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鲁强:那些高高在上的何不食肉糜
日期: 21年01月1期

鲁强

上班电车上没事闲的用手机看文章,其中的一篇文章写的是国内惨烈的高考竞争,很多学校为了升学率,从早上5点到夜里10点,时间安排精确到秒;学校沦为“高考工厂”,学生沦为“高考机器”。一位专家对此现象提出了猛烈抨击,他义正言辞地质问把孩子送到“高考工厂”的家长:是把孩子困在书海题海之间好,还是让孩子周游列国增长见识好?

我之所以把自己看这篇文章的行为称之为“没事闲的”,是因为这纯属是自己没气找气受,看着这些所谓“专家”高高在上的评论,我气得七窍生烟。那些把孩子送到高考工厂的家庭,大多数都是穷尽整个家族(不仅是孩子父母,包括孩子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二舅、三姑、四姨……)的钱来支付学费,他们要么让孩子和自己一样在农村务农在城市做工,要么通过高考改变命运,根本就没有第三个选项。谁不知道全面发展好过死读书读死书,连买个复读机练习英语听力都困难的家庭,哪有余力去思考素质教育?谁不知道周游列国可以增长见识,问题是周游列国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吗?且别说成千上万个普通家庭,就是那些考上211、985大学的人,有多少可以周游列国?




我接着翻看了另一篇文章,然后我脆弱的小心脏马不停蹄地再次被暴击到千疮百孔:清华大学的某位教授奉劝广大家长不要过于焦虑,称自己可以接受孩子的平庸,孩子可以开个奶茶店,如果经营不好,大不了就换成煎饼店……这位清华大学的教授有着超乎常人的学历、超乎常人的名誉、超乎常人的收入以及超乎常人的社会地位,当然可以有足够的底气、资本以及心情去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去大街上随便找一个奶茶店问一问,看看他们是怎么天没亮就起来洗机器抹桌子的,他们是怎么拿着计算器一遍又一遍计算店铺租金人工费材料费的……那些因为竞争激烈每天绞尽脑汁的店主、那些肺炎期间无客上门而濒临倾家荡产负债累累的店主,他们可能风轻云淡的来一句“大不了就换成煎饼店”吗?想必这位清华大学的教授不知道,很多以卖奶茶摊煎饼为生的人,为了孩子不再重复自己的命运,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砸锅卖铁,把他们送进被前一位专家喷成筛子的“高考工厂”。事实上,去高考工厂上学也需要成本,很多家庭即便砸锅卖铁也无法支付,备受争议的那个成为“高考机器”的机会,对他们来说是盼星星盼月亮、无论怎么企盼也盼不到的奢望。

“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我们迫于生计、夜以继日地挖土烧窑,双手伤痕累累,早已分不清哪里是血肉哪里是泥土;那些居住在鳞鳞大厦的人,对我们指指点点,一个跑过来说,你们这些人愚不可及,难道不知道是困在砖窑里不见天日好,还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好?另一个跑过来说,希望自己孩子也能挖土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拿不动铁锹,大不了就去砍柴嘛。
唉。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093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