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江歌血案”三大关联人物追迹
日期: 17年12月2期 阅读: 640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备受瞩目的中国女留学生江歌(当时24岁,研究生)被害案12月11在东京地方法庭开庭审理,被告人陈世峰(26岁)在法庭陈述中又爆新料,又增添此案新新疑团,随着案件的审理,真相也将在最后一刻揭开谜底。

江歌母亲面对庭审 心情复杂

12月11日,引发舆论极大关注的江歌遇害案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开庭审理。近一段时间江歌母亲江秋莲忙于征集判处陈世峰死刑的请愿签名,并频繁会见律师及检察官,准备开庭事宜心力交瘁,江秋莲面对媒体时表示,临近庭审,心情非常复杂。

据了解,江秋莲于11月初期抵达东京,随后便展开了一系列签名请愿活动的准备工作。她表示,虽然期间得到了很多华人华侨的帮助,但仍然感觉到在日本打官司,语言不通是最大的难题。从江歌遇害到现在的400多天时间里,江秋莲寝食难安,身体每况愈下。她说,如不是为亡女讨回公道,自己早已随江歌而去。

 江歌母亲江秋莲在记者会上。

12月10日,江歌母亲江秋莲还于庭审前一天在东京浅草公会堂召开了媒体见面会,她会努力争取犯罪嫌疑人陈世峰死刑。

12月11日上午7时许,日本东京,开庭前夕,江秋莲在女儿的生前公寓进行短暂祭拜。他表示,自己对庭审表示期待,并称希望江歌能放心。

12月11日上午10时,江歌案正式进入庭审阶段。

根据庭审现场法医描述,江歌身上多处受伤,颈部左总颈动脉伤口很深,致命伤被刺过两次,其余六处被刺过一次。手指上有五处伤口,为防御性受伤。全身共11-12处伤,其中致命伤被切到气管位置,几秒之内就会失去呼吸,之后就没有力气躲闪。在致命伤之前已有5-6刀防御伤。伤口分为两种刀伤,一种是垂直的刺伤,一种是平行的切伤。

  江歌母亲江秋莲在记者会上。

法医解释,江歌手腕上也有防御性伤口。据此推测,在遭受致命伤之前,江歌先和陈世峰发生了冲突。左总颈部动脉,血管3至5毫米,刺到最深处,动脉被切开,脑部血流减少,极短时间失去意识。伤口深6.5-8厘米。形成致命伤。江歌被刺颈部11-12次。颈部左总颈动脉,失血如同瀑布,瞬间几秒失去意识,同一个部位伤口很深,被刺两次。多处伤口被刺后,刀又被拔出,再刺。江歌手指多处防御伤 。

期间,江秋莲多次出声痛哭。听颈部伤状况时,倒在旁边中国友人肩上。听到江歌被刺11-12次,江母伏在桌上,抬不起头痛哭。

下午开庭,是法医对江歌刀伤的检查结果的解释作证。周围有人担心江秋莲精神上受不了,但是江秋莲表示说,为了江歌,我挺得住。

据日本地方裁判所的网上公示,庭审将持续至12月18日中午,20日下午3点宣告判决。江秋莲之前曾透露,除刑事诉讼外,自己还会对陈世峰提起民事诉讼以及民事赔偿

刘鑫:究竟说没说谎?

江歌在公寓门前被杀害,凶手是室友刘鑫前男友,刘鑫先江歌一步进门得以幸存。江歌妈妈一直觉得刘鑫在撒谎,刘鑫一直不承认。对于刘鑫的责任,随即也引发了社会的大讨论。随着12月11日该案开庭,刘鑫的一系列作为引发更多的道德拷问。

一年前,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杀案引发关注,据悉江歌疑因保护室友刘鑫而被其前男友杀害。事后刘鑫一直没有露面,甚至双方在网络上一度发生冲突。通过《新京报》视频出品的人物专访栏目《局面》,刘鑫在江歌去世294天后,向人们回忆了案发当时她的经历,并首次回应“当时是否锁门”这一问题。

案发当天下午,刘鑫前男友陈世峰突然出现在江歌和刘鑫租住的公寓,在门口“按门铃”“堵住猫眼”“自言自语”。

当时刘鑫独自在屋内,对陈找到她的住址很意外,她不想见陈,于是微信叫江歌回家,帮助和陈世峰交涉。江歌赶回后,请陈世峰离开,陈未听从,双方发生短暂的言辞冲突。之后陈世峰一直尾随刘鑫到打工的拉面馆,路上威胁刘鑫“不复合就用自己的方式解决”。在采访中,刘鑫描述了她当时对陈这些行为的判断......
刘鑫承认江歌的死与自己有关,但也强调,“我真的没有锁门。警察来了我是直接推门的,完全没有先开锁再推门的印象。”

刘鑫描述事发过程:她在屋内听到江歌在门外大叫了一声,于是推开门,但被大力弹回。她说当时猫眼被挡住看不出去,承认自己后来的确因为胆小,不敢开门。“我到现在都后悔,三叔(江歌)在外面受伤害了,我却没有勇气出去看一眼……”面对追问,刘鑫说自己并未听到江歌的求救,她在屋里一直呆到警察把江歌送到医院才出来,看到一地江歌的血。

