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陈 骏:隔离之后
日期: 20年09月4期 阅读: 257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千院 陈骏

日本回国后酒店隔离十四天,在朋友们的鼓励下写了隔离日记十四篇,发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里,为求生存写得非常克制。小笼子换到大笼子那天,画蛇添足发了一篇“隔离日记之终结篇”,2个半小时后404,朋友们恭喜我画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确实感到自满。这年头不被封杀几篇在朋友圈里是很没面子的,就像你自称参加过长征身上连个伤疤也没有一样。隔离日记有了点人气,朝阳群众闻封而至,树大招封实属意料之内,俗称“人来封”。封了,我以此为荣。

有朋友叫我把终结篇删去敏感词重发,算了,我哪里知道它的G点在啥地方,更何况我也是有底线滴。也有朋友说洁本就不好看了,对的,老朋友黑白子的祖师爷弗洛伊德说过,没有G点,哪来高潮。我默默地把终结篇贴到自家的大本营里做个纪念。

终结篇贴了,自己又读了三遍,写得真特么的好。不就是敏感瓷么,不就是含沙射影指桑骂槐么,哈哈罪有应得。冰爷被朝阳群众举报后发过毒咒,谁举报谁断子绝孙。这话么呵呵。我以前说过,文章向来是越反动越精彩。

隔离结束那天早上,来电请我收拾好行李到电梯口。一开房门只见左邻右舍纷纷出笼拥到电梯口,问电梯里一个全副武装的小女孩为什么我的健康码还是红的,她说你等会问医生。电梯里出去,没有见到所谓的医生,只有两个态度冷淡的临时工,一人发一张释放证就踢出门了。我多嘴再问一声,对方很不耐烦地说,我们只管隔离不管红的绿的。如梦初醒,我毕竟来到了另一个国家,某某之星两周的隔离饭白吃了。期待有个隆重的释放仪式,没想到一分钟就出笼了。

放出来两天了健康码还是红红的。按着屏幕下方“我要申诉”发出n次诉求,申诉无果投诉无门,找了半天发现释放证有个电话号码:若有身体不适请及时联系。马上拨打电话,对方很客气请问有什么事?我大叫不舒服不舒服实在难受啊。对方一下子紧张了哪里不舒服啊?心里不舒服。她说她是医生管不了红绿喜事。

当然,红也有红的好处,比方说乘公交车有点挤,我假装无意打开健康码,哦还是红的。边上的人一下子都闪开了,如果我再咳嗽一声效果更好。朋友说你真的成为红人啦。冤枉啊我是逼绿为红的,册那投诉公众号犯规的反应倒是快的来。

当了三天红人,终于绿了。那天拨通电话投案自首后,傍晚就收到一短信:接受申诉,确认中。说是隔离政策不断调整中,我估计是程序有bug。其实我的两个大学同窗,一个是管理上海医疗信息系统的老大,一个是管理上海大数据的老大,我这点小事就不去打扰他们了。

隔离释放后几天,小区进出,超市进出,基本上就测一下体温OK,我觉得也就是一个形式而已,真的发烧了测得出么?有几次我故意从出口逆行进入小区,他们也没叫我。银行也是,测一下体温,甚至到了一个国家办事机构,我说没手机没健康码,她让我自己填一下身份证号也就放我进去了。只有一次某某中心一定要绿码,我提示释放证也不行,我只好想了一个变通的方式把事情办了。

现阶段的上海很安全,晚上散步看大妈广场舞,偶尔看到一两只口罩,偶尔听到一两声吐痰声。只是有些亲友的防护过度了。不出门不会客不外食不……不……毫无必要。而有些在我看来十分重要的卫生习惯,譬如不随地吐痰,譬如公筷分食……还没有引起大家的足够重视。如何寻找平衡点,是一个可以探讨的话题。每个人的思维方式导致不同的防疫方式,国家也是如此。

还有一件小事要记一笔。那天一时兴起做笼中对,求下联:红人绿卡黄皮肤。朋友圈还是有些喜欢文字游戏的。朋友们的下联,恶搞各有千秋:歪瓜裂枣碎葫芦~~土豪木屐金项链~~狼心狗肺熊模样~~白屋柴门雪夜人~~南囚北逸东洋镜~~白旗赤日青(轻)骨头~~

老中医名声在外,至今还是不断有人来信咨询,有关隔离有关出入境政策。我当然是有问必答。其实很多问题我已经写得够清楚了,我的文字并不深奥,小学语文水平应该能看懂的。至于有些梗,譬如我说烧一锅红烧肉,老地主看了会心一笑,你不笑也没关系。还有一些含沙射影的句子,你不明白也好,有时候当一头猪真的很快乐。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18957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