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王东成:同哀哭与同捆绑
日期: 20年03月4期
  王东成

“与哀哭者同哀哭,与被捆绑者同捆绑”。这句名言,常挂在我的嘴边。不怕方家笑话,说实话,直到狗狗努比走后,我才“顿悟”了这句“名言”的真谛!
        
那些日子,我十分悲痛、十分忧伤;许多好心的朋友纷纷规劝我“要想得开”、“要放下”、“要坚强”、“不要那么软弱”、“不要那么多愁善感”、“不要当林黛玉”等等。
        
说句不尽人情、不知好歹、不识抬举的话,对这些“规劝”,我内心挺反感:“对人性理解太浅,涉世太浅,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内心对朋友说:你知道这时我最需要的是什么吗?你真的懂我、体贴我的心意吗?这些“政治正确”,能让我从痛苦与悲伤中站起来吗?你知道,如果你我调换一下位置与角色,我会怎么做吗?
        
第一、我愿意当一个“倾听者”。哪怕你是“祥林嫂”,我也要满怀同情和耐心地倾听你絮絮叨叨地诉说。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自律),我没有权利要求任何别人这样对我和对其他人。
        
繁体字的“聴”,是“耳德”。倾听,是人的一种美德。大悲悯者,首先就包括那些侧耳倾听四海悲音的人:观音菩萨,是这样的人;郑板桥,也是这样的人(“衙斋卧听潇潇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第二、我愿意当一个“哀哭者”和“被捆绑者”。你是谁,你才能理解谁,你才能帮助谁。基督“道成肉身”,才能拯救人;特蕾莎修女成为穷人,才能帮助穷人。
        
我愿与你一起哀哭,一起被痛苦与悲伤“捆绑”,使你不再感到孤独。我愿意对你说:谁说哀哭者是软弱的人?哪里有没有眼泪的强者?内心有泪水的人,才是良善、可爱、可敬的人;泪水才能拯救灵魂、拯救世界;在上帝看来,孩子的一滴眼泪和一声痛哭,其重量超过整个世界!让我们拥抱在一起同声哀哭吧,把我们内心的痛苦与悲伤全都“流泻”出来!
        
第三、我愿意当一个“帮助者”。我愿意诚实地告诉你我自己是怎样一位不堪的懦弱者,我愿意给你讲述自己和别人挣脱痛苦与悲伤的故事,愿意表达自己对痛苦和悲伤所蕴含的启示与恩典、经验与教训、激励与希望的理解,与你一起“走出幽谷,走进阳光”。
        
许多人患有“理性崇拜”,把人看成理性动物,认为“理性万能”。其实,人,并非是纯然的理性动物,理性也并非是它的主宰。人,是知、情、意的统一;更多的时候,它是一种感性的存在;不无片面地说,人,更是一种感性动物,通常更受情感的支配。
        
有人说,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很难产生同情心与同理心。这是一个事实,是一个严酷的事实。但是,是什么把一个个孤岛连结在一起的呢?是什么把一个个孤独的人连结成一个人类、连结成一个命运共同体的呢?我说,那个伟大的力量就是:人类“共同来源与共同命运“意识的觉醒、“将心比心”的悲悯之情的“润物无声”的生长、“爱自己,爱家人,爱邻舍,爱仇敌,爱世人”的“有缘有故之爱”与“无缘无故之爱”的“春风化雨”的养育。你看那孤岛与孤岛之间的汹涌澎湃的大海,你看那星星与星星汇成的浩瀚璀璨的星空,不就是一个无比伟大的启示吗?因此,我们才敢于不带一顶点儿“伪抒情”地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才敢于杜鹃啼血般地真诚呼唤:“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母亲与父亲的情感类型不同。父亲爽朗、心大、明亮,几乎从不失眠,很少唉声叹气。母亲则不是这样。
        
相对说来,集一家子“内政外交”于一身的母亲,内敛、细腻、柔和、忧郁,常常失眠,常常患病,当然也常常有叹息和流泪的时候。做针线活时,母亲常常情不自禁地哼起小曲,那小曲大都是柔软、伤感、苦涩的,这时,母亲的眼中常常噙着泪水。
        
母亲身子不舒服时,常常会自觉不自觉地跟儿女说说。这时,她的几个儿女便有了不同的“表现”:
        
一种“表现”是“硬派”:“你其实没啥病,就是心理有问题,总感觉自己有这病有那病。”听儿女这么“铿锵有力”的话语,母亲立马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什么也不再说。这时,从脸色上看,母亲不高兴了,情绪不舒展。
        
另一种“表现”是“柔派”:“妈妈,发烧吗?哪不舒服?吃药了吗?累着了吧?多喝点水,上炕躺躺。”这时,母亲脸上便会现出悦色,似乎得到了莫大的安慰,情绪一下子舒展了许多。
       
 人,大都是软弱的,都需要表扬、抚慰、贴体、鼓励、同情、怜悯。对这些柔软的东西统统不需要的特立独行的尼采式天才,是极少数。对这样无所依傍的“独行侠”,大概只能是“响鼓也得重锤敲”了。
        
不知别人,反正我不是这样的人。我是靠怜悯、同情、鼓励、帮助才能立足、行走于世的人。别人与我同哀哭、同捆绑,是我的恩典与福气,给了我活下去的力量与勇气。
        
在萧索暗淡的星空下,在落叶纷飞的秋风里,我心凄然。我常常问自己:你能为爱与公义、自由与尊严,即使战战兢兢,也一咬牙一跺脚,毅然走向深黑的大墙吗?你曾为这样的人心疼和流过泪吗?你的心和他们拥抱在一起了吗?面对各种各样如同草芥与蝼蚁一样的“被污辱与被损害的人”(包括那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人),你听到了他们的哭泣与叹息了吗?你心中的潇潇竹林吹拂过霑着泪水的悲悯的风了吗?我样的自我诘问,让我在心里默然而沮丧地低下了头……
        
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真理同行;与哀哭者同哀哭,与被捆绑者同捆绑。在这些胜过辰星的话语面前,我挺起身,抬起头,迈出了前行的脚步!

        听雨者2021年3月8日记于潮白河岸燕郊荷斋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225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