车赶回家跟孩子们玩。

龙二真心喜欢摆弄头发,你告诉他想要剪什麽样,他总会根据你的脸型和气质做到120分,超出客人的预期。你若跟他商量:“我的头发是不是掉得厉害?”他会认真帮你查看,然后告诉你今天洗发大概掉了多少根,这个还属于正常范围。头发的衰老不在于脱发,而在于渐渐变细,最后变成绒毛就糟了。这也是他告诉我的。

第一次去他店里是因为新冠肺炎流行,东京都“自肃”期间不便去远处,所以从原先下北泽的美容院改为在附近找一家新的,我按价格贵的排序——剪发6千日元,龙二的店排在第一个。因为多摩市在东京近郊,若没有一点自信,是不敢开这个价的。而他可以做到所有顾客都会再次光顾,也包括我。

去龙二店里有过很多愉快的回忆。

有一次我预约的时间是在拳击课之后,我对龙二说,不好意思,有汗水呢。龙二说他二十来岁时也练过拳击,原来是溜肩,练出肌肉后就不太明显了。那段时期我为打不好肝脏攻击(Liver Punch)而烦恼,他说他最拿手的就是这一招,然后手上还拿着剪刀和梳子,扎下马步立刻示范给我看。“拳头依靠惯性甩出去,肩关节和上臂的角度不变,以腰为轴转动上半身,这样打到敌人才会很重、很闷”。我围着剪发用的银色斗篷,也马上从椅子上滑下来模彷。

比如十月份去剪发时,我说冬季要戴贝雷帽,请给我剪一个合适的样子,龙二便仔仔细细剪到完美,一切都是刚刚好。

跟龙二聊天总有一种毫无阻力的感觉。

比如我也是私营主,三月份去店里,我会开口打招呼说:税报完了吗?

六月份去,我说,多摩市出台新冠补贴,你申请了吗?他说,美发店只有最初一个月的“自肃”期间生意不好,之后业绩完全恢复,所以申请不到企业援助金呢。

我赞叹龙二能把一门手艺做到极致,永远不需要打广告,年纪轻轻却犹如一把大伞,保护着家人,真的很了不起。同时他的顾客也从这里获得美和自信。

世界在这一年里变了太多。且还在继续变化,令我们无法想像这次冲击最终将带来何种局面。

而龙二的生意永远不会差。他手巧又认真,作为“职人”有稳定且丰厚的收入,不用给人打工,还能看到孩子的成长。在疫病之后,这些生活必需的行业或许会成为更多人的向往。


包括农业或许会更受重视,我爱泥土爱植物,但恐怕不能当成生意来做。如果有机会换一门职业,做什么好呢?单是这样凭空幻想着,都觉得乐趣无穷。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174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