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汪先恩:我与白西先生的笔缘
日期: 20年10月3期 阅读: 165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积水谭 汪先恩
 


白西伸一郎赠送给汪先恩的笔

一个多世纪的岁月里,男人胸前挂一支钢笔,相当豪迈,令人向往,当年连墨水的牌子都叫英雄,英雄墨水配派克钢笔,似乎基本无敌。未曾想,继打字之后,敲字替代了写字,如今连病历都电子化了,用笔的机会越来越少,新式钢笔沦为签字笔,电子签名也越来越普及,传统笔类,从实用工具变成了艺术和健身用品。不过,这几年我还是经常带上钓鱼台牌的笔,那是白西绅一郎老先生送给我的。西服的插笔处设在内侧,也许是长期感受体温之故,这支笔带着温情。

人,从无到有,磨难一番,又从有到无,很多亲友,走着走着就消失了。2017年10月7日以后,再也没有见到白西先生的身影,那以后我便多使用这支笔,每每拿起笔,老人的音容笑貌,依稀如前。

每个人都留下时代的烙印,白西先生属于主笔一代,他不会用电脑,所有文件都亲手写,写了一辈子,所以字写得流畅而秀丽。他打心眼里关爱在日华人,关心中国留学生,说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有点外交术语味道,说他是在日华人的老朋友,估计无人质疑,我也是受他关爱的一员。

电磁加热锅刚面市那会,他给我买了一个,让我体会。他去中国访问时,常常买上锅,带上新泻米,有时带上水,送给中国的朋友,本出于友谊,而客观上,宣传了IH电饭煲和日本米。他喜欢逛北京秀水街,他夸北京秀水街做的东西越来越好,又便宜。他说:年轻人要用好东西,用真名牌,而我们这些老人,用便宜东西就行,穿戴再廉价的东西,别人看来都认为是好东西。他常给我备些世界名牌的围巾和领带之类,而我对这些,并不讲究,但钓鱼台笔还是很喜欢,也不知道原件是哪里生产的,感觉很好用。

白西先生很喜欢钓鱼台国宾馆的饭菜,他带团多在竹下登访华时住过的那栋用餐,我也陪他去过几次,记得餐桌上的金碗很精致,拿在手里,始知世界上还真有金饭碗。他介绍,金碗等是1959年周恩来从故宫调配来的,供客人观赏。他对钓鱼台的历史比我熟悉的多。

女真割据政权,金代章宗皇帝完颜璟,羡慕南宋当局水乡生活,在北国燕都也筑台学起垂钓,留下钓鱼台。完颜璟算是文艺气质的皇帝,作诗 “五云金碧拱朝霞,楼阁峥嵘帝子家。三十六宫帘尽卷,东风无处不扬花”,日子过得很浪漫,但四十一岁就病逝了,几个孩子全部夭折。乾隆仿照章宗,于乾隆三十九年,敕造钓鱼台,并题写“钓鱼台”三字。皇帝们号召百姓艰苦朴素,自己还是向往奢华,乾隆长寿,随心所欲,作威作福,关起门来享受极权,以致无心考虑世界潮流。不过,乾隆的书法还是很中看,字迹圆润饱满,规矩好认,比鬼画桃符好得多。

记录工具变化太快,古时候,记录某人的罪状,要砍尽南山的竹子,所谓罄竹难书。纪录好事叫青史留名,也要砍竹子。如今内存手段发达,变得越来越环保,包括记录白西先生对中日关系的贡献,已不用砍竹子,甚至不用纸张。不管将来笔是否彻底退出历史舞台,白西先生的笔缘,会在心中传续。
 


白西与野田毅、林芳正、后藤田正纯、西村康稔等议员在早餐会上


东京都内餐叙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988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