然而,12月11日开庭后警方提供的证据和陈世峰的供述却质疑刘鑫的说法。

初审日,东京地方法院前人头攒动。

在日本警方提供的110的录音里,清晰的录下了刘鑫说的一句话,“ 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陈世峰在法庭上表现得很冷静,脸色苍白,穿着拖鞋。日本警方指控陈世峰杀人手段凶残,而且带了换洗衣服,是有预谋的杀人,而陈世峰的律师称,那些衣物是他准备送去洗衣店的,他还用手机查过附近有没有干洗店。警方指控凶器的水果刀来自陈世峰的大东文化大学的研究室里,但是陈世峰坚决否认,称是刘鑫看到他来了,就递给了江歌一把水果刀,并且锁上了房门。任凭江歌不断在门外用手肘按门铃。

对此,有公众号指出,刘鑫撒了三个谎:其一、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刀是自己递的;其二、都递刀了,居然跟面对媒体说不知道门外是谁;其三、无论是江歌妈妈还是媒体来问,都咬死说自己没锁门。

但是目前陈世峰的说法是否为真,还无法确定。随着案件的审理,真相也将在最后一刻揭开谜底。


陈世峰何许人也?


陈世峰,男,1991年1月19日出生于宁夏吴忠盐池县,籍贯陕西榆林定边县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2013届毕业生,日本东京大东文化大学汉语研究科研究生。

网传陈世峰为山西人,但江歌妈妈江秋莲通过个人实名认证微博报料称,陈世峰的户口所在地为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定边镇定中巷二组。

据国内媒体报道,定边县公安局南关派出所证实,陈世峰的户口确在定边县定边镇定中巷二组,“是挂在其他人下面的。”

定边镇长城街社区支书白云霞说,定中巷二组现已基本被拆迁完毕,只剩下几家,分属几个社区在管,“不知道有陈世峰这个人。”

南关派出所一位民警说:“陈世峰只是将户口挂在这边,不在这边常住。”据其透露,定中巷二组陈世峰户籍所在区域由西关民族社区管辖。

西关民族社区主任冯华直言:“能肯定的是,他只是户口挂在我们这边,不是常住居民。我们这边人户分离现象比较严重。哪怕查只能查到挂户信息,没有居住信息。”

冯华说:“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定边石油大开发,所以经济很发达,有些人有钱后,会把房子买在银川或者省会西安,直接上户,银川距离陕北近,而且是少数民族地区,高考有加分政策。所以很多人迁去了那边。”

  此外,江歌的妈妈江秋莲在网上曝出,陈世峰2009年毕业于银川某中学。曾任该中学2009届高三班主任的张老师在接受采访时,一开始表示对陈世峰没有印象,当记者提及考上华侨大学那个学生时,他说:“好像那个后生是靠喜欢计算机走的什么竞赛上的(大学),基础课差得很。”但记者进一步采访时,其又否认了这一说法。

2009年陈世峰进入厦门华侨大学华文学院对外汉语专业学习。他的同班一位同学说,陈世峰在学校成绩并不算优异,但表现十分活跃,参加了不少活动;大一时曾是班长,班级的qq群是他创建的。陈世峰曾对他说起过,他“从小不和父母一起”。

  这位同学说,陈世峰在学校不是优等生,我们男生少,他算得上“级草”,很多女生喜欢,比较引人注目罢了。他在大学的女朋友不止一个。 “我们感觉他挺圆滑心机的,觉得他挺爱装,比较喜欢端着,看起来很潇洒,讲话也很有腔调。误以为他很理智成熟,万万没想到他会打人甚至杀人。”


  江歌案发生后,陈世峰的前女友曾发帖痛诉她被陈打的经历。帖子写道:

他彻底被我激怒了,把我拖到几步外的树荫里。他把我踹在条凳上,踹我的肚子,我的后背抵着后面固定在地上的石方桌。说了一句:“你他妈以为你是谁”,然后狠狠的给我扇了回去。
 
女友的同学说,当时陈世峰打前女友的事情,她们年级基本都知道,因为这事好多女生对陈世峰有了另外一种看法。“以前他是大家心中很崇拜的学长,经常参加各种活动,人挺帅的,学习也不错。”。

11月14日下午,华侨大学官微也回应了陈世峰在学校的纠纷。“在校期间,陈世峰曾与同学发生过纠纷,经老师批评教育,双方达成和解,陈世峰当面向对方道歉。” 并称,陈世峰2009年入读该校华文学院,学习成绩中等,2013年毕业,随后前往泰国担任汉语志愿者。

陈世峰简历:

陈世峰,出生地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盐池县。户口挂靠在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定边镇定中巷二组。

2009年,陈世峰入读华侨大学华文学院,2013年毕业,随后前往泰国担任汉语志愿者,曾在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担任老师,并多次公开出席学校各种活动。

2015年,陈世峰到日本福冈语言学校。

2016年,就读日本东京大东文化大学汉语研究科。

刘鑫和陈世峰就读同一所研究生院,两人因此结识并交往。并在东京都板桥区的一个公寓里同居。但是同居没几个月,两个人出现矛盾,并不断激化。

2016年8月,刘鑫搬离了同居的公寓楼,与陈世峰分手。

刘鑫和陈世峰分手后,先是寄居在打工阿姨住所,后来江歌接纳了她,让她搬到了自己的住处,两人开始同住。

陈世峰后来找刘鑫复合,江歌才和陈世峰有了交集。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7399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