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夏煜晴:亲聆芄兰——读《一个苹果落下来》札记
日期: 2022/05/21 10:21

 夏煜晴

《诗经》之《卫风·芄兰》曰:“芄兰之支,童子佩觽,虽则佩觽,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带悸兮。”

芄兰是黛草,果实双生,紫茵茵地可人心目。《集传》云:“芄兰一名萝藦,蔓生,断之有白汁可啖。”沈括笺曰:“支,荚也,兰生荚,支出于叶间,垂之觽状。”而觽,指用兽骨制成的用做解节的锥器,成人配饰取其涤荡繁缛之义,若童子佩了,则即昭彰为成人了。“虽则佩觽,能不我知”,言其童子虽佩罢成人礼器,但却不能与“我”成偕配匹。“容兮遂兮,垂带悸兮”——看汝雍容妥步,下摆翩翩若葩呵。



因奉老友阎先会教授之约为其弟子董俊淞散文集《一个苹果落下来》作评介,遂踅想起右阙诗葩来。小董生是位十二岁少年,多次被先会兄同偕共我出游,见他言谈举止颇有儒风,小小年纪读书阅世已经远超他的同辈人。通读他的散文集,他胖乎乎、笑眯眯的仪态便姗然以涓涓追溯之流,行走至我目前,契令我念起思无邪的《诗经》,想起这束容兮遂兮的《芄兰》出来。关于这首诗,历来有不同的解读,诸多论义谓它是在讽刺贵族少年之慢昧,刺其徒有虚表而纨质空空;又有派别认为此诗隐喻多多,未审可思议处,不能轻易解读。



一言蔽之,童贞者空澈的在场断然难以为成人的世界所定义。及待他成年时,那对童年的回索已抽象为一种嗤然的喟叹,喟叹儿时无忧无虑,稚嫩可掬,昨去之日不可追留等,然而他曾经童稚时光的历历在场,已是很难再去玩味了。因为纯洁的心灵是洁白的,白色兆证着某种无限;某种原初的、将生未生的萌妙之态,某种“垂带悸兮”的悸动,那么摇摇摆摆又不失天然的羞涩与旖绵,那么生机盎然又妥妥帖帖,怕“必有婉容”四字断语就是因着赤子在双亲膝下的无邪娇态而描摹出来的。如此无限的洁白,已不是无奈被身份桎梏的成年世界所能亲证的了。



然而,读小董此书中的文章些许,暨令我追怀、玩味童年时光有了光景闪显。恰如他在《我的世界是彩色的》结尾处提挈道:“当我在散步之时,我发现了路旁许多凌乱的花瓣,我一路上总共发现三株无名野花,都是很憔悴的样子。但是,只有一株花在夏与秋骤变的寒流里生机勃勃的坚挺下来,一直到晚秋但却依然盛开,并且是从马路牙子的缝隙里拱出来,紫色的花瓣、细细的花茎、椭圆形的叶子。就在我看着这朵花出神之时,我的耳边嗡嗡作响,我的面前有几只会飞的小东西,直到我离得远些,才看见这些小小的东西竟是蜜蜂。但同时我也非常不解,为什么这么多的小东西到这么小的花朵上采蜜呢,直到我继续散步之后才发现,大多数花都已经枯萎或已被风吹得残缺。这朵花是为数不多的花了,而它的色彩吸引了蜜蜂。想到这里,我非常感动,这朵花为生命而坚持,临危不惧并依然盛开,这是来自生命的颜色。寒冬就要来了,这朵花,依然让蜜蜂在它的花瓣上吮吸、采蜜,这是爱的颜色;这朵花用生命善待生命,这是勇敢的颜色。”——此处淡淡描写,却令我读出某种微言大义一般的人生况味。



是的,在洁白若乳海无垠中浸泡的童年,有时亦因外缘的生冷而紧缩,心灵之苞宛拟芳春之芽,是纯洁本身在抵抗;即使孤单时依然见处皆真,一花亦真,一木亦真,又未必不是一种坚强、一种庄严、一种“性本善”的昂扬激荡。

不舍涓涓溪流,终将汇成巨泽大水,祝贺小董,惟愿他康乐成长,深文大义可期也。

壬寅年四月初二夜,于 懋堂


(夏煜晴:1984年生,山东济南人。莫斯科国立大学理学硕士,在中国某央企从事管理工作,作家,书法家。图书购买:东京都港区新桥2-5-6大村ビル 东亚出版社东京编辑部吕娟 03-6205-4888敬请垂询)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777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