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李侑纪:亲身体验疫情下从东京回上海以及隔离生活
日期: 20年11月4期 阅读: 296


李侑纪

11月2日是个多么平常的日子啊!记忆中每个月份都有它独特的含义。中国1月、2月是元旦是新年,是小孩子最开心的月份(小时候唯有在过年时才能穿好的吃好的)。3月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去了日本以后又是樱花满开的时分。4月春暖花开,最美不过人间四月天。5月6月是劳动节和游山玩水的黄金周。7月8月是党的节日、军队的节日。9月是老人和教师的骄傲。10月不用说当然是全中国人民的节日。那么11月呢,历来11月好像没什么特别可庆贺的节日,但近年来11月成了经济腾飞的象征,从两根棍子变成了推动中国GDP的轨道了。好了言归正传,现在的我正处在11月的开始,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激动的,因为我经历了有生以来最难忘的规程……


从2020年7月下旬开始,我就不断跑中国驻日大使馆外国人签证中心,每次都在走廊上排上两三小时的队,走廊上没有空调,大家自动隔开距离,戴上口罩,不言不语,万分焦急地期待签证中心能给一个可以回国的机会,但是在咨询之后,大家都一脸沮丧,因为回国的条件是“必须家有老人或病危亲人或有特殊病需医治的亲属,在医院出示证明的情况下,才可办理人道主义签证”。否则外籍人员是无法入境中国的。

于是我紧锣密鼓开始办理母亲年老体衰需住院治疗的证明及相关的一切手续,终于在8月底拿全了证明,找了一家大旅行社交了代理费,两周后顺利取得了半年签证(在此提醒一下想回国的朋友们,如不是很了解使馆办签证程序的,不如委托正规旅行社办理,更省心可靠)。

拿到签证后,我仍托这家旅行社代办了回上海的机票,价格好像贵了一点,要20多万日元,单程经济舱,但航班是准时起飞的,很庆幸自己没贪小便宜买便宜机票,免去了转机、停飞等等折腾。非常时期安全和便捷是最重要的。

出发前,详细阅读了使馆发的回国各种规定,首先在登机前72小时内要去使馆指定的医院做核酸检测(2万到4万日元),我去了大久保的三好医院,15日上午我到达医院时一看检测的人还不少。这医院是做唾液检测(即在一个小瓶子里吐满半瓶唾液,一天后看结果)。别看这瓶不大,但吐满半瓶唾液还是蛮费时间的。原以为自己一口能吐满呢,没想到搅动了半天舌头,拼命积攒口水。才吐了瓶子的十分之一。

旁边椅子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四五岁光景),他妈妈已吐完,他还在一口一口认真吐着,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好可爱,大约又过了十分钟,终于他也吐了半瓶唾液,抬起头开心地笑了。而我却泪目——看我们被这新冠肺炎闹得。

16日上午去三好医院拿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由于是18日早班9点班起飞,17日下午我就在成田机场附近找了一家宾馆,这样次日去机场可快一些。

18日上午6点半在宾馆吃完早餐,出租车来迎接(迎接费700日元),到达成田机场第一航站口大概8公里多一点,结账时竟然用了4000日元,加上迎接费,一共4700日元。我请同事给自己订成田机场附近的宾馆是为了坐电车方便(两站地,200日元车票),可是我仍然选择了坐出租是因为行李太大,一个人行走不方便,加上在交通移动上我简直就是一个白痴。永远搞不清东南西北(所以同胞们在遇上早班飞机时最好前一日住机场附近的宾馆,否则误机可不是闹着玩的)。

18日(周日)成田机场上午飞上海的只有全日空这一个航班,大概200多人,大家井井有条地排队,一个个脸上充满着兴奋的表情。


突然一个小男孩的身影在我边上闪过,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在三好医院认真吐唾液的小朋友啊!我高兴坏了,立马叫住他,他抬头冲我一笑,他边上妈妈马上和我打了招呼。
原来这小朋友的爸爸在上海开公司,他妈妈前几年也在上海和他爸爸一起经营业务,因疫情被困东京大半年,现在终于可以去上海一家人团聚了!


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在上午12点班落地浦东机场,我们在机舱内只呆了十分钟左右就下飞机了。一出机舱,就看到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在专业人员的指引下,我们一道一道接受咨询,扫二维码,登记个人信息等。大约一小时后,在楼下的平房中接受核酸检测(鼻测,而且是两个鼻孔都要测),做完鼻测才可取行李,然后根据各人的居住地点,由各个街道里派人来领走。我住在浦东,人比较多,等了半个小时,被告知,65岁以上有自宅的可独居的人,在指定宾馆隔离一天后拿到鼻测阴性报告后,可回自宅隔离两周(谢天谢地自己有了这点年龄)。



18日下午至19日下午住在浦东一个偏僻地段的宾馆(没有星级),房间蛮大,被子、床单都是纸质的,一天三顿有人送餐,我不可跨出房门一步。饭菜很丰富,荤素搭配,量也很大,原以为这一天的宾馆是要自掏腰包的,没想到竟然全部免费(祖国母亲啊您太大气了)。19日下午在宾馆等候各个街道派专车来接人,15点30分左右,我被自家小区居委会派来的专车接走了。一辆小面包车可坐七人(五个人是从墨尔本回来的,一个是悉尼回来的,加上我从日本回来),两小时后我们一一到达各自的小区。此时居委会已派专人在小区外等候,一下车有专人把行李替你拎上电梯,然后在我家门外贴上封条,装上监控摄像头。告诉我几点注意事项:即我不可出门,如有人送菜送东西给我,可将封条从外面撕开,然后我才可开门,交接完东西后,外面的人再将封条贴上,任何人不可进我房间,我也不得外出门外一步。在第12天时,会有专人上门再为我做一次核酸检测,在拿到阴性报告后,我才可以结束隔离。
终于到家了,看着家里的摆设,躺在飘窗台上望着外面的风景,一切是那么温馨,当晚美美地睡了一觉!
20日的上午,附近派出所民警上门登记个人信息(正好赶上了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物业阿姨来告诉我不可随便丢垃圾,她们每隔一天回上门来收一次垃圾(要专门处理),下午两点左右,街道医院的医生来测体温,我被告知,在隔离期间,每天来我家两次测体温(上午下午各一次),时间不定,因回国人较多,她们一天要跑十几家,所以我也就不敢睡午觉了。
在10月30日的上午专门机构派人上门为我做了一次咽部核酸测试(从10月15日到30日这半个月,我经历了唾液测试、鼻测和咽测),可谓经历了大套餐了。
11月1日上午,负责隔离健康观察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送来了解除隔离的告知单。从10月15日到10月21日,我一直处于紧张和兴奋中,在回到家的第三天我才感到有点累,但躺在阳台的沙发上,望着窗外杨浦大桥的灯光,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我突然觉得好踏实,好平静,似乎只有此时此刻才深深体会到国家的力量,才发现自己生长在中国是多么的幸福。
全球疫情仍看不到明确向好的迹象,但在中国已是另一番光景,总体可控,而且中国从未放弃任何一次“偶发疫情”的全力以对。全球可能没有一个国家能像中国一样,为了生命不计投入。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比起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中国疫情的防控效果已是一道旁人不可触摸的天花板。


走了那么多国家,看了那么多城市,还是觉得上海最好,最美!通过这次疫情,我深深感觉到中国政府以人为本的爱心及中国人民配合政府的自律及牺牲——我爱你,中国!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042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