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江少川:我的2020—请记住武汉这座城
日期: 20年12月4期
——抗疫散记

中文导报 东瀛岁月
作者:江少川

2020年元月25日   正月初一  (农历、以下同)

前天,元月23日,腊月二十九。清早,我去学校(华中师范大学)食堂买早点,听说,武汉今天上午十点封城,顿时一惊。打开电视看到:上午10时起,武汉市海陆空切断所有对外通道,市内的公交、地铁、出租车一律停运。武汉,有“九省通衢”之称的千万人大都市,一夜之间摁下“暂停”键。  

封城之前,武汉同常年没什么异样,市民开始忙着打年货,跑菜场、超市。元月19日,一家都市报的头版头条报道标题赫然醒目:《百步亭四万余家庭共吃团年饭》,一派吉祥、平和的过年景象,并无疫情报道。

元月20日上午,我和妻子去华师东门外虎泉农贸市场采购年货,展销会上各种物品琳琅满目、但见人头攒动,没见到有人戴口罩。虽听说汉口华南市场一带有异样肺炎病例发生,但武昌这边照旧如常。元月20日晚上10点25分,央视新闻播发了钟南山院士的讲话:“现在可以说,肯定有人传人现象。”听到这一说法,想起白天跑农贸市场的场景不禁一阵后怕,太危险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没有丝毫预感的市民突然意识到一场疫灾要从天而降了。

元月23日封城令下达,如同一声惊雷,疫情竟然如此迅猛,严重到这般地步,突如其来,猝不及防。我这个土生土长的老武汉人,一下子有吓懵之感、黑云压城汹涌而来。

腊月三十,电视上开始播发部队医疗队出征武汉的消息。除夕夜,上海、广东派出的援鄂医疗队到武汉。春节,一切聚会走访应酬取消,在极度惶恐不安的冷寂中度过。大年初一,湖南首批援鄂医疗队赶到湖北。



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作为第二批上海援鄂医疗队队长,1月28日到达武汉。
 
2020年2月8日   正月十五
 
从2月1日至8日 ,武汉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从894例激增到2000例,达到单日增量的高峰值。 疫情的升级超乎人们的想象,医院人满为患,病人投医无门,一床难求,医护人员不堪重负,医疗物资短缺。武汉金银潭医院的一位医生说:朋友托他约一张病床,他很无奈,因为自己病了都没有床位。 汉口协和医院发热门诊最高峰时一天涌入上千患者,汉口医院每开一个病区,一天就会收满病人。武汉肺科医院ICU护士长含泪说:一例患者离世,家属只带走了他的手机。困守在家,早晨第一件事就是开手机查看疫情。

2月7日这天打开手机,赫然出现的消息让我惊呆: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今日凌晨因感染新冠肺炎抢救无效而去世。李医生之死,一时成为网上传播之热点,各种说法议论纷纭。几天前他在病房还说,病好了还要上防疫第一线。7日凌晨,就有群众自发地将鮮花摆放在武汉中心医院门前。这天晚上,我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在我心目中,李文亮就是学生辈的年轻人,才34岁,儿子5岁,妻子还怀有二胎,而他一个多月前的“吹哨”却被诬为“谣言",沉浸在悲痛之中.

8日写成一首小诗,以寄托哀痛之情。诗的结尾几句是:“你志许救死战疫却身先而去/一夜间人们记住了你两句话/一句在微信,一句在病榻/两句话镌刻成的墓志铭/大写出你短暂生命灿烂的芳华。”
 
2020年2月16日  正月二十三  

三天前,武汉当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3910例,升到单日的最高值。

昨天,武汉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下午,外面有人敲门,开门一看,一位青年男子,全幅武装的白色防护服,戴着头罩、口罩,站在门外约一步远说:我是志愿者:给你家送的药,还有社区送的蔬菜包与冻鸡。说罢,还未等到我道一声谢,就赶紧转身离开了。看不清他的模样,心头忽地一热,快步走到窗口,远远只看见他踏雪而去的背影。

