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冥护
日期: 13年09月3期 阅读: 462


三家村


张石


日本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有一篇散文的题目就叫《冥护》。根据川端康成的日记,他在大正12年(1923)1月2日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家的栅栏着了火:


醒来的时候,无心去分析这个梦,到了下午,想为《文艺春秋》写题为这篇散文,可以说是为了修辞的兴趣,对此梦作了如下的方便的解释,所以梦火,是因为从元旦开始想写小说,不知写什么素材,祖父托梦教我说:不用犹豫,写《南方的火》。(见川端康成《川端康成全集》),第32卷,新潮社。1980年刊行,333页。)


川端康成在这里说的意思是死去的祖父在帮助他写小说,在保佑他,这是一种冥护


日本人非常相信冥护。日本人在这一点上是非常特殊的,他们不像基督教世界和中国人那样,认为人死了之后去了天国或是地狱的另一个地方,而是认为死者的灵魂回到活的人之中,进入了人间中的神域神篱之中,神社和家庭中的佛坛都是死去的人们的神篱,人通过和这些死去的神灵的交流、通过对他们的供养和祭奠,同时认为可以得到冥护和保佑。


日本民俗学家柳田国男认为:在日本的民间信仰之中(古神道),在人死后的一定年数以内的灵魂,被称为死灵,由此和祖灵相区别,经过一定年数的供奉,死灵则在不断的供奉中逐渐失去个性,到了死后的一定年数以后(日本各地各有不同,有的50年;有的33年;有的30年),要举行升祀活动,经过了升祀活动的死灵,就成为了完全失去了个性的祖灵的一部分。


祖灵就是善灵善灵不会做祟,而会保佑子孙和国家,日本人从这一点出发,产生了死者即佛的观念。


日本宗教人类学学者佐佐木宏干认为:在日本的的观念中,具有(觉著)、和死灵祖灵三者相互包含的性质。


对于禅宗曹洞宗的施主的意识调查显示:家里设有佛坛的人家有91.7%,其中每天都拜佛坛有时拜佛坛的加在一起为80.6%。这个结果清楚地表明,佛坛是人们佛教信仰的中心。


毋庸赘言,佛坛是供祭佛像的地方,本来是寺院的内佛堂,也就是相对于寺院正殿里供祭的本尊,僧人在自己起居之处,安置供自己朝夕拜祭的佛像的地方,但是伴随著佛教在民众中的渗透与扩大,各家也都有了佛坛。虽然根据宗教的不同有所不同,但是大致的佛坛,与其说的是供佛,不如说供的是佛的牌位。


产生这种现象的理由虽然能列举出种种,但最大的理由,是我们前面所提到的的多义性。


僧职人员将佛和死者的人格做意义上的连结,将佛和死者都称为,在名称上两者是同格的。通过将本尊之佛和内在于牌位的死者的人格用同一称呼来称谓,使两者的性格暧昧化,淡化两者的区别。


对于活著的人们来说,本尊之佛是佛,自己死去的亲人(牌位)也是佛,因此这种牌位更让人感到亲近,这也是人之常情。实际上,在日本各地都可以看到这样的缺少佛像而只有牌位的家庭佛坛。(佐佐木宏干《神佛与日本人宗教人类学的构想》,吉川弘文馆,2010年出版,150-151页)


佛坛是在家庭内部形成的小型寺院,是微型的佛界和佛国,在这里,生者和成的死者交流交感,形成与佛共生的特殊空间。(同上)


日本原首相小泉纯一郎连续参拜靖国神社,其实的也有很深的冥护情结


据日本2001年5月的《神奈川新闻》报道,小泉1969年参选众议院议员落选,在1972年再选时,出现了热烈地支持他的人,小泉纯一郎当时并不知道这一点,支持者也不知道小泉纯一郎是谁。


以后小泉通过和这个人的交谈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在战争中死去的表哥井料铁五郎的战友。明白了彼此的关系时,小泉泪流满面,他对这位支持者说:表哥在天堂里支援我。他还向铁五郎的遗属说:现在我已成为政治家,我一定不会让战争再起。现在小泉在解释他参拜靖国神社的动机时基本也是说是为了不会让战争再起


小泉的表兄井料铁五郎于1945年6月,在特攻中死去,享年25岁。小泉在访问他的父亲、原防卫厅长官小泉纯也的故乡鹿儿岛时,总不忘到鹿儿岛的原特攻基地知览町,到那里的和平纪念馆为表兄祈念冥福,在那里,当他读到特攻队员的遗书时,泪流满面。


特攻中战死的人都在靖国神社中供奉,井料铁五郎也一定在靖国神社中供奉。


井料铁五郎究竟是小泉哪一方面的表兄?日本有资料说是母方的表兄。但据我所知:小泉的父亲小泉纯也入赘于原递信大臣小泉又次郎家做女婿,其妻子小泉芳江为独生女,因此井料铁五郎不该是小泉芳江的兄弟姐妹的孩子。而小泉纯也生于鹿儿岛,兄弟姐妹共九人,三男六女,其父叫弥三佐卫门。而又有资料说:小泉纯也的侄儿井料正公在鹿儿岛当町议员,再从井料铁五郎与小泉纯也的父亲不同姓看,井料铁五郎应是小泉纯一郎的某一姑姑的孩子。


中国人也有祖先崇拜的传统,表现在每年的扫墓与定时祭拜等宗教仪式,一般在除、清、盂、九四节及先人的生日、忌日也会祭拜。


但是中国人不像日本人,认为祖先回到了人间来保佑自己,而是认为祖先生活在另一个和人世迥别的世界。中国的墓地一般都远离现世的居住与生活地区,而日本的墓地多在生活与居住空间之中,这就是中日不同的生死观的表现。同时除死者是佛徒外,中国人一般不认为死去的祖先和佛是同一的,他们对死的认识,不像日本这样是一种全方位和无条件的肯定。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4912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