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董俊淞:夏日与蝉
日期: 2021/10/08 06:17 评分: 10.00/3

董俊淞

不知不觉间,夏天已经到了尾声,我忽然就产生了一些莫名的厌倦之情。日历表上已经是立秋了,但是每天都是火热的天气,在北方,比如我居住的城市济南,很多人的意识里,八月依然是个大夏天。只是最近多雨,天气有点异常,很少有机会看见太阳,甚至连一点阳光从云层里投射的影子也看不着。踩着夏天的尾巴,我厌倦了只有绿叶繁茂的景象,厌倦了那段每天都重复无数遍的小贩的喇叭声:
“卖豆腐喽!卖豆腐喽!大东北滴冻豆腐,壹块钱一块!”。

厌倦了那因暴雨而积满的臭水沟,散发着一股腐朽的木头上滋生的霉菌味。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夏天最后的挣扎已被秋风盖过。



感知到秋风的我,常常会一边散步一边小声背诵欧阳修的《秋声赋》,要知道,这样的文字是令人伤感的,而我也总会被人笑话成 “为赋新诗强说愁”。不料,这两天,秋风却羞答答的,阳光又重新火辣了起来,把那股初来乍到的微凉的空气变成炎热的夏风,刚开始有点悲秋的我慢慢地平静了下来,毕竟每年这时候,夏天都会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再挣扎一番。所以,我暗暗提醒自己夏天还没有结束。



于是,我决定趁这段夏秋变换的日子,朴实地写写夏日的景象与自己的心事。

看到夏日最后的挣扎,自然会看到与夏天共存亡的一种生物,那就是蝉。如果说夏日的太阳是成群结对的知了们的保护神,那么日渐增加的凉意将会是造物主派来歼灭动物的士兵。倘若夏日炎热的空气是蝉与其他夏日动物的生命力,那袭来的阵阵秋风将把这生命力彻底吹散。

靠着这生命力,公园里依然绿树成荫,尖利的蝉鸣依然在树丛里响起。
当第一波冷空气南下之后,当别处无数的蝉儿因体力不支而倒下之后,当焦黄的树叶一片片的飘到大地之时,我家附近这个公园里的生命力还仍然坚持着、坚守着。
蝉们高声歌唱着,也许是唱给自己的赞歌,因为它们挺过了秋天的第一波攻势,歌唱着它们还能喝到美味的树汁,歌唱着它们还能继续看到这美丽的景象,歌唱着它们能自由的飞跃、自在地吃喝拉撒睡。

不过,公园里的鸟们却对这种蝉的存在嗤之以鼻。从我的观察中,鸟儿们是不在乎什么季节变化的,甚至在为炎炎夏日最后的挣扎而抱怨,抱怨它们只能在这么热的天气里叽叽喳喳拉家常,抱怨它们浑身上下被露水打湿,抱怨着整个秋意还未降临的公园,因为每一只鸟都知道,秋天是果子成熟的季节。

临近国庆节的时候,当我再度走进公园之时,样子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秋蝉们快乐的吟颂声变成了所剩无几的哀鸣声,仿佛,是哀悼它们同伴的死亡。鸟儿也已经飞走许多,飞往南方,也许别的什么地方,去过它们丰衣足食的日子了。有些树,大部分叶子都落了下来,还有一些则孤苦伶仃的挂在树上,从绿变黄、变红、变枯,直到获得了解脱。

我看着满地疲惫的枯叶,忽然想为它们祝福。这些死去的叶子好像依然带着生命力,它们以另外一种方式“活着”,奉献着。

想到这里,我也不得不发一点夏虫不可语冰的哀叹,大多数种类的蝉无法度过秋季,更见不到冬天。比如蟋蟀、苍蝇、蚊虫都是三季虫。生命是有长有短的,生命的状态也是各不一样的,生活尽管是艰难的,但是,活着依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卖豆腐喽!卖豆腐喽!大东北滴冻豆腐,壹块钱一块!”。
日复一日的小贩的喇叭声又响起来,但是,我已经不那么厌烦了。


(董俊淞简介:十二岁,现居济南,谦一家馆学徒。阳光少年,文武双全,内心乐观积极,特别有同理心,热爱写作,擅长历史、英语、形意拳,爱好收藏,目前正在积极学习日语。勤奋好学是他最大的特点,热情亲和是他独有的魅力。

他曾经数次旅学,去过英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法国、荷兰等近十个国家。他通过文章《六只在伊甸园失踪的小狗》晋级第十二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全国总决赛。2021年荣获第十六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总决赛小学组双金奖!2019年,参加山东省武术大会,获得第二届泉城论剑男子少年组一类拳术二等奖。)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491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