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国IT大腕东京聚首寻商机 / 用友长袖善舞两度险关
日期: 05年09月2期
本报记者 李春雁

     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IT软件业也在迅速地成长壮大,世界著名的统计公司IDC发布的数据显示,2004年中国软件领域的产值达300亿美元,以后还要以18.7%的速度增长。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发展空间,也极大地激励了业者的投资、创业激情。目前在中国,IT服务产业、特别是软件外包业已经成为经济界讨论的最大的热点之一,软件外包作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被国人寄予厚望。而在软件外包市场中,不言自明被普遍看好的一块诱人的蛋糕,就在日本的软件市场。中国的软件业期待承接日本的外包工程实现自己的发展壮大,日本外包市场期待藉中国的庞大的人力资源,用最低的成本、实现最大利润。宏观上双方一拍即合,互送秋波,然而在具体的微观运作上,各国间、各个公司间又竞争激烈,中国公司来日开拓空间,日本公司去中国办厂开店,在日华人企业更是在中日间频繁穿梭,呈现出一个精彩纷呈的中日软件业界逐鹿大赛场。而日本赛场成为软件工程的源头赛场,这里的硝烟尤为激烈,也尤多波折。

     (一)中企华企逆向冲杀

     业内人士介绍,现在中日间的合作,早已过了中国软件业看好日本软件外包市场,而日本软件业看好中国人力资源的初始阶段,现在在此领域的中日合作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密不可分,情浓意浓的蜜月阶段。但这过程中在日本市场上中企华企的逆向冲杀成为两股清晰可辨的潮流,格外引人注目。
     华企指在日华人企业,他们的创业轨迹是冲回中国,在国内设立分社或干脆建立本社,而把日本的公司变成分社或办事处,以发挥知日知中的优势,接得日本项目,在中国完成施工。据业内资深人士估算,近10年来是IT业华人企业回国建公司的高潮,现在在东京圈中近1000家华人企业中,只要20人以上的公司几乎都在国内设了据点。从沈阳、西安到上海、北京、武汉、广州,遍及全国。
     而另一方面,在中国的IT企业登陆日本的步伐也没有松懈,从每年数次的软件企业来日招商展示会上可以看到,几乎每个在国内有规模的IT公司,在日本都有自己的分社、办事处或联络处,业内人士分析,仅在东京,目前中国IT企业的分社、办事处、联络处就超过200家。
无论中资企业、华人企业,无论是去中还是来日,双方的目的是共同的:分享日本软件外包市场这块诱人的大蛋糕。然而随着市场的整合、筛选的日趋激烈,一个早已被业内人士共识却难于共同行动的市场规则也越来越清晰明了,那就是企业规模是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企业生存、发展的必要条件,尤其是要承接日本大公司的软件工程。也就是在这时,人们才蓦然注意到神州数码、启明、浪潮科技,大唐电信等等这些在中国颇有名气和规模的软件公司早已在东京聚首。其中中国软件大鳄用友成了这些中资企业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排头兵,而用友来东京2年的曲折发展之路也是中国诸家民营大企业在日本创业的缩影。