从2月10日起,全市所有住宅小区(7102个) 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紧闭家门、自我隔离。我所在学校小区实行封楼栋的的管控方式,称为网格式管理 ,相当于一种“战时”体制 ,从来未听说过 。原来是把住户楼栋细划为网格,社区每个网格员对口负责一个网格区,约十多个楼栋,三百左右住户,每个网格区都建有一个网格微信群。学校与社区每天实行日“双测温”报制,按网格每天报家中成员的体温状况,不漏一户一人。各楼栋住户所需要的日常生活物资用品,如菜油盐米,药品都有由各单位志愿者组成的突击队、下沉干部在严格防护下送到小区楼栋下。我的儿子与儿媳都加入了志愿者队伍。学校家属区,每天有保卫处巡逻员骑摩托车喊话:不出门、不遛弯、不聚集,同心抗疫,共克时艰。武汉三镇,千万个志愿者无处不在,有给医护人员送餐的外卖“骑士”,为居民买药,挂着60多份药袋的网格员“药袋哥”, 有滴滴一响就出发的司机——城市“摆渡人”。



武汉一社区的“药袋哥”
 
2020年2月23日  二月初一
 
早春二月,是武汉疫情最黑暗而惨淡的时刻。我有个学生在网站当记者,经常在微信中传来疫情中的信息与视频。一则名为《一个中产家庭的消失》的帖子网上流传,湖北电影制片厂的常凯一家4口:父母亲、姐姐与他自己,短短12天内相继离世,他的妻子也感染新冠住院治疗,还有一个远在英国读书的儿子也无法回到亲人身边。看后令人悲痛不已。

常凯的姐姐柳帆,退休以后被武昌医院返聘的护士,不幸感染新冠病毒殉职。这家医院的院长刘明智,也不幸在繁忙劳累的工作中染病以身殉职,年仅51岁。疫情爆发后,刘智明带领全院医护人员守在疫情一线救治病患,27天没有回家直到去世。许多人在网上看到刘智明院的妻子、护士长蔡利萍追在殡葬车后声嘶力竭地哭泣,呼喊的视频,撕心裂肺,悲痛欲哭。

黑暗的二月,不幸的消息接连传来。20日,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年轻医生彭银华染病后没有抢救过来而离别人世。他才29岁,原约定正月初八补办结婚婚礼,然而未等到春节就走了,抽屉里还放着那没有发出的红请柬。今天,2月23日清晨又传来噩耗,武汉市蔡甸区人民医院(协和江北医院)夏思思在在抗击疫情一线不幸感染新冠肺炎,与病毒斗争一个多月直至生命之花凋谢,年仅29岁,丢下才两岁的儿子。

悲哉!封城以来最严峻的一个月,6万余名濒临极限的武汉医务人员,用自己的身躯托起生命的诺亚方舟,可歌可泣。





日本援助中国、湖北的防疫物质
 
2020年2月25日  二月初三
 
今天,武汉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下降到三位数。

清晨,我发现楼栋下铁门里侧挂着一个纸盒,打开看是一包口罩。包装盒上印着日文与英文字样,怎么回事?

突然想到在网上看到日本援鄂物资的一张照片,包装箱上印有“日本汉语水平考试HSK事务局支援湖北高校物资”的字样。原来这口罩是日本支援的防疫用品,真乃雪中送炭。与其他地区援助的抗疫物资不同,日本各界援助中国物资的包装箱上都印有中国古典诗词的诗句,因为是汉字,读来格外熟识亲切。

日本舞鹤市支援中国物资的箱子外面贴上了唐朝诗人王昌龄的诗句:“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出自《送柴侍御》),还有的医疗物资箱子上,印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同气连枝,共盼春来”等诗句为赠言,为中国人民鼓劲加油。

这些诗句迅速在国内网络上“走红”,被“圈粉”。而中国人非常熟悉的日本松山芭蕾舞团高唱《义勇军进行曲》,深切问候中国人民的视频也在抗疫期间网上频传,引起热烈反响。近代以来,由于历史的原因,中日关系较长时期处于紧张纠结的状态,而在疫情猖獗的危难时刻,日本各界伸出援助的手,让中国人倍感温暖,感受到一衣带水的邻居日本的深厚情谊。

