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菅义伟提前弃选:为数不多的明智选择
日期: 21年09月2期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在新冠疫情笼罩下,2020东京奥运会、残奥会在9月5日晚最终落幕,为世界交出了一份成功的答卷。但是,坚持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日本首相菅义伟却没能逃脱“奥运魔咒”,即日本的奥运举办之年,首相都会下台。

至今,日本共举办了四次夏季和冬季奥运会。1964年东京奥运会闭幕翌日,池田勇人首相因病退任;1972年札幌冬季奥运会后,佐藤荣作首相于7月退任;1998年长野冬季奥运会后,桥本龙太郎首相因参议院大选失败而于7月退任。2020年东京奥运会,菅义伟首相于9月3日宣布退出自民党总裁选,意味着他将于月底退任首相。

去年9月,安倍长期政权落幕后,菅义伟作为一个过渡人物被推上首相宝座,勉为其难地扛起了防疫抗疫与举办奥运这两项不可能兼得其善的重任。在安倍晋三退阵后,菅义伟继续执行安倍留下的任务及路线,基本上属于“背锅首相”。在新冠疫情爆发性蔓延之下,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狂跌,在位难以持久已在预想之中,不过最终由菅义伟自己甩出政权,犹如一年前的历史重现,还是出人意料。人们担心菅义伟会开启日本首相一年一换的走马灯轮替模式,对国民来说近乎噩梦。

菅义伟上台以来,支持率从74%跌至25%,执政失败有目共睹。回顾过去一年史无前例的困境,即使换作其他人来干也未必会有太大作为,但草根出身的菅义伟走到如今孤家寡人、山穷水尽的地步,还是回避不了个人因素。

菅义伟解释弃选原因:“我想集中精力应对新冠疫情,在担任首相这一年中,我尽了全力处理公务,包括制定新冠疫情政策。”但是总体上看,从无奈中止Go To Traval活动,到反复实施并多次延长“紧宣”和“蔓防”措施;从全社会疫苗注射普及缓慢、进展不顺,到德尔塔变异病毒防疫失败等,菅义伟的疫情政策表现为优柔寡断、后手迭出。国民看到了一个被疫情推着走的政府,而不是一位在非常时期能够主导并引航的领导人。

菅义伟经历过七年多官房长官的历练,但在日本历届首相中他还是显得笨嘴拙舌。国民眼中的菅义伟是一位不善于表达与沟通的首相,他被指责为缺乏“说明力、说服力、责任能力”(3S欠缺)的政治家,而菅义伟政权面对层出不穷的问题总是处于逃避状态。由于菅义伟率领自民党在几场国会议员补选中连续败北、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失利、更在自己的政治地盘横滨市长选举中惨败,自民党内对菅义伟的不满情绪加深,中青年议员更认定菅义伟已经不能成为自民党的“选举之颜”,很多人不愿赌上自己的政治生命为他陪葬。对此,菅义伟除了表示“虚心接受选举的结果和现实”外,没有任何的正面说明和挽回举措。

在自民党内部,菅义伟属于无派阀议员,他早期加入过小渊派、古贺派,后来脱离了派阀。首相没有为自己护驾的政治基本盘,就要完全靠个人的魅力和号召力来凝聚团结党内同志,感染影响国民选民。但菅义伟不是具有非凡魅力和突出能力的“卡里斯马”领袖,所以曾经为他加分的无派阀身份在现实政治中沦为一种缺陷。在当初加持他的党内几大派阀如细田派、麻生派、二阶派等萌生退意或放任自主投票的情况下,菅义伟的政治基本盘崩溃,甚至连参选党总裁所需要的20名推荐议员都未必能凑齐。

菅义伟在政治上最大的败笔是始于人事,终于人事。他最后试图背水一战,临阵调换以二阶俊博为首的自民党高层人事,更提出在总裁选之前解散总议院实行大选,这成为让他走入政治穷地、引来众叛亲离的致命错误——菅义伟的政治感觉和时机判断受到深度质疑,而他身为政治家的政治伦理更是彻底破产。

