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木子浪:在东瀛育儿有泪也温暖
日期: 21年04月2期

木子浪

我家两个儿子打架了。哥哥和弟弟大打出手后,哥哥出门和同学约会去了,留下了哭得一脸鼻涕的弟弟小弥和精疲力尽的老母,还有飞满饭粒儿的桌子和地板。
思春期的踢了十多年足球的两个青年,互殴时暴发出来的能量和怒鸣,足以震动平静的小区。

原因说来话长,导火索是因为小弥对妈妈的态度不好,哥哥积攒了很久的愤怒爆发了(在哥哥心中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原因,包括小弥的生活态度及学习态度)。
哥哥先出手,然后两人扭打在一起,老母挥着小拳头,好像也只掸了一下灰的样子,一下子就被搡到了沙发上,然后观战并时不时地:"别打了,别打了"地表示一下态度。
战局是:身体比哥哥结实得多的小弥垂头丧气败下阵来,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抹了一脸涕泪,然后自己把警察叫来了。

四个警察恭恭敬敬站在门口,自报家门。来自警察署的生活安全科和青少年健全育成保护科。兵分两路,两位在外面听小弥的陈述。两位在屋子里听妈妈陈述(哥哥出去玩了)。
这时候我和小弥完全是被分开的。最后警察判定是兄弟吵架。虽然认为小弥不对,但是哥哥也不能用暴力打弟弟。警察小哥哥很温暖,安慰弟弟,更像循循善诱。他们和小弥一直聊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告诉老母,老母和小弥以后有什么想法,困惑,随时欢迎来警察署谈心。他们走的时候,站在门口,给我敬礼后才转身离开。

兄弟吵架,惊动了警察,在我心里除了觉得给警察们添了麻烦,竟也没有太多动摇及不安。
于我而言,这些都是成长的过程。

之前的一次大型兄弟吵架,是因为哥哥反抗期,对妈妈态度不好,小弥为了保护妈妈,和哥哥扭打在一起。这次是过了反抗期的哥哥痛揍了反抗期的小弥。风水轮流转。

警察走了之后,小弥奋力地拿出大提琴,顽强地拉了一个多小时。
哥哥随后回来,老母还是和哥哥谈了一下。
母:讨厌小弥?
哥:嗯。
母:不喜欢弟弟了?
哥:以前有,现在没有了。
母:为什么呢?
哥:他自我中心,也有妈妈的原因,妈妈总是护着他,不管什么事情,都说是我的责任,而且小弥不尊重我(老母心里想,就是上次小弥说:你花了妈妈那么多钱也只考了一个成蹊,伤自尊了)。
母:妈妈也必须反省。但是唯一的弟弟,还是要好好待他啊。

哥哥晚上要睡觉前,突然上老母这里小声说:妈妈,我还是道歉吧。
母:给谁?
哥:给小弥。
母:为啥?
哥:因为我是哥哥,而且我是大人了,而且马上要去家族旅行,这样会影响气氛。

哥哥郑重的给弥道了歉,弥只是低着头不吱声。
老母摸了摸哥哥的头,拥抱了他。"好孩子,你长大了,以前妈妈总是让你承担责任,对不起啊。“

看见哥哥眼角有淡淡的泪涌出来,老母也有些意难平,哥哥受了很多委屈,但是真的长大了。

写这些内容,我也有犹豫,因为中国人有所谓"家丑"不可外扬的思虑旧俗(如果这能说得上是家丑的话)。
但是我更多的认为这可能都是他们成长过程中的必经之路,将来回首时,也许会云淡风轻地笑一下:那时候好傻啊。


我不是完美的妈妈,他们亦不是完美的孩子。我也不认为有完美的育儿,育儿其实是一场非常孤独的行程,即使你身边有众多旅伴,路终究是要自己来走的。即使同一片风景,映入各自眼中可能也不尽相同。

我常是在黑暗中摸索,磕磕绊绊一路走来。有过声嘶力竭后的人憔悴,有过岁月静好的别无求。现在多是千帆过尽后的一些领悟,虽然时时也会挣扎于尘世间做凡人的纠结。

幸好他们都成了温暖的人,使我总会觉得渐渐要枯涸的力量,却很神奇地一直不急不缓如细水长流般延续着。
回首育儿路,有很多后悔和反省。
哥哥大概从上小学之前就开始给两岁的弟弟洗澡,擦屁屁,洗手。我出去的时候,在家照顾弟弟吃饭,陪弟弟玩。甚至弟弟生病的时候,因为妈妈上班,他在家照看生病的弟弟。
一直到很大,他都要搂着弟弟睡觉。有一段时期,我戏谑他是弟弟依存症。弟弟嫌烦的时候,他会过来和我说:妈妈,小弥不让我搂着他睡觉。这已经是十几岁的时候了。
我对弟弟可能是更多的娇惯及放任了一些。对哥哥更多的是让他懂事。哥哥从小有喜欢的东西不会和我说,他会鼓动弟弟来和我说。因为他说,他即使说了,妈妈可能不会给买,但弟弟说了,妈妈就会笑着说,好的呀。

慢慢长大的两个人,从幼儿到少年到青年到成人,也慢慢有了各自的主张和各自的世界。我多少会有些寂寞的情感,但亦觉是成长的印记。

人总是要学会长大的,要为自己的心找栖息之处的,我们虽留恋于少年时的纯真无邪,但亦会欢喜着长大后的沉淀和优雅。

愿你们永远快乐而幸福,温暖而善良。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235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