2020年3月6日 二月十三

今天武汉新增确诊病例首度降为两位数 ,湖北其他市州均为0例,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在这埸史无前例的武汉抗疫保卫战中,人们永远记住了火神山与雷神山两所医院的名字。其实,武汉并没有这两座山的地名,我想这样取名是为了表现“神”之威慑力,以镇压新冠病毒而已。两座神山医院的建造,集全国之力,四千多名建设者在十天时间内建成两座抗疫大医院,可称神速也。

为鼓舞民众战疫情的斗志,电视台全程直播建造两神山医院的过程,老百姓感叹、兴奋不已。火神山医院交部队医院掌管,雷神山医院由地方医院接收。这两所医院都以收治重症、危重患者为主,医务人员临危受命,奋战一线,用神勇一点也不夸张。

海陆空军医大学的医务人员,组成医疗队入驻火神山医院,承担医疗救治任务。护士陈红回忆说:从接到命令就进入战时状态,2月2日两点的半夜集结,早上乘第一架军医运输机降落天河机场,到进入火神山医院病房,还不到12小时。这真是雷厉风行,神兵从天而降。三军部队投入火神山的医务人员约4000名之多。

雷神山医院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院长王行环教授任院长,有来自全国286家医院的16支援鄂医疗队,连同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与另两家医院的医务人员,加上后勤保障人员,高峰期每天有5000多人在这里工作。这里收治的病人以重症危重居多,32个病区累计收治2011人,最终1918人转危为安,从这里康复出院,治愈率极高。

两座神山医院,集结上万名医界的精兵强将,建造神速,医护神勇,治疗神效,可谓武汉抗疫保卫站中的定海神山。

2020年3月10日 二月十七

今天武汉新增确诊病例首度下降到个位数。武昌方舱医院最后19名患者康复出院,至此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

建立方舱医院,是武汉抗疫阻击战中的一大创举,企业家阎志功莫大焉。阎志,土生土长的湖北人,在我心目中,他首先是一位诗人,我曾为他的诗歌集写过长篇诗评,我有个学生也是他的部下。他旗下不仅有声名赫赫的卓尔集团,还有他出资主编的刊物《中国诗歌》。

2月3日,武汉首家方舱医院就由卓尔旗下的物业改建而成,5日投入运行。阎志及旗下公益机构在武汉、黄冈、荆州、随州等地捐建了3家方舱医院与7家应急医院,总计有4000多张床位。《中国诗歌》编辑部年初发起的2020年抗疫诗歌大展已推出20多期。卓尔人说阎志为人低调,“ 上半夜帮自己想,下半夜帮别人想”。武汉疫情蔓延,阎志说:“疫情不结束,卓尔不停歇。”诗人米沃什曾说:“当灾难降临整个社群,诗人与人类大家庭之间的分裂便消失了,诗歌变成跟面包一样必不可少。”正是在这场疫情中,我才真正窥察到阎志既有大企业家敢于担当的家国情怀,又跳动着一颗诗人的悲悯之心。在这场世纪疫情灾害中,他对湖北不仅提供了巨大的物资援助,还从精神层面提供“抗疫诗歌”鼓舞士气。



欢送援鄂医疗队的动人场面

2020年3月20日  二月二十七

3月18日武汉新增病例首次实现零报告。湖北其他16个市区均为0例。17日起,援鄂医疗队开始撒离,标志着这次抗疫保卫战初战告捷,这是大好事。

然而,武汉街头、电视播出的一幕幕医疗队离别的场景,又是那样依依不舍、牵扯人心。有一个镜头:贵州首批医疗队撤离,鄂州市民一路夹道送行,欢呼声此起彼伏,一中年男子手持国旗,向贵州医疗队行“作揖礼”,突然,他跪在地上,向医疗队乘坐的大巴车扣头膜拜感谢,一一辆辆车驶过,他长跪不起,医疗队挽救了他们全家11口人,包括3名重症患者。车上的医护人员感动得泪流满面,这一幕场景,谁看到都会动容而哭。

