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杜海玲:香江旧事之前的旧信
日期: 21年03月4期 评分: 5.00/2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家村 杜海玲

这几日我将母亲交给我保存的一些旧信和照片略作整理,尤其感慨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香港辗转寄到她手里的信。是我的外祖父写给她的,年代有64年、66年、72年和78年。文革期间的信断断续续,如母亲也曾告诉过我“不敢回信”。直到1978年才是通信往来的样子——那一年的1月11日,中央发布了有关侨务政策的文件,其中包括“正确对待海外关系问题” 。


我和爸爸妈妈1984年到香港,我第一次见到外祖父罗维(左二)

这是我的香江旧事之前的旧事,因为我的外祖父罗维和外祖母周梦萍到香港,才有之后我随父母移居并在香港生活三年——虽然业已为旧事,但旧事总还有更旧的,此为因果,即使是偶然。

按照维基百科和1997年日本《电影旬报中华电影增刊》记载:罗维于1918年出生于江苏,中学毕业后进入上海青春歌舞团,抗日战争时于重庆参与《长空万里》等抗日戏剧。1948年移居香港,进入永华影业公司担任演员,在《清宫秘史》扮演袁世凯获好评,50年代曾演出过数十部电影。1957年组建四维公司,1965年进入邵氏公司;在1970年加入嘉禾电影当导演。起用李小龙主演5部功夫片,掀起世界功夫片热潮。《唐山大兄》及《精武门》两部片都破当时记录收逾百万港元票房,《精武门》获第10届金马奖优等剧情片。1975年创建罗维影业公司,将准备转行做厨师的成龙从澳大利亚召回,出演《新精武门》及《少林木人巷》《剑花烟雨江南》等影片,但反响都一般。1978年外借成龙给吴思远拍《蛇形刁手》《醉拳》大获成功。1979年,罗维启用新手曾志伟做导演,拍出《踢馆》和《贼赃》两部无厘头功夫喜剧票房丰收……

给成龙说戏的旧照片


给李小龙说戏的旧照片(这张照片来自网络)

我与父母是1984年到香港的,其时,罗维的武侠片黄金时代已过。他晚年从导演转为制片人,1989年有李连杰和利智出演的《龙在天涯》,1993年有洪金宝的《一刀倾城》,但都没有卖座。

我对于罗维武侠电影的知识,除了《精武门》里几个场面外几乎为零——而关于缘何看这部电影,出于一次不可思议的偶遇。

大约十多年前,我在日本一个征集翻译的网络登录过姓名和邮箱,那时对个人信息保护尚未到敏感地步,网站有各种语言种类的翻译家登录,填完也并不以为意,当时偶然有翻译公司来问,之后就无讯息了。那极其偶然的询问,是能否将一部广东话电影的字幕翻译为日文,并寄来一盘录像带。我在翻译时隐隐感到,这么老的武侠片,莫非是与我外祖父有关的电影,确认演职员名字,果然是罗维,片名是《精武门》。当时十分震惊,想起“冥冥之中”一词。


随信寄给我母亲的照片。

日本至今有香港老电影的粉丝,我试着于推特检索罗维的名字,看到有人将他的老照片做成了视频,我好奇地问道,是否知道罗维电影有哪些在日本上映过?这位推特名“翌日的Joe”说是香港电影和罗维的粉丝,整理了这张图片给我。真叫人感激。

较之网上对罗维的介绍以及娱乐八卦——我母亲保存的半个世纪前的信,纸已泛黄,于我却这样真切,从手迹的字里行间,隔了遥远的时空,竟然很懂得了他的心情——日语说仿佛握在手上那么懂得。



