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尴尬实境史的两重不幸 / ──透视留学潮中专门学校的困顿和迷惑 / ■ 本报记者 向轩
日期: 04年12月1期
  “我们承认自己在管理留学生方面缺乏必要的经验,但是现在的留学生也实在太难管了。通常的情况下,我们要花费2倍的精力去应付这些孩子,就像整天怀揣着一颗定时炸弹一样:担心着他们会不会去向不明,会不会资格外打工,会不会违法乱纪?现在入管局来查我们,媒体指责我们,而那批留学生却不知什么时候又给我们惹出事端。难呀!用一句中国话说,我们这叫‘腹背受敌’。”这是今年8月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门学校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的话。说这话时,他不断焦虑地用食指和中指摩挲着双眉间的皱纹,脸上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苦笑。
  去年轰动列岛的福冈一家四口杀人事件,以及新东京语学院等3家语言学校的东窗事发,都意外地将专门学校推到了台前。专门学校对留学生在籍管理的混乱以及专门学校学生刑事案件频发,成为了日本社会关注的问题。
  5月14日,东京入管局对位于东京都武藏野市的中野商业专门学校进行了入校调查,打响了入管局对专门学校严查整顿的第一枪。
  据东京入国管理局留学就学审查部门首席审查官三浦女士回忆,当时在部分专门学校中留学生人数过多,但出席率却很低,学生最后沦为超期滞在的“黑户口”也不少:“给我们入管局的第一印象是,这些专门学校的在日籍管理十分混乱,学校的入学门坎设得太低。”东京中野商业专门学校是全国拥有外国留学生最多的一家大型专门学校。当时,1042名在校生中只有28名日本学生,其余的基本上都是中国学生。2002年,东京入管局曾对该校在籍的1500名留学生进行入国记录调查时发现,其中140名学生已属非法滞在,占被调查者的10%左右,于是东京入管局不能再对此视而不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东京都入管局还发现,该校留学生上课出席率低,入学考试不严格,留学生中很大一部分在从事非法就劳活动。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该校还有一些签证早过了期限,却依然在籍的留学生,他们全部在外面打“黑工”赚钱。该校管理之混乱,可见一斑。
  6月,东京都入国管理局,东京都生活文化局私学部、新宿区、?谷区、丰岛区的私立学校主管课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东京都的专门学校进行了入校调查。11月24日,经过数月的抽样调查显示,专门学校的实态的确是不容乐观。被查的14所学校中有8所10%以上的留学生因不明去向等理由被除籍,目前处于不法滞在的状况,而学生长期缺席,却不与本人联络的学校有3家,对学生资格外活动无良好把握的有2家,而留学生人数超半数的占抽查学校的43%……一连串的数据,一大堆的事实,再次暴露了专门学校的问题,专门学校不能回避,也无法回避。

当专门学校成为“临时避难所”

