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陈骏:朋友圈絮语之二
日期: 21年12月2期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千院 陈骏

我在朋友圈说,东京奥运会残运会的召开,且不说是否由于人员流动扩大了疫情,单是占用的医疗资源隔离场所用来救命的话,一定程度上能够减少自宅疗养的轻症者转为重症甚至不治而亡。朋友批评我说这笔账不是这样算的,你没有大局观。突然明白了,这跟打仗一个道理,将军考虑的是大局,攻城掠地功名成就,不在乎小卒子的生生死死。那天,东京大街上找不到接收医院的救护车顶灯闪烁跟闭幕式会场烟火璀璨比照鲜明天差地别。两会结束了,第五波疫情也慢慢地收束了,不会是巧合吧。屋漏偏逢连夜雨,这雨,就是东京奥运会。

为了避难,驱车长野散心,没想到难上加难。在海拔1925米的车山山顶,太座拍了一张大片,随后一不小心摔伤了脚腕,只好打道回府。医生说要用绑带固定六周,完全恢复大概要半年了。也好,这样更加没有出门的理由了,疫苗也可以暂时不打,看看形势再说。这车山是第二次去,上次去的时候是狂风暴雨,啥也没看到。这次想去观赏日光黄萱,结果雨季耽搁了花季,还是啥也没看到。于是,除了每周一次陪病号去医院拍张小片,检查骨头是不是愈合了,整个夏天几乎闭门不出。晨耕暮读,平淡无奇的日常倒也岁月静好。

从前在MSN聊天有点肆无忌惮,反正窗口一关不认帐。看到网传“局长不带套”的聊天记录,暗自庆幸自己从未在微信瞎说,截屏太容易了。那天看到朋友小嘉一天之中换了几次头像和昵称,问她做啥。她跟我说遇到尴尬事了:一个老同学突然发来许多莫名其妙的话,貌似是写给小三的……甚至还求小三别去找她老婆和女儿的麻烦,估计是发错了聊天对象。为了避免尴尬,她果断拉黑了他并且换了头像和昵称,不能让他一错再错。过了三五天,小嘉又跟我说:天哪,这老同学居然领盒饭了。那很可能是生命最后时刻对小三的悄悄话甚至是临终的嘱托,却因病情使他阴差阳错找错了人。她懊悔不已是否由于自己的“绝情”,给他人留下了一生最后的遗憾。我从这个故事里看到的是:聊天有风险,入群需谨慎。

网络谣言满天飞,扑朔迷离安能辨真假~~明星作品下架,大佬去向不明。听了油管一档时评,说了这样一种观点:如此粗暴操作至少会对言论自由造成伤害云云。陈某不以为然,本来就没有的东西,谈何伤害。前一阵吐槽高某某,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倒霉了。我几乎看过他所有的视频,基本认同他对历史真相的猎奇追求以及对现存史料的客观解读。他的第一手资料让人可信,譬如他在斯坦福借阅过蒋公日记。尽管有些观点可以商榷,譬如他以为米国自越战后开始走下坡路。我讨厌他后来投靠杰克马的厚颜无耻以及对某某的卑躬屈膝甚至献媚,而不是他的历史观。不能因人废言,更不能因言废人。

闲来重拾旧技,乱涂几笔秀于朋友圈。有点赞叫好的,也有书法高手指点你应该练练这个帖那个帖,想了想算了。首先,一大把年纪了,再怎么练也成不了书法家了。其次,我本是不拘章法之人,怎么好看就怎么写吧。再次,写字说的好听是修身养性,其实也就是消磨时间而已。至多不过是偶尔在朋友圈显摆一下罢了。中秋之夜太座自制鲜肉月饼,我略施小技在月饼上亲笔题词,呵呵效果不错。感到困惑的是,每每朋友圈贴图总有几个朋友跳出来一本正经地说,你可以去开店了你可以去开班了。我自娱自乐不行么?美国朋友唐兄同感,但凡大陆过来的都这样,不把自己的一点点本事化为赚钱的手段就好像亏了。哦这病已经国际化了。很多人不明白,才能和时间一样就是用来浪费的。

余老先生走了,朋友圈一片哀叹。还真有三五个朋友跟余先生有过交往,走好。余的著书看过不多,只有双照楼诗词稿的重版新序印象较深。晚年的余先生说:我没有乡愁。我猜,他老人家说这话的时候心在流泪,甚至是血。我本是大俗人,我的乡愁就是一根油条,或者一根丝瓜。我不止一次地声称,作为一个爱球主义者,到处能安即是家。我也很无奈地说过,我没有本事把民主自由那些洋玩意儿搬过去,我只好把记忆里的上海小菜一样一样搬过来。这大概就是通俗意义上的乡愁,其他的也就没啥牵挂的了,我的“故居”已经不复存在。

人生路上,会遇到几次重大的选择,也往往会产生几回痛苦的后悔。回想自己1997年东渡的选择,虽属偶然,实则幸运。那天看到海归校友的消息,浮想联翩想着想着想出这句话~~村长是我的救命恩人。20年前,在日本捞了第一桶金以后,我犹豫着是不是回国谋生,问村长,村长说能不回就别回。10年前,既然决定不回国了,那就把上海的破房子卖了吧,又问村长,村长说能不卖就别卖。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上海的房子涨价了,我五年前就开始躺平了。老人言,君听取。

话说奥运过后,日本的第五波疫情自生自灭了,无意中我却成了密接者的密接者。七月底,家里种的丝瓜大丰收,我让附近的中国朋友来取。结果呢这个朋友来了,很久没见面了聊了半个多小时,而且,我光着嘴巴吃完饭。直到九月底她才告诉我,就是那天回家后她儿子发烧新冠了……幸好她和她老公没有感染上。我多危险啊想想也有点后怕。贴在朋友圈,阮老弟问,今天才告知,你确认是你的朋友么?哈哈,这年头防盗防火还要防朋友。亡羊补牢,不再犹豫马上去接种疫苗。选择的是辉瑞,打第一针那天,日本二次接种率约50%了。据美国CDC最近发布的数据,莫德纳有效率91%,辉瑞有效率88%,但是,接种120天辉瑞有效率降至77%。熬到年底八成接种了大概形势会有根本的好转,那时候新药也要上市了。想起当年电脑病毒的流行和抑制,最终跟销售杀毒软件的公司脱不了干系,侬看360那只老流氓如何发家就知道了。

九一三那天。我感叹道, 五十年前的今天,很多人醒了。五十年后的今天,很多人又睡了。唉,想想人生也不过是睡去醒来的死循环。网上瓜多,有朋友对“吃瓜”两字颇有微词,是不是太置身事外了。对于无力改变世界的老百姓来说,吃瓜只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视觉味觉的刺激一定程度麻痹了对事物真相的追求之心,可是倒胃口也是吃瓜的副作用之一。还是有朋友传来很多垃圾文字,有的还点名求评论讨骂。我一直以为,对于社会热点不妨保持“适当关注,适量浏览,适度情绪”,而对于标题党的态度明确:不看,不转,不怒。2021年快过去了,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现实:与病毒长期共存,与傻逼长期共存,与人渣长期共存。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565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