白衣执甲,逆行出征。来自全国31个省市的300多支医疗队,42600多医务人员驰援武汉。中国医学界,“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西”被誉为“四大天团”,武汉抗疫保卫战期间,“四大天团”派出的精锐医疗队汇集武汉,奔赴各家医院参加抗疫阻击战。

援鄂医护队动人的事迹太多了,要编成厚厚的大书丶写一部抗疫史记。媒体在报导、网上频发帖、民间在流传。

湖南湘雅医院重症学科主任赵春光,随湖南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出征武汉,他留下《告父母书》:“青山甚好。处处可埋忠骨。成忠冢,无需马革裹尸返长沙。便留武汉,看这大好城市,如何重振河山。”这是新时代的出师表。

火神山医院某部医大的陈静,被称为“硬核”护士长。曾远赴非洲利比亚埃博拉疫区,执行援非抗疫任务。她带领医护团队奋战在“尖刀营”——最危险的ICU重症监护病房,时刻面临感染。她说:“我们是军人,那么多病人被感染,就是刀山火海也得上。”大战前誓言铮铮。

某部医疗队护士吴亚玲的母亲在昆明去世。她得知后,强忍悲痛 ,忙完手头工作,面朝南方昆明家乡的方向,与家乡亲人一道送葬,深深地低下头,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千里之外别母亲”的视频催人泪下。

330多支医疗队中护士有2.86万人,而在重症患者的1.4万名护理者中,大多为90后的男护士被称为“男护士天团”.男护士是各医疗队护理团里的“汉子”,他们尽力发挥自己冷静的优势,多分担耗费体力的工作。他们说:我们已经不再是大家称呼的‘小90’了,而是社会可以依信赖的90后! 暖心男护士,青春洒武汉。

救死扶伤,生命至上,援鄂医疗队在这场湖北武汉抗疫保卫战中书写了壮美的抗疫史诗。尤其可喜的是四万多战斗在前线的医疗队员没有一例感染新冠,白衣战士离别时也动情不舍。为报答白衣天使,湖北人郑重许诺,援鄂医疗队员以后来湖北武汉的名胜景观、酒店宾馆景点终身免费。

2020年4月8日 三月十六
 
4月8日,武汉解封,大城重启 ,春暖花开。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武汉“卡点”全部撤出,出城通道打开,江城在浴火中重生。

此前几天,正值清明节,上午十时,武汉三镇防空警报声响起,悼念抗疫情中牺牲的烈士和逝世同胞,汽笛长鸣,喇叭声咽,悼念英灵。

武汉封城76天,今日重启,从疫情风暴的“震中”成为全国最安全的城市。历史上武汉封城有三次。第一次为太平天国时期,第二次为辛亥革命首义期间。前两次封城皆因战火,而且时间短,城区小、影响有限。本世纪武汉封城,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将以极为厚重的方式写进世界抗疫史。

据法新社报道,多国研究人员发表在美国权威学术刊物《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中国政府“封锁”武汉的决定延迟了病毒的传播并可能由此防止了70万例确诊病例的出现。
 
补记:

2020年4月27日   武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
2020年6月1日    武汉全市人口989.98万人完成核酸检测,不漏掉一人,不收一分钱,未发现确诊病例。
           
2020年10月初稿  12月30日修改定稿于武汉华中师范大学

作者简介:
江少川,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武昌首义学院中文系主任,硕士生导师。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理事、国际汉语应用写作学会理事。长期在高校从事写作学、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的教学与研究。著有《现代写作精要》、《解读八面人生——评高阳历史小说》、《台港澳文学论稿》,《海山苍苍——海外华裔作家访谈录》,《海外湖北作家小说研究》等,主编《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教程》等教材十多部。曾获加拿大首届华裔华文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奖,北美华文文艺家协会“华文文学研究”特别贡献奖,湖北省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等奖项,在海内外发表论文、学术访谈百余篇。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105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