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杨志宽:故乡在何处?
日期: 20年11月3期 阅读: 179
——舟木稔先生追忆邓丽君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丽君苑 杨志宽

舟木稔先生1933年9月25日生于日本福岛县会津若松市,他家距离会津古城跡走路不到10分钟。那座鹤城建筑是全日本迄今为止唯一仅存的红瓦白墙天守阁。舟木先生当年就读于东京的中央大学法律系,大四得了肺结核休学一年,病好返校本科毕业后就职于总部在德国的日本盤式蓄音機(Gramophon)唱片公司,之后该公司更名为宝丽多唱片公司,舟木先生陆续担任过制作部部长,制作管理部部长,编成部部长。1981年5月,他脱离宝丽多公司创建了金牛宫唱片公司,担任取缔役最高法人代表,1995年正式成为该公司社长。1997年5月离职退任,同年7月就任于财团法人邓丽君文教基金会董事。

邓丽君小姐于1995年5月28日过世。岁月匆匆今年是第25周年,今年因为疫情会顺应实际情况不会和往年一样在墓前做大规模纪念仪式。在这特别时期禁不住想起邓小姐被大陆和台湾政治左右的漂泊一生。

她生于台湾,擅长歌唱,自幼被称为天才少女,不到10岁就登台歌唱,十几岁就红遍台湾全岛,16岁首次飞出台湾前往新加坡出席慈善演唱会,17岁就闯荡香港乐坛声名鹊起,成为一线歌手。从17岁开始把活动据点确定在香港,演艺事业辐射东南亚各国。1973年20岁的她在香港被日本宝丽多唱片公司制作人发现,舟木稔先生作为唱片公司签约部部长飞抵香港和台湾陆续说服邓家母女和邓父。1974年初邓小姐21周岁正式在日本出道。

一路走来不仅在版税正规的日本和版税混乱的中国内地,甚至世界各国的华人圈中都博得了极高的人气支持。她一生专注歌唱事业,虽然没有转身投身社会活动家,但实在是因为在全球华语圈的巨大影响,导致于不管她个人是什么意志,一生被台湾政权利用,被中国内地贴上精神污染的标签。在时代的巨大洪流中,她的确被无形的翻云覆雨手载浮载沉胁迫过。

1989年3月8日她发表了日本新单曲,歌名叫做《香港》,这首歌是三木刚先生作曲,荒木久丰先生作词,深切表达了邓小姐对自己最爱的城市香港所给予的期待,政治风云突变,她没想到三个月后自己开始了持续几年的内心煎熬。

我从2009年底初次结识舟木先生至今已经走过10年,几乎每年五六次或更多次数去东京,都会和舟木先生相逢,喝咖啡吃晚餐我们俩最高纪录是持续谈论邓小姐长达7个小时。

舟木先生回忆说:邓小姐非常喜爱香港,作为明星住在香港有利于事业发展,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进可攻退可守,既能照顾到东南亚各地华人音乐演艺市场,还能兼顾到日本和台湾的发展。出生长大的地方虽是台湾,台湾的戒严令长达38年56天,直到1987年7月15日才解除。邓小姐的一生几乎一直因为台湾政治大环境而遭遇了发展海外事业的不便,每次出行都得处理外交部的繁琐漫长申请手续。邓小姐初到香港就感受到了自由民主,应该说香港对于邓小姐青春时代有着巨大熏染影响,她在香港朋友很多,在日本朋友很少。

80年代后期邓小姐的香港朋友中很多人心怀不安,纷纷移居美国加拿大。邓小姐耳闻目睹香港朋友们当时的处境,深切聆听理解,那些有钱有势的朋友有能力移居海外,生活平凡普通的朋友就无能为力了。邓小姐就是殷切期待,希望1997年以后的香港也能一如既往持续拥有自由民主和繁荣,她是怀着这样的深意录制了这首日文歌曲《香港》。

没想到发行了这首新单曲一个月后的4月中旬开始,中国大陆要求民主化的学生运动开始了。事态持续严峻,5月19日北京市内开始发布了戒严令。香港方面声援学生运动的浪潮愈发激烈,5月27日在香港跑马地港台演艺界举行慈善支援义演《民主歌声献中华》。成龙等影视歌名人登台发声,观众多达30万。

原本低调无意参与此事的邓小姐,最终因持续多日香港赤柱家中看电视报道,加上香港音乐家朋友的鼓动,最终她临时起意主动联系主办方表态当天登台发声,主办方喜出望外大为感动。当主持人情绪激昂高呼欢迎天皇巨星邓丽君小姐之后,她匆匆上台,声音因激动而颤抖地说:感谢大家,感谢大家在这么热的天也支持民主,我呢,临时准备了一首歌,这首歌也从来没有唱歌,我想我要说的,都在歌里面了。邓小姐素面朝天,在音乐家朋友的钢琴伴奏下用中文国语演唱了《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唱完最后一句,她因为抒发了心中的郁闷,下意识地嗷吼了一声啊!然后双手高高举起,打出和平胜利的手势,下台而去。

