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毛丽敏:她的人生路——从上海到日本再到美国
日期: 20年11月4期 阅读: 196

作者:毛丽敏

   
小雨在其家中为长姐,下有弟妹一双,小时候,其父作为汉族干部支内,远赴青海藏区,她与妹妹分别被安置于外婆及祖母处,最幼的弟弟则跟随父母。其父按政策返沪后,有次因不慎摔了一跤而赶往医院,却意外诊断出已是绝症晚期,不久即撒手人寰。由于那弟弟从小在父母身边长大、未曾分离,至此,其母心中的天平似乎更倾向于唯一的儿子,虽然无论外观长相还是内在能力等诸方面,他均不及其大姐出挑。

小雨的母亲共有姐妹五人,其母位列第二,曾听小雨的外婆提起,原本育有六千金,只不过最末一个夭折了,小雨的到来,就将其权当第六个女儿来抚养,因此在他们第三代中,小雨是与其外婆相处时间最久的一个。国内高考前期,小雨经常与排行第三的阿姨商讨求教志愿填写事宜,在千军万马勇闯独木桥之后,她被一所大学的日语系录取。毕业后却分配到一家专业不对口的单位,后经自身努力,跳槽进入一个与日方有关的会社,凭借几年业务往来拓展的人际关系,她可以获得许多赴日机遇。为了避嫌,她首先将其新婚不久的丈夫小钱送出国,接着自己再紧随其后,让原公司同事以为是其丈夫探路成功,转而前来牵引妻子,其实夫妇两人的所有手续,皆由小雨一人操作。

从上海到日本
由于其丈夫先行东渡,加之小雨抵日后,两人也是分处两地,小钱位东京、小雨于名古屋,期间,一个比小钱年长的“姐姐”主动贴近他的生活,照顾其饮食起居,事后虽然小钱再三向小雨认错致歉,希望给予机会、两人可以重新开始,要知小雨本就是好强之人,尤其在捍卫妻子主权这一事件中,眼里岂能揉沙?逐予以断然回绝。之后前夫与那第三者回国、成婚、生子。继续留在日本的小雨,在一所学校打工的过程中,结识了一个担任该校英语教学的西班牙裔美国人,或许是在遭遇情伤后、赌气心理中、虚荣心驱使下,小雨与那年龄堪比她父亲的美国人步入第二段婚姻,次年樱花盛开的季节,小雨迎来其第一个女儿的诞生。

虽说那老头的亲兄是百万富翁,可他却近乎一贫如洗,因此在日常生活中毫无奢侈之举,每当外出就餐稍遇不适,便会与店员、店长交涉,当然前提是并非无理取闹,而日本人见到眼前一副欧美面孔,赶紧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劲赔不是。当时他们室内的家俱,不管是中古购得、朋友赠送或低价买进,当他准备举家迁往大洋彼岸、着手租房的解约时,那么下家若想拥有它们,是必须付费的,小雨只能无奈地对两表弟示歉:姐姐帮不了你们,那是他们的价值观、无力改变。也许真的是时代不同了,以前堆放不用品可能是无料的,而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丢弃家用电器是需额外计件收费的、且“价格不菲”,如今一些在日华人,每搬迁一次,也趋向于改朝换代,让有关会社的人员上门的“处置费”,早已是当年那老美开价转让额的N倍,且废弃物品的质量、成色也比那会儿优越无数。


从日本到美国
赴美之前,小雨特意带着三、四岁的女儿从日本回沪一次,只见那混血儿皮肤白净、扎着两个天然柔软弯曲的羊角辫、扑闪着一双带有长长睫毛的大眼睛,天真无邪。定居美利坚之后,小雨又相继育有一子一女,起初也过起了家庭主妇的生活,她戏称自己像个保姆,整天穿着牛仔背带裤在家中厨房与客厅来回穿梭。由于其所在的洛杉矶与日本有17个钟点的时差,双方也不清楚彼此作息时间,以前只能趁元旦这个共同的节假日互通电话,每当提及她的美国丈夫,她总是一口一个“老头子”,言语中充满了抱怨与不满。

