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陈永和:冲绳 男孩放学回家
日期: 21年04月2期


陈永和

黄昏,早过了放学时间,老天爷开始收光,天渐渐暗了下来。

我从国际通道往回走,穿过福州园,在孔子庙通往海边的大十字路口,男孩孤零零站着等绿灯。

他小学五六年级模样,中等个,偏瘦,微驼,背个黑色书包。

大马路,没有一个行人。

突然,男孩弯下腰,从花坛后面地上捡起瘪易拉罐。

喔,我瞥了他一眼,想他在捡垃圾。

附近没有垃圾桶,男孩把易拉罐握在胸口,等穿过马路,他突然弯腰又把它放回地面,在上面踩了两下,可怜的易拉罐发出叽嘎痛苦叫声。我一惊,还来不及想,他踢了一下,易拉罐在地上走了起来。

原来如此。我一下兴致来了。

他边踢边往前走,等到第二个路口,他又把易拉罐捡起来握在胸口,穿过了才又放下。

没红绿灯没行人,这什么意思?

我兴趣越发浓厚,看他踢着易拉罐拐进巷子,就跟了上去。

跟了不远我就发现他踢得不狠,不像通常意气风发的男孩,让易拉罐飞,他只轻轻踢,一次前进一二十公分,舍不得它走似的。

我想起女友爱猫,一下一下摸,那种摸,看似摸猫,大约总摸在自己心上。

突然,男孩停住往边上看。

难道被他发现了?我赶紧闪到电线杆后面。

但好像没有,男孩往前走,又踢了起来。

我拉开距离,隔他五六米远了。

男孩顺路边边踢边往前,走了五十来米远,突然,他蹲了下来,弓起身子往地面看了好久,再站起来时,易拉罐已经不见了。

怎么回事?我赶紧几步,路边一道由水泥板铺成的小道,水泥板间有条缝,下面是沟,大约易拉罐从缝里掉下去了。

我盯着那条板缝看了一会,幻想男孩的懊悔,替他难过,怎么就把伴走丢了呢?

天更加昏暗了。

男孩拖着步子,孤寂地继续朝前方走去。

一会,听到男孩的叫声,你好——

交叉路口出现了一个中年女人,从对面走过来。

她边走边扭头大声对男孩叫了一句什么。男孩应了一句什么,声音中有种热度,活过来了似的。

女人从我身边走过。

她矮胖,穿一件亮色肥大的挡雨外套。在暮色中,不懂为什么,那样子沁人心扉。

但只一瞬,四周又恢复了寂静。

男孩在路口告示牌前停了下来。这次停得同样久,舍不得离开似的。

等他走了我上前看。普通的居委会告示牌,贴四张广告,防火通知,绿色募金,两张展览布告,纸面发白,都很旧了。

回头去找男孩,路灯下不见人影,男孩消失了。

最后的天光,被老天爷一下收走,天完全黑了。

我赶到下一个路口,昏暗的树影下,两个男孩谈着什么骑车而过,一阵嘎哒嘎哒车轮踩水泥板的响声,由近而远,消失了。

我回到原路,总共就几十秒,男孩不可能走远。

路两边各有两栋旧楼,一层都没有光,每栋楼各有个室外楼梯,两两挨在一起,亮着昏暗的灯光。

男孩可能是上了哪个楼梯……

我在路当中站了好久,看着简陋破旧的楼梯,等男孩出来似的。

没人踩的楼梯看上去很寂寞,但一个人踩的楼梯一定更寂寞。

男孩家离我的很近,都在红灯区里。

我没有看清男孩的脸,我想,这辈子是再见不到他了,但他微驼孤寂的背影,却睁着眼睛留在岁月里了。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235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