  目前,东京都共有444家专修学校,其中可以接受留学生入校的专门学校有217家。截止平成16年5月的统计,东京都专门学校共有留学生12,382人,其中,中国留学生占67.5%,约为8,361人。
  专门学校的留学生主要集中于新宿、?谷、丰岛三区内,三区的专门学校的留学生约占总人数的半数以上,达6,337人。
  从90年代初,大批的中国留学生涌入专门学校。他们进入专门学校主要有2个原因。其一是由于学力能力不强,考不上大学,所以只能考专门学校,待毕业后靠一份技术就业;其二,是专门学校课时较少,相对于私立大学的学费要低,先考入专门学校,混2年签证,靠这2年积攒一下钱,为考大学做准备,专门学校就这样成为了中国留学生的“临时避难所”。
  而另一方面,专门学校也因为近年来日本社会的“少子化”现象而忧心忡忡,学校生源紧缺,只能依靠大量招收外国留学生来填补这个空缺,这看上去是一桩两全齐美的好事,但隐藏了太多的隐患,包容了太多的矛盾。
  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平成2年6月29日颁布的文学留第168号文件规定,专门学校的留学生人数不得超过半数,但据东京入管局在今年4月对东京都、?斡裣氐?0所专门学校进行抽样调查时发现,其中部分专门学校里的学生全部是中国人,或90%以上是中国留学生。
  东京都生活文化局私学部私学行政课担当白石先生对记者说:“专修学校和专门学校原本是为日本人提供职业培训而开办的学校。原先它只针对日本学生,现在忽然涌进了那么多中国留学生,这些学校便乱了阵脚。要知道,虽然同样是教育,但教育本国孩子和教育外国孩子的方式是不同的,因为外国留学生还有一个在籍管理和生活指导的责任,但本国孩子却完全不用顾及。”
不少专门学校在大量招收留学生后,依然以老路线老方式进行教育,当然会造成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一位在新宿某专门学校学习的中国留学生顾某对记者说:“上班时,老师根本不管我们。他一个人在台上讲课,但台下的同学睡觉的睡觉,说话的说话,用手机互发短信的也大有人在。一开始,我很不习惯,但现在习惯了,日本学校好像都是这样的,主要培养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并不是强迫孩子去学习。”
  但这样的教育方法,却让以打工为目的来日留学的学生们有了可趁之机,反正学校的管理不严,不上学也没有人管,旷课逃学的孩子越来越多。
  同时,专门学校大多在进学考试上把握不严,甚至有的学校在选拔入校时,根本没有设置面试和日本语能力考核,只是对学生提交的个人资格进行审核,这使大量差生鱼目混珠地涌进校园,人为地使学校的在籍管理难上加难。
  这种眼睛只盯牢眼前利益的短期行为,成为了专门学校的致命伤,陷入尴尬境地,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专门学校的角色

  情报学专业的专门学校学生许勇对记者说:“在学校里,有这样一种奇怪的现象,要是你没有交齐学费的话,学校会天天给你挂电话,把你的手机打爆;一旦你交齐学费后,哪怕你一连十几天不去上学,你也不会接到学校的任何一个电话。在学校眼里,好学生和坏学生有一个这样的界定,这就是你能否按时交齐学费。”
  日本的专门学校都是私立的,也就是在教育的同时还必须注重学校的经济效益,于是不少学校很自然将经济利益放在了第一位,而忽视了对学生的培养和教育。
  今年6月,东京入管局方面曾向外界透露,“目前有不少专门学校留学生人数过多,但教师人数明显不足,有的甚至没有老师开课,对学生放任自流。我们将针对这些问题对专门学校进行严格审查,必要时将取消其认定资格。”
  闻听这一消息,目前已考入私立大学的陈仁辛拍手叫好:“活该!这些学校早该整顿一下了。外面都说我们中国学生将专门学校当作‘避难所’,但这个避难所又脏又破,管理人员凶悍无理,对学生的盘剥很厉害。”
  回忆起以前专门学校的日子,陈先生称,那是一段误入狼窝的日子。学校里学生在拼命地打工赚钞票,全然不把学业放在眼里,“打工第一位,第二位才是学习。”这句真理在学校里十分流行,而学校也在拼命地从学生的口袋里抢钞票──动不动要求同学买一些额外的教材。“我中途考上了大学,要求退学,但校方硬要我多交一个月的学费,不然不给出具在学证明。这不是抢钱,是什么?”
  村上学园的邱圣子老师是台湾人,用她的话来说,对待中国留学生要用中国的教育方式,要严格,要周到,要细微。“所有学校在这些孩子面前要承担两种角色,第一是学校的角色,第二是母亲的角色,但这对大多专门学校来说是很困难的,首先,他们只是一个经营者,从常理上,他们没必要付出那么多努力,其次,他们根本不了解中国的教育方式,中国学生是老师用教鞭敲讲台才会安静听课的,中国的教育方式从古到今都讲究严,评判老师的好坏也是看其严厉与否。古时候的老师桌上是有一块戒尺的,对不对?但在日本,几乎没有一个学校是老师站在讲台上,面红耳赤地训斥学生的,所以大量留学生的涌入,使学校不习惯了,也使学生们也不习惯了。”
  于是尴尬出现了,学校方一再哀叹,中国学生怎么这么“坏”?而学生们则在想,专门学校怎么这样不负责?