当时她上身是主办方统一定制的写有民主歌声献中华字样的T恤衫,下着牛仔裤,头上系着写有民主万岁字样的头带,胸前挂了一个日本金牛宫唱片公司用来给歌迷签名的签字板,上面写有反对军管。当天她情绪激动,前往会场前在家里哭了很久,因为是临时决定去会场,所以钢琴伴奏师和她最初几乎找不到可以排练一下的钢琴,最后他们去了一家乐器行,在周边有顾客的情况下,获得了乐器店的许可,小声匆匆练习了一两遍,就去了会场。

早在民运之初,人在台北的邓妈妈赵素桂就打电话提醒定居在香港赤柱的女儿丽君,千万不要去碰触政治。邓小姐最初一定是考虑到台湾的家人,尤其是在军中就职的三哥,答应了妈妈低调不参与。主办方最初找到她的时候,她耳闻目睹了有的港台歌星非要借此机会登台宣传自己新歌,对主办方提出种种自私的要求,令她很不屑参与。邓小姐觉得真正的慈善行动就是不计较个人利益,舍得花时间和精力才纯粹,因此最初拒绝了。她是后来每天在家里看电视新闻报道,媒体每天密集的宣传最终熏染得令她心中燃起了巨大同情之火。

邓妈妈在台北通过电视节目看到了女儿出现在跑马地唱歌,大吃一惊!非常生气,第二天就紧急飞到了香港,对于女儿的哭诉最终也是又郁闷又同情理解。既深知女儿的善良,也忧虑会引火上身。事已至此只能要求女儿接下来不要才参与民运,低调适当为单纯的学生们捐款就可以了。

舟木先生回忆起这段往事分析说:她是渴望和平的人,正因为她自己实际是有一定的不自由,更加认定在这地球上生活的人们都应该拥有自由民主的人权。她对于大学生们反对腐败诉求民主是认为本意没有错误,她也是为香港的未来担忧,处于两方面考虑最初才本能地临时起意走向舞台吧?她不是圣人,不可能在当时凡事都洞察秋毫。

邓小姐可不是生来就对政治关心,此一时彼一时,她恰恰生逢其时不可避免被两岸政治胁迫利用。当时国际大时局的风云变幻,把邓小姐卷入其中载浮载沉。很多事情不是她一个人能改变和避免,比如她父亲是国民党军人,随蒋家父子逃到台湾,两岸对立。这就是邓小姐无法像唱歌那样四两拨千斤轻而易举撕下的人生标签。1979年2月的印尼护照风波,更是正式地把她推进了政治漩涡,先是台湾方面全岛准备讨伐她,认为她给台湾丢了颜面,如果她返回台湾,很大可能是被封杀雪藏彻底断送歌手生涯。她被迫远走美国,赶巧她1978年翻唱录音的老上海歌曲《何日君再来》就在那一时期火遍中国大陆,台湾方面怕她被大陆方面吸引过去,火速派出宋楚瑜去说服邓家母女。大陆方面怕铜墙铁壁被邓小姐春风细雨般的人性化歌声柔化成粉末轰然坍塌,于是把她的歌曲定性为靡靡之音。1980年10月,在美国避难了一年半的她终于还是得考虑到在台湾的父母家人,最终返台彼此给台阶。邓小姐回到台湾之后几乎是立马就得去慰问军队,且还得对外说是自己心甘情愿。她骨子里真正的心甘情愿则是和平,大家都放下武器,她最受不了的是同文同种自相残杀,中国人打中国人。

《何日君再来》这首歌是1937年上海电影《三星伴月》里的插曲,大陆作曲家刘雪庵的作品,被周璇在电影中首唱并灌录了唱片。1939年实际是日本人的李香兰(日文名字是山口淑子)也把这首歌进行了中日文两个版本的灌录,在中日两国发行。

邓小姐初二刚上学不久就被迫辍学之后加入台湾宇宙唱片公司,灌录的第一张黑胶唱片里就收录了这首歌,不知是避嫌还是什么原因,更名为《几时你回来》。1974年邓小姐在日本正式出道后,1978年又一次灌录这首《何日君再来》,90年代邓小姐还重新灌录过这首歌。这首歌里的君是否冥冥中在歌迷心中指的就是她邓丽君本人?

