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栩栏滔:二月春风似剪刀
日期: 24年02月3期

中文导报   东瀛岁月

日本华文女作家协会
【东瀛荷风】——“早春二月”文学专辑征文之五

作者:栩栏滔

俗话说,阳春三月花满天,刚在富士山洗礼完一场春雪,一月也要说再见了,早春二月悄然无息地来临了。再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了,回首过往,忙忙碌碌折折腾腾,跑遍了亚洲,在大中国走南闯北,今年的春节却是在东亚的扶桑之国度过。

其实最重要的不是漂泊的人生,而是孑然一身的孤傲。这一次已是三十而立的第四个年头了,家母在我这个年纪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而我还未曾体验到家庭的味道,每次回家在父母面前的蹦蹦跳跳总是让母亲哭笑不得,她说我该怎么办,这样长不大的话能有谁以后养我。我说我区区两家公司的董事长,还需要人养吗?母亲说你不结婚不生小孩也可以,反正你有两只猫陪你,我觉得也挺好。

是啊,多少个夜晚,我的小嘟嘟和小老头在我的被窝里陪我走过日日夜夜春夏秋冬。我可以没有老公,但是我不可以没有我的小猫咪。在我的整个童年里,都是我家的一只叫小米的波斯猫陪我度过的,小米在我家里成功生过三窝猫宝宝,我在读书年华用稚嫩的文字记录下了猫妈妈的生产和对猫宝宝万般呵护的过程。那个时候的我隐约明白对母爱的歌咏和对爱情的憧憬。我也清楚地记得小米挑选男友的高傲,父母安排的老头猫咪即使对她大献殷情,她也是冷眼相待,最终交配失败。放任她自由恋爱后,生出的小猫宝宝一个比一个可爱,一个比一个颜值爆表。让我在青春期的时候不得不反感“包办婚姻”,却对大胆追求完美爱情充满了期待。
记忆拉回12岁刚上初中,一位同班男生对我的表白让我一时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在校园里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地说我是某某的媳妇。那位男生还因为其他男生和我讲话竟然在下晚自习后在学校门口打起来几十人的群架,然后我被莫名其妙地冠以校花之名,还成了大家口中的“乱世貂蝉”。更让我无语的是,一次周末我带着两个姐妹和这个男生出去玩乐,一天下来的消费竟然全是这个男生从另一个喜欢他的女生手里借来的钱。我本以为男女之间可以有纯洁的友情,可是分明来讲总有一些成熟的同学引诱不当动机不纯,在那个本该可以一起嬉闹的年纪,我选择了用冷漠回应一切热情追求和吃瓜群众的流言蜚语。

我的决定让全校同学惊呆了,因为接下来我的一头闷在学习里独来独往的日子,为我迎来了扎实的初中文化课的学习基础,我的成绩全校名列前矛,所以在我日后创业时,初中的全部科目我都可以游刃有余地教学,尤其是语文、英语和政治,我不但轻松拿到了这几科的教师资格证,我还因为当时埋头学习忍受孤独的努力换来了我人生的第一桶金,让我在开了培训工作室后,买房买车买名牌买首饰,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

如今回想起来,我多么感谢曾经睿智和努力的我,而那个让我情窦初开的男生,他始终连我的一根手指都没碰过。直到我高中时成为学校文学社社长,组织学妹学弟开会,指导他们写作,带领他们去校外联谊参加活动……我的高中生活在社团和学生会活动中忙得不亦乐乎,那个时候的我成了真正的学校“风云人物”,因为学校的广播台经常可以听到呼唤我的名字,多年后的一个校友说没见过我,但是名字非常熟悉,知道我是文学社社长,学生会干部。

十七八岁的年华我利用课余时间组织出版了两本校园期刊,其中发表的我的一篇小说完美地阐释了如何对待青春期恋情——那时的我开始了网恋,而我用文字和行动告诉他——请等我622天,等我高考结束我再“和你谈恋爱”。

我没有认为我多么优秀,但是我为我的决定而自豪,因为真的在我上大学前没有和任何男生牵过手,不是没有手牵,而是我那个时候就明白早恋祸害一生的道理。我对示爱男生的拒绝和冷漠让我受益终身。若问我是怎么知道早恋危害人生,让我用一句话告诉你——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让我们从过去的记忆中回到早春二月的东京。



东京的红枫叶很美,美到令人窒息,美到让我忘了我为什么来到岛国。可是秋风逝去,寒意侵袭,美丽的梦破碎,我不得不和冬天道别。多么想我能和春天有个约会,我能在樱花树下与未来共舞,与幸福同行,与美好为伴。

早春二月,我甚至想要离别,我想去极乐世界寻求没有束缚的春天,在那里我可以无拘无束地哭闹,无天无地地放肆,还可以无缘无故地生气发脾气。或许我可以整晚地哭泣,也可以整夜地将他丢弃,可是我却无能为力,为久违的爱情的模样描绘我的画作而努力。

我是孤单的,已经习惯,因为我享受深夜写作。

早春二月,这个看似熟悉的话题此刻让我觉得那么陌生,开怀时忘记了冬天过了春天还会远吗?悲伤时还记得一月走了,二月来了。枫叶落了,樱花开了。你走了,他来了。可是,他呢?在哪里?

当红枫叶再次飘落的时候,满地的樱花在春风中起舞,起身拾起一朵,放在手心,悄悄许下一个心愿:在有春天的地方就有你的足迹,在有极乐世界的空间里时间可以为你凝固,不需要丘比特的箭指引方向,只要你丁香胡同的一眸,我便在樱花雨中撑着那把油纸伞,轻轻地,轻轻地走向芬芳的你。你若明白,此生我是来邂逅你,你就清楚,前世我们的情,来生我们的缘。你懂的,我会等的。

二月春风似剪刀,我来自远方,我在扶桑之都等你,迎接下一个漫天的樱花雨。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205469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