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刘文灏:疫中苦乐(8)不知是归途还是旅途
日期: 2020/09/07 14:36 阅读: 236 评分: 10.00/5
作者:刘文灏
                
在君豪家寄居了一个月,叶老师惦念我的安危,隔上几日便要催我回福冈。心有不甘,期待会出现变数,推脱了一阵,然而事与愿违。君豪希望我能留下作伴,无奈小地方生活成本更高,一月开销足有原先3、4倍之多,实在扛不住不知期限的居住。还要回福冈办理签证延期和申请救助金,更是为了让长辈放心,只好计划回去。

回福冈的路途也不容易。日本各地感染人数攀升,实施了“自肃”,此时不仅要顶着途中感染的心理压力,巴士、列车、新干线均大规模停运,交通更是一大难题。直达的巴士已经取消了,只能多地辗转。翻查各种车辆的时刻表,列了几张草稿纸,即便赶着首段路途始发车出行,愣是往后推迟了5天才有一条可以当天抵达的路线。

决定了要走,安抚好君豪的各种不舍与各种担忧,拉着彻底打扫了一遍屋子,又最后长途跋涉买了一次食物。所幸只有一个巴掌大的登机箱,行李没用5分钟也就收拾好了。

叨扰了一月,所有的房屋开销都不要我付。仗着作息还是颠倒,临行前的深夜翻出了所有的食材,做出了七个菜和一些主食,分装在餐盒里,够君豪自己吃上几天。要说是感恩,更像是再尽一次同窗互助之情。

待走时君豪还似想挽留下我,不停念叨,可近来实在经历了太多的不舍与无奈,早已变得麻木,麻木地计划着要做的事,麻木地执行。只要不是回家,去哪都是过客,不需要半分期待与留恋。

计划好的路线列了一张纸条,记得密密麻麻。没有了网络,看着地图去近处旅行尚好,如此复杂的行程还是有些紧张。加上出于无奈,还有转乘交通工具时换乘间隔只有3分钟这样不合理的安排,但凡意外,不光后面的行程泡汤,转天都不见得能到达,不断地担忧着。

5:15准时道别出发,简单道别。徒步赶第一班渡轮,打车,分经鸣门、池谷、白鸟、さぬき(讃岐),换乘3次电车至高松,市内巴士转跨海高速巴士至冈山,再乘新干线方可抵达福冈。一路辗转,与无数想去的地点擦身而过,却片刻不敢耽搁,只在各个站台看看风景,好在一路顺利。

直到冈山,各色交通工具坐了个便,享受一路“专车”待遇,做好了防护也就没再担心感染。新干线取消了一多半,两小时一班还是可以保证的,买了自由席车票,当日坐哪班都可以,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寄存了箱子,看着车站前立着「请自肃,不外出」的大展示牌警示着世人,的确像是一座空城。我实在要被憋坏了,就转了一圈儿,“只一小圈,应该问题不大”,心里就这么安慰着自己。不知暗示起到了效果,还是太累了,选好需要乘车前往的地点都放弃了。走了几步,买了一些饭团,坐在冈山城下吃。疫情影响,城堡和城下的后乐园都关闭了,没有游人,树木还被齐腰修剪了,显得荒凉,只留盛开的杜鹃和墨色的城楼相互衬着。草草吞下饭团,只为果腹,顾不得疲惫又急着返回了车站。但凡呆愣一会,迷茫都会随之袭来。


受疫情影响闭园的后乐园 摄于冈山市

到达福冈,去给叶老师报了平安。叶老师早已做好安排,单独的住处宽敞明亮,又塞了一袋冷冻水饺嘱咐了几句,“进屋第一件事,马上洗澡!!!”一顿清洗消毒,胡乱吃吃倒头便睡。400公里耗时10个小时,途径7座城市,算是又一次成功安定下来了,不知真正回家的路,遥遥无期还是从未停过。(未完待续)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945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