进入80年代,两岸政治角斗不休,邓小姐在政治的波涛中浮沉,力所能及尽量在新加坡,香港生活,在日本乐坛发展。当时的中国大陆民众是通过海外留学生打工人员把她的歌曲磁带带回,然后大家纷纷翻录盗版。台湾方面也是通过热气球把她的歌曲磁带飘向大陆沿海地区进行精神心理战,当然还有在金门用众多巨大喇叭向福建沿海进行邓小姐的歌曲播放。大陆官方的行动则是全面封杀邓小姐的所有歌曲,四处追查谁在偷听她的歌。尽管如此,当时大陆的实际情况还是留下了白天听老邓,晚上听小邓的事实描述。

舟木先生还回忆了1985年的一段往事:

前一年1984年邓小姐继护照风波后时隔5年再次进军日本乐坛,凭借日文歌曲《偿还》荣获年底全日本听众点播率最高大奖。1985年乘胜追击推出了日文歌曲《爱人》。1985年中国大陆官方向日本递出橄榄枝,说是要学习研究如何用正确的方式管控中国市场的音乐盗版问题。日本唱片协会最高领导高宫昇会长作为中国音乐视察团团长,带领各大唱片公司领导前往北京,我也是其中一员。

当时透过翻译人员,提到了邓丽君小姐在日本的辉煌。中国音乐家协会的代表,应该姓刘,他义正言辞明确表态说邓丽君歌曲对中国青少年培养不利。但这位姓刘的对邓小姐的歌唱实力还是予以默认。他还问我邓丽君的妈妈身体安否之类的话,给我特别深刻的印象是他们居然完全掌控着邓丽君小姐一家人的信息。

那次会谈期间我把从日本携带过去的5张邓丽君最新日文黑胶唱片专辑拿出来,说是送给大家作为交流,结果是那位姓刘的第一个抢先要了第一张。让我当时真是感慨,在心中觉得好笑。

邓小姐生前是想去大陆看看,因为爸爸是河北大名县农村人,妈妈是山东东平县农村人。她想认祖归宗回父母老家祭祖寻根也是人之常情。台湾人是几十年不能去大陆旅游,后来两岸在邓小平和蒋经国的推动下,逐步缓解;再后来港台歌星都可以到大陆进行文化交流的公演了。邓小姐也曾在被邀请的名单中,但她生前没有去过。唱片公司的宣传人员说过邓小姐如果在大陆开演唱会,就算在天安门广场开,也会人山人海大受欢迎的话。据我所知她本人倒是没考虑过要在大陆开商业演出的大型演唱会,她最想做的则是到父母各自出生的村子里给村民们举行小型的荣归故里感恩乡里乡亲当年照顾自己父母的演唱会。

她如此低调应该也是顾及两岸官方的感受,考虑到自己家人的安全吧?总而言之,现实无情,邓小姐生前没能实现大陆行。

1989年6月初发生了惨案,同月的27日她仍是出席了香港举办的追悼电视节目,原定出席日本电视台的热门音乐节目做嘉宾,但她当时考虑到香港时局,没有前往日本,日本方面则是派出工作人员抵达香港透过卫星直播方式拜托邓小姐出镜面对日本观众,她唱了日文新单曲《香港》,唱到最后泪水涟涟,用歌唱的方式向日本人表达了拥有自由的重要性。

1989年原本是邓小姐在日本乐坛出道15周年的重要纪念年份,但整个春夏她都几乎是放弃了日本市场,在我们唱片公司反复说服下,深秋10月她终于在管家明姐的陪伴下到日本TBS电视台做了出道十五周年纪念演唱会以及其他音乐电视节目。回到香港后,11月份她就低调地远离了香港,去了巴黎。或许是当时法国政府接纳了流亡海外的中国学生吧?因为那一场政治风波,让她最后五年几乎是半隐居的生活了。谁会想到命运如此无常呢。

邓丽君小姐,本名邓丽筠,1953年1月29日生于台湾云林县褒忠乡龙岩村。1967年退学,同年秋天加入台湾唱片公司正式出道乐坛。1973年和日本宝丽多唱片公司签约,1974年3月1日正式在日本出道,年底凭借歌曲《空港》荣获日本唱片大赏的新人奖。1983年10月21日转籍到日本金牛宫唱片公司,1984年到1986年,连续3年荣获全日本听众点播率最高大奖,1985年,1986年和1991年出席了日本每年年底最后一晚的NHK红白歌合战。1995年在泰国清迈梅萍酒店因支气管哮喘骤然离世,享年42周岁。

舟木先生从1995年邓小姐逝世至今,每年5月8日都一定去台湾金宝山筠园邓小姐墓前和老朋友见见面。这25年期间只有两次缺席没去,一次是2003年的非典肺炎疫情,一次是今年2020年的新冠病毒。上个月舟木先生刚刚度过87周岁的生日,他计划在台湾邓丽君文教基金会工作到明年88周岁,88岁在日本习惯里是米寿,然后他就真正地颐养天年了。

他向我说过,有生之年只要身体允许,哪怕是坐轮椅,也希望每年5月8日去台湾看望邓小姐的。

到不了的是远方,回不去的是故乡。邓小姐的故乡不仅仅是小小的台湾省,还是巨大的秋海棠。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036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