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林俏阳:我的2020——天人永隔 荷落墨香
日期: 20年08月4期
作者:日本泉州商会  林俏阳
                              
作者幼时与祖母在一起

正如荷枯藕败,今年农历五月初四,祖母走了。我连续大哭了三天。因疫情买不到近期回乡的机票,再加上当地隔离十四天的政策,让我来不及回去见祖母最后一面。这也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子欲养而亲不待,从此天上人间。 往事如烟,思念在时光里静静流淌,曾经承欢膝下的时光,如今令人断肠。那条通往彼岸的梦境,遮断在云烟缭绕的深处,亲颜何处见,落漠成一生痴念。

去年荷花盛开之时,我专程回去看望了祖母。那时我还能抱着祖母因衰老而骨瘦如柴的双脚,放于自己的大腿上按摩。今年却连回去摸一摸祖母那变得僵硬冰冷的脸庞,都成了永远无法实现的奢望。祖母的呼唤,从此化为静默无声的绝唱,散落成一地碎碎的忧伤。

当我再次离开家乡的那个清晨,祖毋拄着拐杖把我送到家门口。那道形销骨立的身影在晓风中轻颤,泪水在皱纹的深沟里静静流淌。我从车窗看到不断挥手送别的祖母,竟成了生离死别的最后一面。

岁月摇落了多少刻骨铭心的悲欢离合,让多少无奈从黄昏悲伤到黎明?孤月下悲歌婉转,柔美深情缕缕痴缠,无奈中回望家乡,时光苍茫。一轮明月浸满了相思,染红了砖墙。


网络资料图
 
"出砖入石燕尾脊,雕梁画栋皇宫起"。这种在闽南地区随处可见的“红砖厝”,是外出游子发家致富后,锦衣还乡兴建的大宅。 

我从小就是在这种红砖厝里长大的。整栋楼都是曾祖父在南洋发家致富后回来兴建的,在当时算是豪宅。曾祖父逝世后,曾祖母远赴当地处理后事,却被图谋曾祖父家产的生意合伙人软禁在一间小房子里,关了好多天。后来曾祖母为了保住性命,含恨接受对方的无理要求,带着一点点钱财逃往香港,并在香港定居下来。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祖父在文化大革命中,因曾祖父华侨身份的原因被红卫兵划分为"走资派",经常被拉出去批斗,受尽折磨。在我出生之前,祖父因病逝世,从此家道中落,我家成为住在红砖厝大院子里的贫困户。所以祖母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用柔弱的肩膀挑起全家的重担,辛苦了半辈子。村子位于福建省东南沿海一带,有田有海。祖母和父母亲经常早出晚归,不是去了田里,就是出了海。

记得那时候,晚上还是点煤油灯的时代。小孩子特别怕黑,不敢呆在既空荡荡又黑呼呼的红砖暦里。于是我和弟弟经常躲在有月光的二楼阳台上,盼着祖母或父母亲早点回来。



图:摄影家东云曙光

就是这个铺满月色和星光的阳台,给我留下了最温柔的回忆。繁星闪烁的夏夜里,辛苦一天的祖毋和我一起躺在铺着草席的阳台上,教我如何在浩瀚无垠的星空中辨认牛郎星和织女星。照在红砖墙上的银白色月光,轻轻地越过屋顶的瓦片,柔柔地拂过屋后池塘里的荷花,在如玉镜般的水面上泛起阵阵涟漪,波光粼粼。迷人的月色下,祖母慈祥的笑容,是风中一朵清浅素雅的荷花,在夜空中弥漫着清香。

后来我渐渐长大,从寄宿读高中开始,到后来出国留学旅居海外,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聚少离多。远隔重洋,一水比天长,梦长情更长,梦里依稀还有泪光。

记得小时候,经过村里一条人工开凿的河渠,祖母说那是以前记工分吃大锅饭的年代里,她跟着村大队挖出来的,并指着高高露出水面的荷叶说起自己童年的故事。听了祖母的话,我才知道,外曾祖母为祖母取名"秀叶",小名"荷叶",是希望祖母长大后像荷叶一样挺直秀丽。


图:泉州少林寺释理诚

童年的青涩时光,荷塘里荡漾。捻一缕墨香,带着悠悠的哀伤,写下岁月的诗行,让荷花飘着如诗般馥郁的芬芳。祖母逝世一个月后,我强忍着悲痛,连续十二天,每天作一首诗描写荷花,从荷未开,写到荷已枯,组成《咏荷十二首》,以寄哀思。

家乡那艳丽恢宏的红砖厝,有的屋脊两端形似燕尾,取燕子归巢之意,寄托外出谋生的子女携眷还乡归来之美好愿望。但是,今年我却被困海外,无法像燕子一样归巢回去见祖母最后一面。

不知谁的温柔遗落在梦里的时光,梦里依稀飘着时光的香,轻挽一层月光,池塘边的芬芳,是祖母如莲的模样。那一朵朵圣洁高雅的花瓣,犹如祖母生前的笑靥,在我的梦中散发着芬芳。

正如四季交替、万物枯荣,都有其自然周期规律。祖母像芙蓉出水一样来到这个世界,又如亭亭玉立的莲花在风雨中绽放美丽,最后又像藕败荷枯一样离开了我们。败藕带残香,四季有清芳。今年荷花虽然凋谢了,但明年依然会在如水月华下闪烁着如梦似幻的艳丽色彩。

家乡的一街一巷隐藏着一个又一个精彩故事等待游子回来静静听讲,家乡的一砖一瓦镌刻着一缕又一缕美好时光等待游子归来慢慢回想。古老的闽南文化气息夹杂着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人间烟火,依旧在游子的老家旧宅上空飘荡。月圆月缺,凄美了思念;花开花落,伤感了等待。我何时才能再一次回去看看荷花,摸一摸那魂牵梦绕的红砖墙?

岁月,蹉跎了谁的青春?苍老了谁的容颜?我终将老去!疲惫不堪的心灵总是渴望故土的恬淡和安详,颠沛流离的灵魂总是向往故土的宁静和芬芳。

半生浮云,醉梦他乡。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4/18902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