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汪先恩:告别状告日本政府的大平胜美先生
日期: 20年11月1期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积水谭 汪先恩



大平胜美先生赠送汪先恩的杯子

鞋到用时方恨少,出发时间到了,发现没有黑皮鞋,幸好鞋架上有德国产黑色鞋油,毫不犹豫喷上,瞬间棕色皮鞋就变成了黑色。

是日,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一个半小时后赶到桐谷斋场,来的几乎都是些穿黑衣黑鞋的人。看牌子,有好几家丧事同时在此举办,我走进写有大平家的大厅,出席大平胜美先生的葬礼。日本众议院总务委员长秋野公造,把我引到灵堂两侧的坐席,秋野先生说这是核心亲属成员的位置,以示对您的感谢。来自日本各界,特别是政界和医疗界人士很多,足见大平胜美先生的魅力。



 
大平夫人与秋野公造议员、汪先恩教授在告别式后

灵堂三周都摆满了花,大平胜美先生微笑的照片,摆在顶头的花丛中央。仪式开始后,坐席者,挨个缓慢传递一个微型香炉,合掌后加上几颗米粒大小的混合香,其他就是听和尚念经,整个过程,无哭泣声,大家安安静静,基本没有劳神的事。日本的丧事越来越平静理智,避免有人,特别是老年人因参加丧事而栽倒。出了灵堂,可以谈笑风生,斯人已去,大哭大闹没有必要。大平胜美的妻子特地感谢我,说是去年让主人转危为安,回到工作岗位,满足了他的愿望,度过了美好时光。

一年前,秋野公造议员到顺天堂造访,他本身是医学博士,因此谈得很投机,末了,请我为他的朋友治病,并强调是一个伟大的人,一位与政府斗争的英雄。

事后,日本厚生劳动省人员来电话,邀请我去国立国际医疗中心会诊,说一切费用由国家负担,众议院派车把我们送到医院。以前类似情况,都是私下或机构出面联系,而政府出面求诊,还是第一次,想必这位病人非常特殊。

听主管医生的介绍,知道病人叫大平胜美,70岁,患血友病、艾滋病、晚期胰腺癌、肝衰竭,用尽了一切办法,不见好转,已下病危通知。我看过衰弱的老人,理解他从一种病演变成多种疾病的过程,觉得用上我的中药制剂,停掉部分可有可无的化学药,延长寿命,甚至下床是可能的。本人和医院都同意我的方案。此后不久,我就去国内访问了,一个月后,国立国际医疗中心的大金美和告诉我,大平先生肝功能等基本正常了,体力恢复明显。秋野议员后来打电话给我,说大平先生回到了工作岗位了,大家都感到喜出望外,非常感谢!我从他们口中逐渐知道大平先生的经历。

大平胜美先生,出生于1949年,患轻型血友病,1983年4月家族赴欧洲旅行前,为防止出血,连续用了几十支非加热浓缩血液制剂,后来知道血液原料从美国进口。1983年3月,美国疾控中心表明,使用非加热浓缩血液制剂可传染艾滋病,劝告改为加热的浓缩血液制剂。大平1985年被确诊感染艾滋,开始向政府部门求证,后得知全国光血友病患者有1400多人被感染艾滋病。1989年10月大平正式起诉厚生省和相关药厂。因药是由政府批准和监管的,所以政府是第一被告。非加热浓缩血液制剂可传染艾滋病的事情公布后,至1985年7月两年多时间里,日本还在使用有感染风险的非加热制剂,增加和加重了感染。经过大平的艰苦的斗争,1996年被告方全面认可,开始进行援救和国家赔偿,汇聚全国专家诊疗,设立相关机构负责实施。大平胜美带领大家设立福祉事业团,继续为受害者发声,呼吁防止悲剧重演,得到社会各界的尊重和支持。捍卫社会的公平正义,就是英雄。


 
秋野议员等看望回到工作岗位的大平胜美(前左二)

今年4月应国立国际医疗中心的主管医生之邀,去大平的家里看了他一次,情况还不错,说有位专家决定给他用一种新药,我一贯不主张轻易使用新药,化学药越新风险越大,但也不好明说。临走时,他送给我杯子,说是陶艺家朋友特制的。

这杯子,粗看比较粗造,且不规则,仔细看却很精致,有棱角而特别稳重。睹物思人,觉得很像大平先生的风格。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017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