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苏蒂妮:在异乡经历失业
日期: 24年07月2期


中文导报  东瀛岁月
作者:苏蒂妮

2007年我结婚的时候,和丈夫洪七是一穷二白。洪七用自己单身时的积蓄,租了一间2DK的小公寓——日本的公寓很小的,前期费用又很高,再用剩下的钱,买了简单的家用电器,其余的,等我过来了再买。

我回国半年后,带了150万日币过来,又加上家婆以及亲戚们给的结婚贺礼钱,总共有200万日币,一次性存下了,在我的户头上。

11月,我刚来一个月,就去找班上了。在一家工厂,松下旗下的电子厂,做派遣,那时时给是1000日币,算上加班,一个月有20来万日币。那时刚结婚,就像王小波描述的那样,在20来岁的年纪,以为美好的生活,在那等着我呢。我心里也在呐喊,啊,未来,我来了。

一转眼2008年,遭遇全球经济危机,美国的雷曼银行破产,连带着制造业全部受牵连,企业订单锐减,厂家立即开始裁员,无论你之前多努力,派遣员工是第一梯队,我们那家派遣公司被一锅端。这是一家巴西人开的派遣公司,老板是日系南美人,40来岁,肥肥的巴西男人,叫守,mamoru,姓什么不知道,巴西人之间都是直呼其名的。

这巴西人老板呢,蛮喜欢我们中国人的,因为踏实努力,南美人总是隔三岔五的请假,问公司借钱,自由散漫,我们中国人是不可能的,每个月的满勤奖都是我们拿,所以他对我们印象很好,知道中国人爱钱。他家公司旗下有好几个中国人,都是徐姐介绍的,一般巴西人不太愿意用不是自己本国的人。

后来我们被解雇,他也觉抱歉,其实他也失去了经济来源。那家电子厂有两家派遣公司,都是巴西人开的,一家是月伯,就是我们这家,一家叫just,是另一个巴西人开的。它开除了我们这一家,留下了那一家,所以我当时失业在家,拿了5个月的失业保险金,又利用这时间,去考了个驾照。

因为整体经济不透明,我闲散在家,很是无聊,时隔两年,又联系了这月伯的巴西人老板,守,他介绍了我另一份工作,还是派遣,还是松下旗下的,是上一家工厂的子工厂,只不过时薪降了,这时变为了850日币,是2010年的事。他问我嫌不嫌少?我摇摇头,不嫌弃,只要有活干就行。在时代面前,工资不升反降,但也总比没有工作好,因为经历了失业的恐惧,只要给钱,什么话都能干。当时我们这本地最低时薪是717日币。

在那家公司干了七八年,前前后后算上,快10年,在制造业。2018年,我辞去工作,来了酒店打零工,转行服务业,这一回终于是直接雇佣了。

刚结婚时,对未来是有期盼的,那时和洪七天天跑去看房子,因为年轻,又是双职工,准备买新筑一户建,看了一家又一家,想着反正美好的未来在前方等着我们呢。谁知这金融危机一来,给了我当头一棒,使我清醒了,知道了现金的重要性。在信贷危机面前,不能背贷款,把自己未来的30年提前卖出去。

失业在家的那一年多,我也是很焦急的,洪七一人上班养家,未来看不到希望。因为我妈妈生病的原因,花费了大量的医药费,导致年轻的我,落下了怕穷的心理,手里没钱,心就会开始发慌。

现在进入40岁年代,有时也会回头去望,若是当年买下房子会如何?其实也不会如何,当年房价低,以我们的能力,这时候贷款也已经还完了。但是当时不敢这么想,因为是没把握的事,大量的人被裁员,巴西人住在桥洞里的新闻,时不时上电视,弄得人心惶惶。

有时又会想,若是当年抓住了中国经济腾飞的机会,在南京买套房又会如何?那时市区的老破小40来万,我很多同学结婚时就买的,我也完全是有能力买下的,但人是没有前后眼的。

你问我后悔不?倒也不后悔。我们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活着,老老实实的上班赚钱,不曾妄想着一夜致富,因为看过我父亲的大起大落,知道人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很多事不过是一夜间。我倒很感谢这宝贵的人生经历,使我珍惜现在,不好高骛远。

想起前几天绿大婶说的,她小儿子今年18岁,打两份工,一份在酒店,一份在便利店,她笑呵呵的,说,这样好,脚踏实地活着,年轻人,安心。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207528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