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閻先会:编后札记——说说小董这孩子
日期: 22年05月3期


閻先会

少年董俊淞,十二岁,属牛;外表木讷憨厚,近仁;内心明光锦绣,多智。现居济南,令尊老董是菏泽人,与我同乡,每闻乡音入耳,颇感亲近。

去年十月,承蒙老董信任,嘱我教授令公子一点杂学,照例“文史哲”三位一体。文学教材,选的是木心《文学回忆录》;历史教材,选的是《易中天中华史》,共计五大部、二十三卷;哲学,不外孔孟老庄、禅宗那一套,泛泛而读,只是,参考书使用台湾学者的读本,比如龚鹏程、傅佩荣、薛仁明,不装逼、不枯燥。当然,另类的学问也有,我和他都暗自喜欢王东岳的《物演通论》。



小董不是当下体制教育里塑造的孩子,没有严格意义上的中规中矩。相对来说时间自由、学习自由、思想自由、行动自由,比起同龄孩子们他的图书阅读量大得多,杂得多,涉猎面广,所以眼界高,经历也丰富,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脸上隐隐“带着某种谦卑的自信”(文学评论家房广星语)。因此,与他交流的时候,我也不怎么把他当做一个孩子对待。坐而论道时,他称我为“师爷”,我有时直呼他“小董兄”,都不介意。——学习,其实就是一种模仿,和小董相处到时候,我大部分时候采取的方式是“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我读我的书,他读他的书,交换着读,各自谈感想,也发生过好多回激烈辩论,那时候正是彼此都很兴奋的状态,彻底忘掉了年龄和辈分,“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就十分体现出来了。



去年,是小董的“槛儿年”,遇到人生第一轮本命,俗称“犯太岁”。八、九月份的某一天黄昏,眼看这一年过去大半,这孩子临窗而立,举目远眺,忽然心生一份莫名的慷慨激昂,于是他决意要写一本书纪念一下岁月,——这就是《一个苹果落下来》的缘起。此前,他好像没有受过什么严格的写作基础训练,甚至不知道标点符号的用法,不知道分段,不知道每行开头空两格,不知道文章的“修辞立其诚”。写这本书之前,我建议他要做的准备工作是:耐心读完梭罗的《瓦尔登湖》、德富芦花的《自然与人生》和苇岸的《大地上的事情》,然后,模仿;要尽可能注重细节描写,尽可能让文字多一点感性、少一点理性,以眼睛看到的为主,以心里想到的为辅。至于文字风格,可以如行云流水,不拘;苏东坡有言:“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而出,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及其遇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而不可知也。所可知者,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这样写应该出境界。

回想起来,小董是从去年十一月中旬开始动笔,书稿杀青于元旦前后,写了两个多月,完成三十余篇散文,七万多字。卷一“自然中的真理”,以小区附近的城市森林公园为主,写居家近处的风景,以及秋冬两季的自然变化。卷二“世界狂想曲”,记录数次欧罗巴游学的印象,我取他写参观牛顿故居的一篇文章《一个苹果落下来》为书名,意在“启发”而非“哲思”。卷三“宋国人的调子”当中,一部分是小董这几年参加各类文学大赛写的“命题作文”,经他本人重新修订后收录,一部分是抽冷子陪我“外游”时的随笔,比如《聊斋与蒲松龄》《冬日微山湖札记》《小沛》。单从文字上看,这一组写得比较老道、比较耐心,如琢如磨,故留作“压轴儿”。与卷首的《先生之风》相呼应。


小董和爸爸游历欧洲

——真正称得上“压轴曲目”的,其实要算这本书的“后记”:《我思,谁在?》,它是小董这些年博览群书之后的思想的结晶,读后令人为之击节叹赏。说句题外话,从年龄、阅历上看正经属于父辈的、我们这一代人,可曾记得在你十二岁那年,都干过些什么吗?——真没干什么啊。我辈平庸的大多数,除了小学课本,差不多那时候都没读过几本像样的书,没去过离家一百里以外的城市。咱们这些“头顶高粱花子”的乡巴佬,怎么可能阅读海明威的《老人与海》、阅读博尔赫斯的《小径分叉的花园》,怎么可能会背诵《过秦论》《长恨歌》《琵琶行》,怎么可能去游历大英博物馆、卢浮宫、古罗马角斗场,怎么可能亲眼目睹伦敦桥畔的落日和被晨曦照亮的埃菲尔铁塔……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少年董俊淞是幸运的,思想开明、敏锐的父母,是他的后援,一直在支持他践行古人的为学之道。散文集《一个苹果落下来》便是他拿出的一份优秀答卷。作为“师爷”、也是本书责任编辑,我一直努力保留作者创作的“原生态”和“或然性”,尽量不做文字上的修饰和删减。在他写作的过程中,我一再提醒他的是:我手写我口,不要卖弄才华、不要无病呻吟、不要用时髦的网络语言、不吐脏话、不说废话。我甚至用短信发给他一段阿城在《威尼斯日记》里的夫子自道:

“好文章不必好句子连着好句子一路下去,要有傻句子笨句子似乎不通的句子,之后而来的好句子才似乎不费力气就好得不得了。人生亦如此,无时无刻不聪明会叫人厌烦。”

毕竟,“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聪慧如小董这孩子也许是理解的,《一个苹果落下来》厚厚的一本书,纯手工制作,一气呵成,真的不容易呀。通过这本书,他应该积累了宝贵的创作经验,获得了对语言文字的个性领悟,——“郁郁星辰剑,苍苍云雨池。不敢要佳句,愁来赋别离。”

如此,编余杂感,令小董兄见笑了。

附:董俊淞,12岁的阳光少年,他文武双全,内心乐观积极,特别有同理心,热爱写作,擅长历史、英语、形意拳,爱好收藏,目前正在积极学习日语。

勤奋好学是他最大的特点,热情亲和是他独有的魅力。

他曾经数次旅学,去过英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法国、荷兰等近十个国家。他通过文章《六只在伊甸园失踪的小狗》晋级第十二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全国总决赛。2021年荣获第十六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总决赛小学组双金奖!2019年,参加山东省武术大会,获得第二届泉城论剑男子少年组一类拳术二等奖。

(閻先会 东亚大学美术学部非常勤副教授、出版人,株式会社东亚艺术基金法人代表。“东亚出版”シリーズ新书:《一个苹果落下来》第一刷,五月二十一日全日本发行。购书联系:東京都港区新橋2-5-6大村ビル、☎ 03‐6205‐4888呂絹まで)
2022年5月9日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769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