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本名义GDP跌至世界第四,被德国反超
日期: 2024/02/15 10:30


NNN视频截图

中文导报讯 日本内阁府2月15日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日本2023年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为591.482万亿日元。换算成美元为4.2106万亿美元,被德国反超,跌至全球第四。

据日本电视台消息,日本的名义GDP从世界第三位下降到世界第四位,被德国反超。

内阁府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10月至12月期间日本GDP年增长率为负0.4%,连续两季负增长。

名义GDP是按当年市场价格计算的一年所生产的全部产品和劳务的价值。名义GDP包括货物和服务的价格变动在内,体现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活动水平。相较实际GDP,名义GDP更易受到市场价格波动影响。在2023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曾预测,2023年日本的名义GDP将被德国反超,跌至全球第四位。

1968年,日本GDP超过当时的联邦德国(西德)稳居世界第三,经过几十年,如今的日本却又被德国超越,重新回到第四的位置。但是2023年德国GDP之所以能够超过日本,主要是因为两个字“名义”,名义GDP和实际GDP有着很大的差异。

如果用美元计价的话,2023年德国由于通货膨胀的原因,其货币客观上是升值的,而日元则打大幅贬值,所以用美元计价显示的日本GDP就会严重缩水。数据显示,德国2023年通货膨胀率高达6%,而德国GDP的第一大支撑是消费,消费占据了德国GDP总额的大约40%,所以由于通货膨胀的影响,德国的GDP在以美元计价的情况下得到了极大提升。而这是德国的“名义GDP”能够超过日本的根本原因。

第一生命研究所的执行经济学家表示,日本GDP下降的主要因素是汇率变动。他指出:“日元贬值使得日本经济总量(以美元计算)缩小”。汇率的变化可以显著影响以美元计算的国家GDP,从而影响各国经济规模的直接比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日本经济将从2012年的6.3万亿美元缩减至2023年的4.2万亿美元左右(以美元计算),这种缩减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USD/JPY从80下跌到2023年的141左右。然而,如果用名义日元计算,这段时间内日本经济实际上可能增长了超过12%。尽管从美元视角看日本经济似乎在缩小,但从本国货币的角度看,经济实际上是在增长的。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日本和德国在许多方面存在共同点,尤其是在面临的挑战方面:

1)人口老龄化:日本和德国都有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但日本在这方面更为严重,日本人口自2010年开始持续下降,日本人口老龄化导致劳动力供应减少。随着日本生育率低于维持人口稳定所需的更替水平,加之居民平均寿命延长,劳动力市场的慢性短缺问题将会加剧。同时老年人往往消费较少,老年人口比例的增加可能会导致消费模式发生变化,从而导致私人消费增长乏力。

2)自然资源稀缺:日本和德国都面临自然资源稀缺的问题,这迫使它们依赖进口来满足能源和原材料的需求。

3)依赖出口和汽车产业:两国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出口(尤其是汽车产业),这使得它们对全球市场的波动和国际贸易政策变化非常敏感。

据媒体报道,尽管这次日本在全球经济排名中失去地位,日本国内对排名变化的担忧并没有2010年中国经济超过日本时的那么强烈,因为日本的人口缩减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在本币计价的人均GDP保持稳定。尽管总体经济规模可能缩小,但平均而言,国民的生活水平并未因此受到负面影响。

关联阅读:前有德国后有印度:被夹击的日本GDP一跌再跌?

当地时间15日,日本内阁府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2023年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1.9%,反映物价上涨的GDP名义增长率为5.7%。2023年日本GDP初步统计数据为591.482万亿日元,约合42106亿美元,低于德国的44561亿美元。日本的名义GDP从世界第三位下降到世界第四位,被德国反超。

面对日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趋势和产业创新减速,日本经济长期处于疲软状态。此次被德国超越,直接原因看似是偶然的汇率问题,但深层原因正一步步凸显。此外,日本要被泼的冷水可能不止一“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6年,日本GDP很可能要被印度超越,进一步跌至世界第五。如果成真,日本可谓是雪上加霜,经济颓势如何逆转?

对于德国而言,日本一直是其经济发展的关注点。二战结束后,西德的经济迅速崛起,一度位居全球第二。

然而,随着20世纪60年代日本经济腾飞,日本在1968年超越了当时的西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此后,两国间经济差距逐渐扩大,到2000年,日本的经济规模已跃升为德国的2.5倍,使得德国难以望其项背。

时过境迁,到了2024年,日本的“神话”终于被德国赶超。

不过,当前的德国经济似乎并没有“超过日本”所带来的振奋迹象。2023年12月中旬,德国化学工业协会主席马库斯·施泰莱曼曾表达危机感,“我们正处于一个又深又长的低谷”。德国越来越多的企业预计,2025年之前经营环境不会好转。

受到直接影响的德国经济,是否真的在增长?事实上,这是日本经济长年在走“下坡路”。

——汇率成关键因素

2023年10月,IMF就曾发布德国GDP将超越日本这一预测。当时,日元兑美元汇率一直在150附近徘徊,几乎跌至33年以来的最低点,尽管在2024年1月前后略有回升,但随后又跌至了150关口附近。