可以想象,一个上了年纪的倔强老翁,思想意识早已根深蒂固,一个萍水相逢的东方女子,不要说试图改变其观点,就是能够理解亦并非易事,何况那老美即使一穷二白,也始终极具种族优越感。后一次通话中,得知小雨已与老头分居,他净身出户,是否进行过法律程序,不便多问。三个小孩与小雨一起生活,成为单身妈妈后,小雨找了一份日语教学工作,大概类似日本的“非常勤”,她原本日语专业毕业,又有在日方公司与日本社会生活的体验,那份差事于她而言当尚属得心应手吧。也曾听到她叹息:当初面对经济不景气,本土美国人求职都非常困难,更别说像她这样人到中年的中国女性,有时无力加入医疗保险,连医院也无法前往,也有口袋里仅揣10美元的窘迫……



随着孩子们的长大,需要各自的私人空间,于是儿子一间,大小女儿共处一室、中间用帘子隔开,她只能睡客厅的沙发,因为她有旅日经历,应该对“榻榻米”不陌生,我就不假思索地道出:“你不是可以打地铺吗?”对方虽是嘻嘻哈哈高调着:“我们美国人怎么可以睡地板呢?”我却初次尝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后悔。

 之前两败于婚姻保卫战,而后不必为经营两人世界烦恼的小雨,却需花费更多精力在孩子身上。那美国老头除了有哥姐、还有比小雨年长、与前妻所生的儿女,小雨的孩子也更愿意与其父一边的血缘关系往来,接受他们的思想灌输,通常与自己的母亲意见相左。青春反叛期的儿子时不时与小雨顶撞、闹别扭,有次认为遭到其母体罚,随手一个电话召来警察,最后在小女儿“没有动手”的证词下,事情总算平息。如今社会虽鲜有过去恨铁不成钢的“棍棒底下出孝子”,而正常教育孩子时出现的肢体语言,好像并不会被上纲上线受到法律诉讼吧。

不同国度所制定的法律亦不尽相同,有次在日本的其表弟与小雨谈及,夜间小孩入睡后,夫妇两人外出,小雨立即严肃指责:那在美国是违法的,十二岁以下儿童在家时,必须有监护人陪同,还说其小孩上下学,她都是全程接送的,不然很有可能发生孩子被抢事件。听后倒是庆幸目前所处的和平环境,至少不必为每天背枪备弹而胆颤心惊。按照那边的法律,如果父母要求十八岁以上已成人的子女干点家务活儿,例如洗碗、清扫等,子女可以不予听从;同样,父母也可以将他们赶出家门、而不必肩负任何法律责任。

小雨的大女儿到达法定年龄后,不愿继续求学,擅自离家出走,小雨的一些美国朋友曾劝她可将大女儿推却门外,小雨说她并未如此实施,听其话音,完全是心平气和、十分自然,不像中国的父母,声嘶力竭地让子女滚出去,实际99%以上出于一时气话。几年后,小雨还颇为自豪地声称,已将与其大女儿有瓜葛的有妇之夫告上法庭,大女儿又重新回到其身边。可那长女已经历了作为一个女人的一切。

时值美国总统选举

 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感谢有了微信,可以让人二十四小时跨海越洋一线通,从微信留言及语音中也不难观出小雨的变化轨迹。2020年初,疫情首先在武汉爆发时,国内有亲友在微信群中喊话小雨:据新闻报道美国也有流感发生,已死好几千人。小雨立即护短:那是不正确的,强调那时正值流感季节,如果美国确实出现如中文消息中那么严重情况的话,全世界早就看到类似国内武汉的那些视频了。甚至还一度认为国内没有做好最初的黄金控制期,如果能有日、美那样的体制,人们就不会如此恐惧与慌张了等等。后当疫情在美国扩散时,小雨不得不承认:感觉气氛很严重,因总统宣布了国难,引起抢购潮。似乎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亲切虔诚地字面称呼Trump。六月上旬,一日籍华人在微信群中上传几段美国现场视频,那边的小雨紧接着五个多小时持续发文十数段,内容具有明显的倾向性,尤其一则红玫瑰献予被跪杀黑人以示悼念的新闻,那本就是一个多次入狱的罪犯,却被包装成楷模、当作英雄,俨然塑造为受人景仰的灵魂人物,充其量他仅仅是该事件的受害者罢了。

十月的某天上午,当我打开手机时,恰遇小雨在群里发送其小女儿怀抱新生儿的照片,我即秒回“恭喜”,那小女儿刚满二十周岁,高中毕业后辍学、离开小雨前往其父处,后与一墨西哥裔同居,如今尚属年少不懂事的俩,却已为人父母,怪不得小雨之前曾说,她三个孩子的成长史,会让我心脏都要跳出来的,并自谦道:从中国人的观念来看,她是个失职的妈妈。

