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拜登班底浮出水面:中美关系下一个四年 压力未减
日期: 2020/11/24 13:47
新闻来源: 华夏时报

美国当地时间11月23日,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美国总务管理局已经通知拜登团队正式开始政府过渡进程。此后,该媒体证实,美国联邦政府各部门也在当天晚上接到邮件,确认拜登当选总统。

在这封给联邦政府各部门联系人的邮件中写到:“根据经修正的1963年《总统过渡法案》,今天,即2020年11月23日,美国总务管理局局长已确认拜登和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分别是总统和副总统职位的当选人。”

该封邮件或许可以看作是特朗普承认败选的第一步,尽管随后他仍在社交网站上表示:“我们(提起)的案件将继续,我们将继续保持良好的战斗,我相信我们会胜利!不过,为了我们国家最大利益,我建议Emily和她的团队按照初始程序,做需要做的事情,我也告诉我的团队这样做。”

目前,拜登正在加快组建新一届内阁主持下一个4年美国内外行政事务。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拜登与特朗普在对华政策方面共识大于分歧,区别仅在于形式,中国的压力并未下降。“拜登上台后,中美在维护多边框架、促进全球化和对外开放的大方向上并无二致。”他说。

而拜登竞选总部权力交接执行主任约翰尼斯亚伯拉罕(Yohannes Abraham)当天则表示,美国向乔拜登移交权力的进程将从讨论大流行病和国家安全问题开始。

正式过渡开始,首批内阁成员公布

此前,当地时间11月7日晚,拜登及其竞选搭档哈里斯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发表讲话。拜登在讲话中表示:“我们赢得了这个国家历史上当选总统最多选票数,7400万!”他还承诺保证将成为一个不寻求分裂、而是寻求团结的总统。


虽然此后特朗普一直拒绝承认败选,并在多个州发起诉讼,但最终结果却并不如意。

23日,在总统特朗普的支持下,美国总务管理局(GSA)正式通知拜登方面,称政府过渡程序已经得到批准。美国总务管理局局长Emily Murphy在给拜登的信中指出,现在可以使用上百万美元的联邦资金和其他资源来开始权力交接。

不过,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仍要继续他针对目前大选计票结果的法律行动,但同时说“我已建议Emily和她的团队去做需要为初步交接程序所准备的事,我也告诉我的团队要这么做。”

而就在特朗普发布推文后不久,有媒体在报道中评价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23日)表示,他不再反对其政府协助乔·拜登(Joe Biden)的过渡团队,这是他迄今为止发表过的、最接近承认自己输掉美国大选的表态。”

约翰尼斯亚伯拉罕对总务管理局的决定则表示欢迎,他称这是“开始应对国家面临的挑战的必要步骤,从而能够控制疫情和让经济重回正轨。”

而在拜登“政府过渡网站”上公布的第一批内阁成员提名名单,主要涉及国家安全和外交事务,具体为: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任国务卿,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任国土安全部部长,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任国家情报总监,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杰克·沙利文(Jack Sullivan)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任总统气候特使。

拜登在推特上写道:“今天,我宣布了我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团队的首批成员。他们将团结全世界来应对我们面临的挑战——这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单独应对的挑战。是时候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了,我相信这个团队可以做到。”

在邵宇看来,拜登与特朗普的行事风格迥异,两党执政理念和政策立场也有较大差异。如同特朗普上台伊始就宣布退出TPP、终止奥巴马医疗法案一样,拜登政府也可能来一场“拨乱反正”式的改革。

中美的下一个四年

随着拜登的胜选,中美关系也将开始一个全新的四年。

邵宇认为,拜登上台后,中美两国滑向冷战状态的可能性下降,回到最优状态的可能性有所提升。如果说特朗普和拜登都没有放弃推动中国进一步开放的努力,但两者在方式方法上也会有较大差别,前者主张双边对等,后者主张多边施压。

再来看一下目前拜登的内阁成员。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是克林顿的外交政策首席撰稿人,从2002年开始,他追随拜登,曾任其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后升任常务副国务卿。在对华政策上,安东尼·布林肯今年9月就在一档节目中表示,美国经济与中国经济并不会完全“脱钩”,这是世界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必然,也是美国企业发展的需要。但他也同时表示,如果拜登当选,那么“美国势必会站在高于中国的角度与中国进行交流,这样的话,美国就不必受中国的胁迫”。

此外,拜登曾发表过一篇重量级的竞选文章《拯救特朗普之后的美国外交政策》,明确提出了内政外交的基本政策框架,对内恢复民主,对外实施“中产的外交政策”。其中,拜登政府对华关系的基本主张可以概括为如下三条:第一,美国将与其他西方国家联合起来,凭借占据全球GDP一半以上的分量,塑造从环境到劳动力、贸易、技术以及透明度的规则;第二,美国对华将采取强硬措施,不让中国主导未来的技术和产业发展;第三,美国打算在气候变化、防核扩散和全球卫生安全等“中美利益交汇的问题”上与中国合作。

因此拜登在竞选时明确宣称俄罗斯是敌人,而中国是竞争对手。

“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的可预见性显著提高,在贸易、金融和人员往来方面的摩擦有望缓和,短期会考虑取消关税,重新判断贸易协议;中长期主张通过新建规则来制约中国;中美博弈将进入长期的、基于规则的和较为可控状态,但他也会力主形成一个针对性更强的西方统一战线联盟,中长期制约中国的技术升级和构想中的新一代全球化进程。”邵宇说。

最后,邵宇认为,中美博弈的长期性不仅不会因为拜登的上台而改变,反而更加明朗;中国转向以内循环为主体、内外循环相互促进的必要性不仅不会下降,反而会有所提升,毕竟美国很有可能会联合欧盟和亚太周边国家联合对中国施压;中美未来的竞合格局,取决于各自内循环的效率和外循环的张力。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99/19055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