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李长声:作家的服务精神
日期: 20年09月2期 阅读: 176
李长声
    

川端康成的小说《雪国》很有名,特别是开头,写道:“穿过国境的长隧道就是雪国,夜的底下变白了。”这个“国”当然不是指国家,以致有译者煞费苦心,把“雪国”译作雪乡,把“国境”译作县界,就好像我们把吴国赵国燕国的边界叫省界,北国风光也得说北方风光才是。有意思的是,日本人读这个开头也有为难之处,那就是“国境”怎么读。日语有音读和训读,“国境”的音读是こっきょう,训读是くにざかい,到底读哪个呢?这要怪川端康成,他当年没给这个词写上“振假名”。


   
 所谓“振假名”,是在汉字的旁边附加假名,告诉读者怎么读,也就是注音。“振”,日语有标上之意。印书通常用五号铅字,“振假名”用七号,相当于英国一种旧字号的大小,印刷业也叫它“Ruby”。


    
《雪国》中主人公驹子的原型松茸。摄影者不明。来自维基百科、

奈良时代(710年至784年)有学问的僧人训读汉文用“训点”,后来演化出“振假名”。江户时代(1603年至1867年)出版业兴盛,通俗读物尽量用假名给汉字标明读音,以便阅读。常说那时候识字率很高,其实很多人识的是假名,并不是汉字。江户年间语言文化由三个层次构成:上层达官贵人使用纯粹的汉文,中层办公用的是汉字和假名相混杂的和文,底层民众只会说当地话。男人不认识汉字,写不来和文,很有点丢脸,写信就托老婆代笔,因为女性可以用假名写,本来假名也叫“女手”,为她们专用,然后在丈夫名下署一个“内”字。明治时代(1868年至1912年)以来图书、杂志、报纸等面向一般读者的出版物都会给难读的、容易读错的、多种读法的汉字标注“振假名”。作家或编辑不难为读者,这也是一种服务精神吧。好像在中国,作家用生僻字,那是学问,读者一边读一边查字典,那是好学。若也像“振假名”一样给难认的字注拼音,当众念稿子,即使不解其意,也不至于念错,贻笑天下。
    
日本战败后,有个叫山本有三的作家提议彻底废除“振假名”,因为没有振假名就不会念字是可耻的,但几十年过去,“振”以假名仍然是出版习惯。而且,漫画、歌词、小说还玩起“振假名”,例如“男”字,不注“男”的读音,却注上“人”的假名,赋予这个字双重含义。山本有三把“振假名”叫作“黑虫子”,而作家井上厦说:再给勤勉的黑虫子撒驱除剂,日语就稀里哗啦了。
    
起名可以用哪些汉字,日本有严格的规定,但怎么念由自己做主,所以同一个汉字弄出好多种念法,即使像郭沫若那样识字多的人也可能念错人家的名字。填写表格时,姓名都要求写上假名,叫“读假名”。这真是自找麻烦。
    以前看过青铜器展览,器物千奇,名称也百怪,暗想:办展的人多一点服务精神,给标上拼音该多好,七十来岁以下的人都学过。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980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