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留伊发言触众怒 / 日本人质获释回国前后
日期: 04年05月1期
  4月8日在伊拉克被绑架的人质事件已经基本上尘埃落定,3名日本平民──自由摄影记者郡山总一郎(32岁)、自由撰稿人今井纪明(18岁)和民间活动家高远菜穗子(34岁)已平安归国。回首当时,人们难忘那几日的惊愕、焦虑和疑惑,当时绑架方“战斗旅”曾扬言如果日本不撤军,他们将在3天内活活烧死人质。就在3名人质的安危还不得而知的时候,却又传来自由记者安田纯平(30岁)和人道主义工作者渡边修孝(36岁)被绑架的消息。虽然5名人质最终都安全回到日本,人质危机得以顺利解决,但他们被绑架以后的生活以及被释放前后的详情都成为人们最为关心的话题。


记者招待会不露面
  4月18日,3名人质回到日本,但原定当晚举行的记者见面会上却没有他们的身影。据出席会见的齐藤医师介绍,3人由于精神压力过大,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来恢复。但人们并不满意这种简单而笼统的说明,何况郡山总一郎和今井纪明看上去都很健康,郡山更是在被释放时就笑容满面地一直在那里给高远和今井拍照。
  对此齐藤医师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在羽田机场的急诊室里听到过他们被绑架时的生活情况。绑架者当时曾答应释放高远,但最后又改变了主意,这使她的心理创伤更大些。实际上也是,只有她对被绑架期间的记忆有些模糊,另2人几乎对所有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在被绑架期间,高远说她只吃西红柿和黄瓜,今井因为一开始吃了酸奶引起肠胃不适而不敢再吃东西。
  齐藤认为如果当初让他们分别出席记者招待会就不会令大家失望了,因为3人的精神状态差异很大。郡山自己就说,他完全不需要精神科医生的检查,他可以出席。但是后援会人多主意杂,最后还是决定让3人都不出席记者招待会。


反省自我责任
  实际上,他们本人并不想回避记者的提问,回日本后保持沉默是因为担心家人的安全。外务省事务次官竹内行夫在12日下午的记者招待会上就日本人在伊人质事件表示:政府一直以来都在向滞留于伊拉克的(日本人)发出避难劝告。我们的立场是希望国民务必服从该劝告。当然,在保护本国国民能力上存在一定的界限?希望国民能自觉认识到自身责任这一原则,竹内由此对3名日本人质的行为提出了质疑。这话的意思可以解释说,3名日本人质是咎由自取。很多人也不停地向人质家人打电话发传真,指责他们给日本制造麻烦。这些打电话的人还批评他们要求日本自卫队撤出萨马沃简直是无理取闹。
  受此影响,在事件当初极力要求政府从伊拉克撤出自卫队并面见小泉的家属,态度也急转直下。面对记者“你们想面见小泉首相,准备谈些什么?”的提问,今井的父亲已改口为“感谢和谢罪”。而3人的书面发言也几乎是众口一词,与从被北朝鲜绑架后回国的5人充满喜悦的表情和个性的发言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这也十分有道理,因为被绑架到北朝鲜去,与人质自身意愿无关,他们是无辜地被绑架走的,政府当然有保护和救助他们的责任。但是,这几位跑去伊拉克为自己的慈善事业理想而奋斗的人,却是在清楚伊拉克的危险性之中,在日本政府一次又一次呼吁老百姓不要去或留在伊拉克境内的情况下,自动自愿地前往的,这种情形下的绑架当然有一定的自我责任。


遭绑过程回顾
  3人被绑架的前后情况逐渐清晰,据悉,这次绑架者成立了“ 执行队”,由调查队、捉捕队、联络队、监视队和预备队组成。成员有近50人,其中还包括什叶派的一些老百姓。绑架3名日本人质,就是先由调查队发现了他们乘坐的出租车,然后通报捉捕队,捉捕队的7名配备武器的男子拦下出租车,并绑架了3人。
  执行队开始不相信3人是日本人,将他们带到了一所民家,由懂英语的人问他们为什么不离开战火纷飞的伊拉克。由于担心他们是伪装成记者的侦探,所以对他们的戒备很严。但执行队强调:“我们开始并不想加害3人,更没有要活活烧死3人的想法。只是作为迫使美军停止对费卢杰的攻击的手段之一,才开始对外国人进行绑架。实际上我们从来没有对人质施加过暴力,至于大家从电视上看到的将刀架在人质脖子上的画面,是我们事先商量好特意拍出来给日本政府看的,所以人质一点也不害怕,甚至还不想离开伊拉克。”
  据悉,3人自始至终都在一起,看守他们的人有10人左右。3人每天早上8、9点钟起来,晚上10点睡觉。除了夜间要转移隐藏地点外,尽可能保证他们的睡眠。“ 战斗旅”还允许他们互相交流,提供充足的饮用水,在食物极其紧缺的条件下,保证3人的一日3餐。“ 阿拉伯人对客人一向友好,日本是我们的朋友。这次释放前还给3人吃了荤菜,庆祝和平解决。”他们说。


救援花费重金
  尽管3人被释放的理由之一是他们是伊拉克的朋友,但是背后的“经济援助”却是必不可少的。除了300万美元的“ 解放代金”,日本政府还要提供必要的武器、粮食、通讯设备等。
  除此之外,包租飞机1亿。日本政府成立了“人质事件对策本部”,自上至下近千人的加班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还有在安曼成立了现地紧急对策本部,逢泽外务副大臣坐镇指挥。逢泽等来去的交通费、出差补贴、当地旅馆费等都不是一笔小数目,还有用于从伊拉克周边国和国内部族长、圣教者那里收集情报的费用,与各国交换情报的通讯费等等。估计使用税金不下30亿日元。
  在政府花费重金救出3人后,3人却似乎并不“ 领情”,被释放的当时,只有今井愿意回国,因为他早已决定在今年9月去英国留学。高远在获释后不久就说:虽然发生了不愉快的事,但我并不因此憎恨伊拉克人民,我希望继续留在伊拉克工作。郡山在刚被释放与母亲通话时就说,不想回日本,还要继续留在伊拉克拍照。
  2人的表态让整个日本都感到非常震惊,尽管3人迫于压力同时回来了,但他们今后的行为已不可避免地将引起人们的关注。
                                  (洪州编译)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564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