倘若一直生活在上海,小雨或许是个掌控型的虎妈,而在白人占主导地位的美国,面对强大的西方意识形态,她却亲手敲击出:目前的她都是被其孩子们改造过来的,没想到在其子女面前,她会自降身份、使用那样的词组,不知其中是人在屋檐下的妥协、还是入乡随俗的骨髓根植。


另外她也曾提及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利弊等:初踏异国他乡、异文化,语言不通的环境下,自己生存都有很大难度,还得教育培养下一代,真是难上加难。对于这样的感慨,处境相似的我,总算找到了交集。针对我说她的:这么多年来已经非常“美化”了,她自我调侃:虽已“美“化了多年,可就是美不起来,这前一个”美“应是America、后一个“美”当指beautiful,可我分明感到她的思维意识早已偏西。

11月5日下午,“日华”首先在群里发布美国大选的实事动态,他表明个人喜欢拜登,另外站在日本盟友的角度看,那样的话会胜过当今的特朗普,理由为:特朗普只是一个商人,而拜登虽年事更高,却是从事了大半辈子的政治家。小雨则一个劲地美化现总统、替特朗普鸣不平,同时分享了一段新闻视频,“日华”则认为,仅凭一幅静止的画面加以旁白,那是不真实的,民主党根本无需作弊,在日本,有关美国大选的报道还算全面等等,于是“日华”与“美华”展开持续五个小时的书面争论,最后“日华”率先挂出免战牌,不然的话要今夜无眠了,另外还说起,他的也在加州的一“美华”好友,是川普的铁粉,前一日整天盯着选情眼泪鼻涕一大把的,看到此,小雨仿佛觅到知音,开玩笑问,能否加那铁粉的微信。

也许是嫌打字费劲且速度慢,接下来小雨索性连发二、三十条语音,最终才发现并非是与“日华”单挑,而是面对一个群,忙说打扰大家了。不知小雨是过于投入还是激动,在一条语音中,居然不清楚《Gone with the wind》中文怎么说,我一直以为将那部经典名作译成《飘》太赋意境,我无意加入他们的擂台、亦不想干扰别人,于是另辟途径单线联络小雨,那方象是逮着机会,又发来近十条语音,眼看她已与“日华”战斗了上半场,我不想再奉陪下半场,赶紧收线。

11月8日凌晨,“日华”彻夜未眠,第一时间向大家通报美国大选决胜消息,小雨跟进:拜登上台,习大大欢迎,中美友好又恢复了,将来她若回国不会被骂了。在他们大选两个月前,我曾问过小雨准备投谁的票,当时她还风淡云清地表示两人都不想选,要是非选不可的话,可能会偏向现任一点,不想士别三日,她已迅速倒戈成川粉。

事实上,美国的政客无一是亲中者,虽然民主党、共和党等各党派内部矛盾纷争,但是在对华政策上却是达到高度共识。特朗普个人主义色彩浓厚,实行单边主义、推崇美国优先,与中国的冲突集中在经济领域;而拜登曾频频在港澳台及人权问题上抹黑中国,大选后与日本首相通电话中,声称钓鱼岛为《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对象,民主党向来鼓吹全球战略,奉行多边主义、联合西方盟国围堵、挑衅中国,届时与中国的冲突将会更加全面。B在大选时表示,与T只是竞争对手,不是敌人,因为他们都是美国人。因此无论谁执政,中美关系的实质不会变,对方可能仅是真小人与伪君子之别,有时,背后捅刀比当面举枪更具险情,再则,一个人的命运如掌握在别人手中,终将不是长久之计。

世界和我们都改变
个性开朗、张扬的小雨,历来喜好刷存在感,小时候与一众表亲哥姐弟妹合影时,总是“等等、再等一等”,竭力将眼眶撑至极限大、摆好pose方允拍摄者按动快门;为了体现少先队干部的表率形象,学农活动时,可以有徒手施肥的豪迈,从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到如今认为美国近几年已被“中共”打压得削弱了,在个人亲情、友情等方面,小雨似乎海棠依旧,然上升到“国”这个大范围,已渐行渐远,显露出“各为其主”的端倪,原来的“华人”一词,历经年轮大浪淘沙的沉浮后,已被前置了不同的修饰定语,本是同根生,惟愿相煎别太急。

不禁想起许多年之前苏芮的一首《一样的月光》:一样的冬天,一样的尘埃,一样的我和你,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047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