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陈 骏:黄河东流
日期: 21年01月1期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千院 陈骏

行走湖南回来后写了一篇“湘江北去”,公众号秒杀。后来自律删了一节给报社,编辑又删了一节才得以发表,这文章还有什么看头。其实我只是客观记录了旅途中的所思所想,没有说什么反话呀。看着我一脸冤枉的样子,屏幕那边太座哼了一声你自以为聪明人家看不出你在冷嘲热讽啊活该。

活该就活该。想想自己时常被腾讯欺负封杀公众号,我的朋友圈里很多图文国内的ID是看不到的,所以后来听说川大王要禁用微信,我从心里感到快活,想不到腾讯你也有今日,活该。

废话少说,花了十天走了一圈甘肃青海大环线,好坏还是要记几笔的。

最坑人的景点是嘉峪关,其次是阳关,实在是名不符实。人造的景点太新门票太贵,是大多数游客吐槽的话题,尤其不堪忍受的是,明明秀色可餐的山水,偏偏要贴上口号式的四个或者八个大字,好似一盘美味佳肴上的几只死苍蝇。你看同样四个字断桥残雪啦柳浪闻莺啦,其意境可以使人产生文学的想象,像是一首诗一幅画一段情。穿越五百年,想想后人将怎样嘲笑今日的我们,你还有脸在口号前咔嚓咔嚓拍照。不忘初心,哈哈还好意思讲,初心到底是啥呢。

此行最值得回味的是敦煌莫高窟。行前做功课,看了一些图文资料包括余秋雨写的王道士也翻出来重新读了一遍。有幸买到A票,能够参观到面积最大的16号以及隔壁的17号藏经楼,从王道士的脚印上轻轻地走过,仿佛闻到一股穿透历史的经书余香,于右任的题诗就在眼前:斯氏伯氏去多时,东窟西窟亦可悲。这几句诗很白话化,却远远胜过八字口号。讲解员非常专业,没想到我也是有备而来问伊张大千的功过,又问伊如何评价王道士,她的回答当然是官方的标准答案。只有那些历经千年风雨洗礼的石窟,默默地见证改朝换代物是人非。

话说今年是本命年。年初的时候,想买点红的什么,被疫情一搞就乱了方寸。及至回国,几次旅游,一路上被导游忽悠得迷迷糊糊,去大西北之前太座要帮我买件羽绒衣御寒问我要什么颜色,脱口而出要红的。结果,红衣买了,终究没有穿。心理上对红色有一种本能的反感,那不是红色,是血色。尤其是漫山遍野穿着红衣的大妈招摇过市时,当听到有人为了取景喊一声前面穿红衣的美女让一让有一大波红衣回头时,红色无疑是一种恶俗的表征。回来后翻看朋友新书,也谈及大妈现象,深有同感。即便是自由行走天下,大妈们启动的也是一种革命模式。我后悔并反省自己一次世俗的选择。

每到一个地方,总有小伙伴寻寻觅觅当地美食,我总是一盆冷水浇下去,别抱什么希望了,若有好吃的,老早就引进到大上海了。我把多年来海内外旅游得到的经验跟大家分享,找不到干净合适的餐馆时,就去肯德基麦当劳充饥,至少食物的品质和餐厅的卫生能够得到保障。有朋友千里迢迢跑到大上海来寻找一碗什么粉什么面,脑子有病啊,那又不是上海的特产。后来想想我是不是太狠了一点。我还有另外一条经验总结:饮食本是一种生活习惯。前一阵有朋友来上海,我照例热心推荐本帮菜,结果都说好吃好吃,也没光盘么。

路途最后一天,我在兰州黄河铁桥边静观滚滚黄河东流去,然后独自爬上白塔山。在山顶跟身居日本的姚桑确认她老家的方位,她家昔日辉煌的小楼被前面的高楼大厦遮挡了。她家长辈当年是甘肃的老大,谁能料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呢,浪花淘尽英雄。拍照留影。万事挑剔的我,尽管每天的旅途会遇到种种可以吐槽的人或事,朋友圈贴图还总是把耳闻目睹美好的人悦目的景和谐的事贴出去,不由让人误解我乐不思蜀了。甚至有美国的老同学发问,此次回国旅游是不是改变了你的立场观点。哈哈笑答,不是说了不忘初心么。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093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