作为“对抗马”的岸田文雄率先宣布竞选自民党总裁。他提出了除总裁以外,党内高层人事任期一年、三任为限的主张,目的是排除八旬高龄、连任五年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党内引起了高度反响。菅义伟其后提出刷新自民党高层人事以提升凝聚力的设想,不仅落为后手,更有东施效颦之嫌。

二阶俊博是菅义伟去年当选自民党总裁、坐上首相宝座的最重要抬轿人,堪称菅义伟的“政治恩人”。涉及党内权力斗争,别人或可以排除二阶,但菅义伟不行。菅义伟欲启用人气新面孔来替换二阶,通过人事转换来刷新党务,以争取自己连任总裁实现政治延命,这在政治江湖上是行不通的。菅义伟属意的石破茂、河野太郎、小泉进次郎等人,都拒绝接盘自民党干事长要职。派阀大佬麻生太郎直接回怼菅义伟称“河野太郎的未来不能与你一起沉没”,连作为菅义伟后盾的安倍晋三都背过身去,党内主要派阀开始与他保持距离。菅义伟弹尽粮绝,彻底孤立。

菅义伟有关9月中旬提前解散众议院的想法,凭目前政权的超低支持率更是近乎疯狂,党内批判他“政治自杀”的声音迅速传播开来。安倍晋三从麻生太郎那里听说“9月解散”构想后非常吃紧,直接打电话忠告菅义伟应该认真对待总裁选。菅义伟一直看重的小泉进次郎连续四天进官邸与首相会谈,苦劝说“如果暂缓总裁选,先解散众议院,那么首相和自民党都完了”。菅义伟身为党总裁的人事权和身为首相的解散权都难以施展,反而暴露出自己机关算尽却无能为力的政治底牌。一个“裸王”的下场只有提前退位,为后来者让出跑道,这是菅义伟迄今做出的为数不多的明智之选。

菅义伟执政之初获得历代第三高的支持率,一年后的局面确实让国民失望了。菅义伟的人品、性格、能力是否适合担任首相另当别论,但菅义伟执政也并非一无是处。实业家堀江贵文认为他基本上实现了上台时的公约,而前大阪市长、评论家桥下彻指出菅义伟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对他处理问题的过程和手法也是臧否两论。

他们都认为,菅义伟在任期间,设立了数字厅,确保并普及了疫苗注射,迫使行业垄断企业下调了手机使用费,让不孕治疗适用于医疗保险,把后期高龄者的医疗费从10%提升到20%,敲定了福岛核废水的海洋处理方式和时间表等,其中最重要的功绩是面对史无前例的困难,坚持举办了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都是值得评价的非他莫属的政绩。由于疫情扩散、经济不振,影响到国民生活,菅义伟必须为政权的超低支持率承担政治责任,但以上的公约政绩也是抹不去的,已经留存为历史。

菅义伟主动退选尽管迫不得已,毕竟为自民党和日本政治开辟了新的可能性。现在除了岸田文雄一马当先参选外,河野太郎、石破茂、高市早苗、野田圣子、茂木敏充等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出马,自民党总裁选将进入群雄并起的混战状态。无论是自民党总裁还是日本首相,都不是轻松的活,菅义伟就是前车之鉴。对于今后的政权来说,推出新冠对策抑制疫情是第一要务,在老龄少子化的环境中提振日本经济同样重要,进一步确立日本在国际上的地位更需要出类拔萃的全球视野和政治平衡感。

过去40年来,日本的长期政权屈指可数,不过中曾根康弘、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三人而已,在长期政权后会连续出现短期政权,似乎是日本政治绕不开的谱系。当前在全球关于减少碳排放、加速数字化、推进区域安保等重要课题上,日本已经落伍了。第100任首相无论是谁,都肩负着重振日本政治活力的重任,能否打破短期政权的循环,令人期待。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5/19448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