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晓惠:日本大学生在餐厅是这样打工的
日期: 20年02月3期


晓惠

日本的家庭餐厅大多是连锁,价格一般每人一千日元左右,不会超过两千,菜单“和洋中”均有,厨房的操作多半是总店统一做好之后运过来,稍微加热或加工,很快可以上菜,再加上店内现做的蔬菜、甜品等,也不是太复杂,所以高中生一个人按照操作程序去做,同时应付十个客人都可以。

因为大量采购和製作,所以有利于成本控制,这类餐厅的优点是相对价格而言,味道标准可口,服务均质化,有饮料自由续杯的选项,室内舒适宜人,小朋友吵一点也没关系,也不用吃完马上走人,而且往往设有停车场。




女儿小M自打未来工作确定下来后,在餐厅这份打工近乎娱乐,因为可以遇见可爱的同事们,一起接待客人,有时跑到厨房聊几句,做甜品、端盘子都当作过家家来做,腿累一点,心理负担几乎没有。

在大学不能去上课的这一年里,多亏有这份工,保持了与不同学校同龄人的交流。孩子们的一年原本浓度很高,无论是体验,还是感受、领悟,每天都在与他人的接触中长大。这一年,孩子们缺失了太多,多年以后,他们会不会被称作“Corona一代”呢?


东京都发布紧急宣言之后,餐厅提前打烊。本来女生不做深夜班,缩短营业后,小M有幸学到晚上打烊后的作业。

店长不在,几个孩子按照流程运营店面,最后要对帐,清理厨房和冷藏库。

某个晚上,余下了满满一个电饭煲的米饭,看着刚刚煮好、粒粒晶亮的米饭必须要倒掉,几个肚子咕咕叫的男生大胆提议说:扔掉也很可惜啊,不如吃掉!

当时餐具已经全部收拾停当,几个男生拿来外卖用的盒子,盛上热气腾腾的米饭,大胆的孩子从冷藏库拿来几片三文鱼,酱油淋上,稀裡哗啦就把一锅饭吃掉了。

若被店长看见,这是违反规则的事,铁定要挨骂了。可是大人不在,孩子们觉得反正也是扔掉,对地球来讲,这不失为一个合理的决定。

有个高中男生扒拉着三文鱼米饭,看见小M换好衣服要回家,抬头问:要送妳吗?

这句话事后让小M感动了很久。青涩的高中生竟然也意识到送女生回家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说他们是孩子,有时又表现得很成熟。比如店长为了彻底削减成本,规定客人如果少了,就要马上减少打工人数,原本今天预定做到10点的,让他9点就收工。有的人会继续留下来,白做一个小时。

我说:那不是榨取劳动吗?

小M说,大家的心都好宽的。

许多孩子对打工的态度就是这样,温暖多过辛苦,友情多过责任。


在我感觉中,日本的年轻人与现在四五十岁的欧吉桑相比,男生变得体贴温和,女生更加自立,平权意识高了很多,比如约会,不只是刚认识时,就是相处了一段时间的情侣,也会AA制。

所以我想,再过5~10年,《逃跑虽可耻但有用》里边平匡和Mikuri那种夫妻相处的方式会增加。小M一直会记得和日本大学、中央大学、首都大学、法政大学、国士馆大学的学生们共事的经历。

人与人的交流是成长过程中最宝贵的财产,长大后,他们去到各自从事的职业,应该也都会怀念这一张张青春的脸庞。

这个背影是去和服店预订毕业仪式要穿的和服裙裤时拍下,当天我们还买了珍珠的头花和一双绑鞋带的半靴。分别是在“京都kimono友禅”和小田急百货店。

如果有兴趣,不妨查一下“女学生 袴靴”的图片,和服加短靴——明治到大正年间女学生流行的打扮,如今看来依旧时髦。

明治也是我最喜欢的时代,朋友妈妈说,那时候空气里都洋溢着自由。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165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