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张 石:为什么中日对“空虚”的看法不同?
日期: 20年10月3期 阅读: 256 评分: 2.00/1
张石

在中国和日本,都经常说“空虚”这个词,在中文中,“空虚”这个词基本上是贬义的,《现代汉语词典》在解释“空虚”这个词时是这样说的:“里面没有什么实在的东西;不充实。”(《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编辑部,2002年出版,780页)

中国人说这个人很“空虚”,就是说这个人没有思想,无所事事,很无聊,很无奈的意思。比说中国评论一个没有价值的人时会说:“这个人很是空虚乏味”等等。

而日本《广辞苑》在解释空虚时说:“没有内容。事物的内容和内心空空如也,空寂(むなしい)、空疏。”(《广辞苑》,新村出编,岩波书店,1965年出版,613页),而“空寂”,在日语多不用于贬义,在如上的《广辞苑》中有关“空寂”的第三个解释是“无欲而恬淡”的意思(2156页),颇含褒义。

日本人说道“空”与“无”时,常常带着一种憧憬和向往,这也可能与他们在日常的生活中更受佛教的精神的影响,甚至把“空”与“无”看作一种摆脱人生束缚的自由境地,而且他们常常不认为“空虚”就是什么也没有,而是常把“空虚”看做一种“有”与“存在”。


川端康成在《美丽的日本与我》一文中指出:“此无并非西方式的虚无,倒不如说它是西式虚无的相反,是万有自由所经过之空,是无边无境、无尽藏的心灵宇宙。”

在川端康成的作品《雪国》中,女主人公驹子热爱男主人公岛村,然而岛村是个无为徒食之辈,他不过是一个“通过工作嘲笑自己”,从而产生悲哀梦幻的“虚无”的代言人,他的妻子在东京,雪国也没有把他吸引过来的力量。在《雪国》全篇中,他只不过“3年来了3次”,他注定要回东京,驹子那挚热如火的爱,在岛村那里只得了”像撞击墙壁般空虚的回声”,而且她知道他的爱只不过是一种“美的徒劳”,然而在川端看来,这虚无中的爱是美的,它“虚无得像一朵艳丽面濡湿的花”(川端康成《舞姬》中语)--不是为了其他目的而开放,而是为了开放而开放。花的美在于它作为花而红、而黄,而不在乎它会结出什么有实用价值的果实与种子。虚无的爱正像花一样,爱本身就是价值,虽然它是不能实现其他目的的徒劳,然而它是美,是生命之花鲜活的美,美的价值在美本身,面不在于实现某种功利。如果爱得到了实现,得到了某种物质生活的肯定,那它将和一切得到物质肯定的事物一样,要有一定物质的限定,要走向衰老、走向破灭,它将失去美的意义。只有和虚无相联系的美,才是一种超时空的心灵的永恒,在心灵的感知中,它永远是青春生命初绽的花朵。



《雪国》中主人公驹子的原型松茸。摄影者不明。来自维基百科、

日本的俳句也是如此,诗有时描写的是现实的生活,有时是在没有现实的空虚中占据位置。

尻立てて蜷の歩みし道ならむ(大石悦子)

这首俳句翻译成中文就是:那是翘起屁股的淡水小螺走过的道路吧?

那个淡水小螺走过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道路呢?是草叶上一道痕迹吗?是石纹种的一线潮湿吗?但是这个淡水小螺的痕迹,肯定会在阳光下马上消失的,而俳人却用一句充满幽默感的俳句,填补了已经消失的永恒空虚,难道文字不也是如此吗?写出一串意义,让空虚再生于笔记。





还有一首俳句写道:外套の裏は緋になりき明治の雪(山口青邨)

这首俳句翻译成中文就是:在外套的里子里变成了绯红色的明治之雪。

那个古旧的外套,可能跨越了明治、大正、昭和三个时代,可能作者在明治的末期穿着这个外套曾走过一场飞雪,也可能是一件传辈的外套,从祖父或者爷爷那里传下来的,那在比较远久的时代留下的雪痕,在岁月的流逝中变成了绯红色,空虚的时间在消失的过程中有了色彩,色彩就是时间,褪色也是时间的褪色,而时间也会为虚无加色,明治的雪永远地消失了,而它却在时间中内化成外套里面的绯红色印痕。


张石 摄影


日本人美意识,认同佛教的一切皆空,同时也让现实从空虚中流出,世界就是这样周而复始,空虚不会消失,因为有人的美意识在,人们会用美的文字和图画去填补空虚,创造出一种崭新的现实。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988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