《日本经济新闻》指出,此次德国GDP赶超日本,是在两国经济均处于低增长的状态下发生的。德国受乌克兰危机引发的高通胀和欧洲央行的快速加息影响,2023年实际增长率为负0.1%。德国经济咨询委员会的统计则显示,对于象征经济实力的潜在增长率,德国2022年为0.4%,甚至低于日本的0.5%。

日本三菱UFJ研究调查机构也分析称,除日元贬值外,物价上涨以及欧元兑美元升值也推高了德国GDP。假设欧元汇率和日德名义GDP中的物价因素是一定的,且美元和日元的汇率为日元大幅贬值前的1:132左右,日德两国的GDP应该处于相同水平。

——“低迷经济中挣扎”

“20世纪80年代末,日本人比美国人富裕,而现在他们的收入却不及英国人。”这是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24日针对日本当前经济形势的描述。报道指出,“几十年来,日本一直在低迷的经济中挣扎,并在对变革的强烈抵制和对过去的顽固依恋中踌躇不前。”

尽管此次被德国反超存在一定偶然性,但日本经济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经历“泡沫破裂”后便一蹶不振。《日本经济新闻》指出,20多年来,日本一味依靠货币宽松和财政刺激来刺激需求,产业结构新陈代谢缓慢,而在这段时间里,欧美主要国家的生产效率却有了不少提高。

此次导致日本GDP被反超的主要原因之一——日元贬值,也是因为日本经济一直未能提高其增长力所致。

报道还列举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指出从人均年间劳动时间来看,日本2022年为1607小时,比德国多出20%。而世界银行2022年的数据则显示,从15至64岁劳动年龄人口的人均实际GDP来看,日本为6.16万美元左右,比德国少了10%。

也就是说,日本的劳动力进行相对更长时间的劳动,并未产生更好的效果。

这也反映到了经济数据上。日本《朝日新闻》指出,从长期来看,德国的经济增长率显然超过了日本,两国经济规模差距也在逐年减小。根据IMF的数据,两国在2000年至2022年经济的平均实际增长率,德国为1.2%,而日本仅为0.7%。

分析认为,经济的持续颓势,预计将使得日本在全球的影响力进一步下滑。对于日本而言,要想实现“逆转”,不断努力提高生产效率,几乎是唯一途径。

日本前任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曾针对GDP可能被德国超越一事回应道,“日本的增长潜力确实已经落后,且仍然低迷”。西村称,日本希望通过一揽子计划,来夺回过去20年或30年来“失去”的经济地位。

——海外投资实现一定的顺差

目前,日本的贸易立国身影已经模糊。智能手机和半导体等电子设备是一个象征,在这方面日本2022年出口为17.3万亿日元,进口为17.2万亿日元,基本相同。贸易顺差仅为817亿日元,逆差近在眼前。

在1988年至2008年,日本基本上稳定实现6万亿至8万亿日元左右的贸易顺差。当时在半导体和液晶电视等领域,日本企业具有强劲势头。以2008年雷曼危机为转折点,生产不断向海外转移,同时业务出现萎缩,出口难以增加。

汽车等运输设备和一般机械方面,日本2022年分别实现15.7万亿日元、9.6万亿日元的顺差。变革的潮流正在到来,纯电动汽车厂商美国特斯拉在总市值上超过丰田。如果不能积极抓住技术趋势的变化,有可能重蹈电子行业的覆辙。

2月8日,日本财务省发布了2023年国际收支统计(速报值)显示,反映贸易、投资等与海外交易情况的经常项目收支顺差为20.6295万亿日元,较上年增长92.5%。资源价格上涨告一段落,使得贸易逆差缩小。

日本2023年的贸易收支为逆差6.6290万亿日元,逆差额同比缩小57.9%。进口额为106.9032万亿日元,同比减少6.6%。出口增长1.5%,达到100.2743万亿日元。受半导体短缺有所缓解等因素影响,汽车出口额增长32.7%。

反映海外利息和分红收入的第一次所得收支增长0.3%,实现了34.5573万亿日元顺差,创下了历史新高。

由于日本以外的利率上升,利息收入增加,证券投资收益增长17.5%,达到1.2953万亿日元。服务收支为逆差3.2026万亿日元,逆差幅度缩小42.1%。

2023年的访日游客数量为2506万人,恢复到2019年的8成,旅游收支为顺差3.4037万亿日元,创下历史新高。包含信息处理、搜索引擎等在内的“通信、计算机、信息服务”收支为1万6745亿日元逆差。

日本正在加强投资立国的色彩,但面临的课题也很多。如果无法将这些海外投资的收益吸引回日本,或并未扩大增长乏力的外国企业的对日直接投资,推动日本国内产业增长的投资将变得缺乏。

——老龄化和少子化形式严峻

面对日益严峻的少子化和老龄化,要想提高处于低水平的劳动生产效率,并非易事。

《日本经济新闻》认为,日德两国都在迈向老龄化,劳动力不足导致的经济下行压力巨大。为了再次加快增长,日本有必要通过彻底实现同工同酬等方式,继续挖掘高龄劳动者潜力。此外,进一步吸引外资也很重要。然而,前景似乎并不乐观。

IMF组织预计,日本下一次“被超越”或将很快来到:印度将在2026年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日本的GDP总量届时则将再次下滑,跌至世界第五。

如果预测成真,这对于本就在泥潭中挣扎的日本经济来说,无异于又当头浇下“一盆冷水”。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20558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