     (二)用友日本创业渡过二次危机关头


     用友在中国软件业可以说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总裁王文京从少年大学生,到借5万元人民币创办了用友软件公司,到登上中国富豪榜的传奇经历更成为一些年轻人心中的偶像。而用友公司从财务软件起步,在中国软件市场上纵横驰骋,到2002年,其ERP产品已在中国市场成功打破世界两大巨头德国SAP公司和美国ORACLE公司的垄断,并超过两大巨头,占领市场份额的21.9%。这也是全世界屈指可数的敢于挑战两大巨头并取得成功的企业。到2004年止,用友已发展成为拥有41家分公司、数十家办事处、5000人的软件产品研发、营销和咨询顾问实施专家队伍;由总部、南京研发中心、博士后流动站、与微软合作的亚洲唯一的JDP联合实验室、与SUN合作的中国最大的JAVA实验室等在内的中国最大的企业应用软件研发组织和1000人以上的研发队伍组成。同时旗下拥有用友政务软件公司、用友软件工程公司、用友金融软件系统公司、用友艾福斯公司、用友华表公司在内的5家投资控股企业、5家海外公司、31家参股公司,是中国最大的独立软件供货商,名副其实的中国软件大鳄。
     2003年10月,加盟用友并被委任为北京用友软件工程有限公司日本分公司总经理的高岩走出成田机场,提着公文包,进驻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免费提供的办公室,迈出了用友进军日本的第一个脚印。高岩介绍,当时用友为其登陆日本制定了2个主要的战略目标:1、在日本市场亮出用友的品牌,实现用友与日企的双方了解,同时了解日本市场的情况,寻找用友与日本市场的接点,为日后用友的品牌软件产品进入日本铺路搭桥,这是一项长期目标。而近期的直接目标是承接日本软件外包工程。因此前用友已与日本多家企业有过合作经验,同时又拥有用友在中国市场的规模和技术优势作后盾,这些都为这一项短期目标的实现提供了极大的可能性。
     但纯正的中国血统的用友还是在初登日本之时显出了水土不服,在企业运营后经历了两次危机时刻。第一次,用友在日本完成注册后,总经理高岩拿出了战国时期苏秦、张仪游说六国的劲头,在日本各大公司间纵横捭阖,穿梭外交,推介用友的形象,寻找合作伙伴。几个月后战略基本成功,用友在日本站住了脚,安下了家,也招纳了部分人马,与日本几家颇有规模和名气的大公司也也达成了初步合作协议,但“粮草”却日渐吃紧。原来中国的外汇管理局有规定,企业在国外开设分支机构,需要层层审批,颇费时日。而用友现地筹措的资金也日渐囊中羞涩,一些大的活动不得不往后拖。危急时刻,还是用友总裁王文京亲自出马,找到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说明情况取得理解和支持,终于在2004年4月底1亿日元资金到位,用友渡过了第一个危机时刻。
     第2个危机时刻的来临,有些让人措手不及。资金到位,用友正式运营,庆典上日本各家大公司均有代表出席表示庆贺,用友的实力和业绩也在日本不胫而走,企业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新招募的人马也士气正高,一时在日本软件市场上用友的身影颇为活跃。很快他们开始接活了,不言而喻,很多日本大商家如NTTDATA、NEC等给用友发活是带有很大的试探性的,因为以谨慎小心闻名的日本人要摸清用友规模实力背后,是否真的有能干好日本产品的技术实力。10月左右,用友同时接到了几个合同。由于工期紧,人手不够,用友紧急从上海预调6名技术骨干来日支持,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入管拒签了。这对当时的日本用友确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因为找活难,尤其是新公司,每一个合同都饱含营业人员的心血,但造化弄人,入管拒签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用友不得不做出了一个丢卒保车的决定,放弃了一部分合同,而集中人力保证主要合同工程保质保量的完成。
     现在用友早已走出那次危机的阴影,不仅成功与NTTDATA、NEC、FSC等多家日本大、中公司合作,向用友在北京、上海的软件公司发包软件工程同时与NTTDATA公司合作于8月5日在西安成功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这是用友软件工程继北京、上海后国内第三个开放中心,将对提升西安软件研发的整体水平、促进西安对日的IT服务起到重要影响。西安用友软件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中用友集团投资占75%,日本株式会社占25%。至此打入日本外包市场,承接外包工程回国开发这一短期目标,已初见瑞倪。
     而另一方面,在为用友产品打开通路上,也小有所得。得力于用友在主产品ERP软件领域在中国国内已成功打破德国SAP公司和美国ORACLE公司两巨头的垄断,抢占市场份额21%,用友就利用很多日本公司到中国投资的机遇,首先与日本四大银行中的东京三菱银行、瑞穗实业银行建立了合作关系,在中国把用友产品应用在三菱、瑞穗实业企业业务系统,这样借力发力,使大批在三菱、瑞穗实业银行开户的日本在中国企业也成为了用友ERP产品的用户,而且这一成果还在扩大中。可以说用友的两个战略目标均得到了初步落实。

     (三)海阔凭鱼跃 市场藏玄机


     用友登陆日本作业初步成功,一些颇有规模的中国IT企业也都在日本崭露头角。在一些日本软件业的行业会上,中国企业界人士也越来越频繁地亮相出台,显示着中国IT业界的日渐成熟和壮大。一专业学者介绍,中日间由于文化渊源颇深,同时方块字容易理解,IT软件业的合作空间也非常广阔。尽管市场竞争颇为激烈,但从长远来看,中日大公司间的合作还仅仅是初见端倪,真正的市场潜力还没有被挖掘出来,因而可以说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像用友这样的品牌公司只要维护好自己的品牌,在日本树立诚信、高品质形象,在日本市场上还会有广阔的用武之地。
     但是市场从来都是风险与机遇并存。中日间的经济合作也可以说是危机四伏。大的可以受中日政治关系的影响,政府政策的影响,小的方面也有文化上的不认同,民间人士的互不信任等等。如何解决这些矛盾就要看这些经营者的智慧了。
     奥运会曾经带动了日本和韩国在全球的崛起,3年后北京将迎来2008年奥运会也是中国软件业的一次难得的机遇。全球IT服务需求能否出现20世纪90年代那种硬件制造“候鸟”成群结队往中国飞去的情景,就取决于现在中国软件业中坚企业层目前在国际市场上是否经历考验、树立形象、站稳脚跟,能否成熟、发展。无疑这其中包括日本市场。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52/1340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