学生难管难于登天

  对于学生们的不争气,专门学校的老师有着共同叹息:“中国留学生怎么就这样不听话?今天要参加实践操作课,要求每个人必须提早半个小时到校,中国学生中肯定有人迟到,而且肯定有人忘了带必备的学习用品。”一位专门学校的老师这样说。
  尽管老师重复了多少遍,必须按时上下课,不旷课,不要资格外打工,但是学生们对这些劝戒也只是姑妄听之,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村上学园的邱圣子老师举了一个例子,“上学期,我们收了3个从新东京语学院考入我校的孩子。在他们以前的学校事发后,他们3个一起找到我,问我会不会影响到他们以后的签证。我就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每天好好上学,不在外面惹事生非,学校一定想办法把他们留下!”当时,作这个决定和许诺很不容易,因为担心会引火烧身。把从4个问题语言学校毕业的学生开除的专门学校也有不少,“但没想到,其中有一个孩子依然我行我素,经常不来上课,我给他打电话,他就推托说生病了,出席率低于70%,临到续办签证的时候,他冲进办公室对我说,要补足出席率需要多少钱!我说你说什么?你的话我听不懂,也不想听第二遍。所以现在请你出去。最后3位同学中,就只有他的签证被拒签。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怨他不争气。”
  不争气的学生还很多,有些专门学校的负责人称,“自从这些中国留学生入校后,学校的风气也变了。烟蒂满校园都是,还往池塘里丢,养了近十年的鲤鱼被这些学生毒死了。”也有些专门学校谈到中国留学生中的“坏学生”直摇头,称自己像傻瓜一样被那些学生“耍”,“到现在,我们不得不像防骗子一样,不信任他们每一个人。”
  以前一些学校照顾到中国留学生的经济状态,可以先入校再逐月付齐学费的,但目前这类措施全部取消了,因为不少中国学生拿到签证就不明去向,学费不付,连课也不上了。
  邱老师说:“我们学校就出过这样的事情。一个延边的朝鲜族女孩,来我校面试,先交了70%的学费。拿到签证后,她就不见了,她入学时填写的联系电话都是假的,我们老师还想尽最后一丝努力,催促她来学校上学,便依照她所填写的家庭住址找了过去,去了后才发现她填写的地址处,只竖着一根电线杆!是不是让人很伤心,为了她我们老师花了多少心思,结果遇到一个‘骗子’。而这个‘骗子’所犯下的错误,要我们学校为她负担,这是多么不公平的事情。”
  11月24日,东京都生活文化局私学部私学行政课对专门学校提出了“强化指导的管理指针”,该管理指针包含7点措施,包括学校在招生时必须进行入学选拔考试,并对学习日本语的能力和学习欲望有一定的把握,严格控制留学生人数;要求学校设置专职的生活指导教职员,对留学生的联系方法以及学习以外的生活有一定把握;希望专门学校掌握毕业生的进学和就职状况;要求专门学校定期向入管局报告在籍学生的状况;协助入国管理局等行政机关的调查工作;关心在学中留学生的学习和生活……这7项原则可以说是给专门学校套上了“紧箍咒”,不管是非在谁,一切都从学校管理开刀。
  东京入管局总务处的负责人说:“我们只希望给留学生提供一个最好的学习环境。”但专门学校的尴尬却是可以想象的,“少子化”的社会现象和私立经营的特征使他们不得不步语言学校的后尘,开始重新为自己定位:是对留学生施行严压式管理,还是继续成为入管局的“眼中钉”?相信各专门学校虽不情愿,但也都有了自己的决定。
  也许正如私立专门学校振兴会的有我明则先生说的那样:“应该相信大部分的专门学校是好的,即使有一些不好的学校,单方面地指责学校也是不对的。如何让专门学校走出面前的尴尬困境,是一个需要认真探讨的问题,并不是一日两日就可以解决的……专门学校不能就这样下去,如此纷乱的局面包含着两重的不幸,学校的不幸以及学生本人的不幸。”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3/895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