以下摘录旧信。

1978年1月20日的信:静萍,昨由友人转来你1月5号来信,看过真不知是悲是喜。我一生忠厚,但生于这个战乱的时代,所遭遇的一切,真是写三本小说也写不完。自命终生并无大错,唯一有惭于心的,就是对不起你母亲和你们。但当时的情形是实无法养活他们才忍痛分手,而在我心中何尝好过。尤其我自己的母亲,白发苍苍,我都未尽一点人子供养之责,硬着心肠送他们离去,也就是永远的分别,至今我自己年已六十,心中时常为自己是个不孝子而难过。对于你母亲,我也不求她谅解,谁叫我生在这个战乱的时代里,我对不起她已是事实,环境造成我的罪恶。我一直没有忘记你们,也一直在找你们,对于你们姐弟,我不管你们对我的看法和想法,我是一直觉得对不起你们。但人隔千万里,我有何法。而这二三十年,我也是用生命苦挣出来,原来名成利就,而又发生了刘亮华(罗维的第二位妻子)离我而去的事,我由青云中变成一无所有,我是一生从穷苦奋斗出来的,天生的傲骨,在感情与经济的打击下,再从头干起。

七四年,突然由一位华侨与你姐姐联络,才算与你们又通了音讯。我今年六十岁,以前184磅,现在仅150磅,身体并不好,全靠一股勇气与奋斗的精神支持,事务烦忙,大事小事,拍戏、宣传、交际、行政、财务,都靠我们俩人来做,虽然公司中有经理与许多演职员,但都是外人,谁肯为你拼命,我自己又要全世界飞,所以写封信的时间都没有。你们都已结婚生子,若都能到我身边,我就有了帮手,也不用这么辛苦……现在华主席与邓副主席既然有指示,给你们解除了思想包袱,不再歧视海外关系。你们的父亲并无大罪大恶,只是一个思想保守或是落伍的个人主义者,我一向不理政治,更谈不上思想,只是有点中庸思想,我不怨天也不尤人,秉着我的良心做人做事,中国人有中国人的道德观。对人要坦白诚恳,对事要负责认真,这是我的做人哲学,我至今60岁,尚能在香港这么可怕的社会里生存,我的作风是永远不败的主因。龙儿(笔者的舅舅)你看是否有机会能来我处,他可以来我就送他去英或美国求学,总之你对他要多开解,他要有健全的心身,才能在社会上成为有作为的人。

1978年2月4日的信:昨由你姐姐寄来信中,见到你给她的信,亦颇为心酸,今世是否能再见到你们只有听天安排,而现在我们虽然隔万里,能彼此挂念,我也颇为欣慰。只是希望你们姐妹都常有联络,别闹意见,别叫我为了你们烦心,因为我年事已高,事情又忙,而身体并不太好。虽然事业做得很大,其实整天都在风雨飘摇之中,我是尽全力挣扎苦干,希望能展宏图,更希望你们都能来到身边,使我能安享晚年。

1978年3月31日的信:我前天回港,又要出门拍戏,关于殿元(笔者的父亲,罹患肝炎)的药,上次那50片,每日服两次。我已将你写来的病况交给医生,请教是否有更好的药。现在的新规定,往大陆寄药一定要有大陆医生的证明,写明需要那种药才可寄。关于药的税金,我会寄给你……你们都是我的女儿,我每一个都疼。

1972年3月15日的信:其实我一直很惦念你们,过去因为我自己在香港生存都很困难,所以无法顾及你们,四年前曾接你母亲来信,要求与我离婚等等,正好是香港大乱时期,我怕影响你们就没有回信。你母亲与弟妹现状如何?很想知道。我经过二十几年的挣扎奋斗,现在在电影界才算是有点成就,如果我对于你们没有什么妨碍,而你们还愿意有我这个父亲的话,就写信给我,告诉我你们的情形,最好有照片。以后我可以照顾你们。我的家住太子道288号……公司地址是弥敦道东英大厦1412室,随你寄在何处。我下周去日本拍戏……




日本观众推特名“翌日的Joe”为我找到的旧资料

在读到这封提到要去日本拍戏的信时,我不禁产生了好奇心,于是给那位熟悉香港老电影的日本观众发信询问是否1972年有电影在日本拍摄过?答《冷面虎》和《海员七号》于6月到8月在日本拍摄,并给我发来当时香港的新闻——原来我的外祖父曾走过京都、大阪、神户、伊豆、三岛、热海、箱根和日光的街头,那是我香江旧事之前的旧事。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6/19217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