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加快人口社会性增长将成东亚争夺焦点
日期: 22年04月3期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4月15日,日本总务省公布了截至2021年10月1日的人口估算结果显示:包括外国人在内的总人口为1.25502亿人,较上年减少64.4万人,创历史最大减幅,也是连续11年减少。日本政府因新冠疫情而限制外国人入境,人口减幅扩大反映了疫情的严峻程度。按都道府县来看,东京是近26年来首次出现人口减少。

其中,死亡数超过出生数的“自然减少”为60.9万人,出境者超过入境者的“社会减少”为3.5万人。2020年10月~2021年10月,日本为应对新冠疫情而实施边境口岸管控,这是东日本大地震后的2012年以来,再次出现“社会减少”。

目前,日本人的人口为1.2278亿人,在日外国人为272.2万人。回顾2011年~2020年期间,日本社会的少子化日益严重,但外国人劳动者却在增加,2019年的“社会增长”达到20.9万人,使得日本总人口的减少趋势得到缓解。为此,促进以引进外国人劳动力,甚至开放移民为手段的“社会增长”,将成为弥补日本人口“自然减少”的重要途径。日本必须在人口减少的形势下,制定维系社会发展的措施。

日本的人口瓶颈和增长烦恼,在东亚地区颇具代表性。无独有偶,4月14日,韩国统计厅发表了题为《反映未来人口的国内及外国人人口展望(2020-2040)》的报告显示,2022年的大韩民国全体人口(包括韩国人和在韩外国人)为5163万人,到2040年将减至5019万人。其中,今年的韩国人为5003万人,到明年将减至4992万人,首次跌破5000万人的心理关口,到2040年将减至4803万人。

韩国人口状况的严峻性表现为,高龄化急速发展,生产性人口正在发生塌方性减少。韩国的生产性人口在2020年代每年减少35万人,到2030年代将扩大到每年减少55万人。在15-64岁间的生产性人口,2022年为3526万人,占总人口的70.5%,到2040年会降至2676万人,占总人口比降至55.7%。

这意味着,2040年的韩国社会劳动力只有总人口的约一半,而65岁以上人口会占总人口的35.3%,韩国将成为名副其实的“超高龄社会”,每100名劳动者需要抚养63.4名老人,让人不堪重负。与此同时,在韩国的外国人口逐年增长,将从目前的160万人(占总人口的3.1%)增至2040年的216万(占比4.3%),人口的“社会增长”或成唯一亮点。

相比之下,中国的人口状况也不乐观。在今年较早的1月17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21年的出生人口为1062万人,人口出生率进一步降至7.52‰。出生人口数减去死亡人口数后,中国总人口仅比上年末增加48万人,人口自然增长率低至0.34‰,为1961年以来最低。

中国人口自然增长仅48万,意味着什么呢?首先,中国人口可能在2021年已达到顶峰,这比预测来得更早。中国人口尚未出现负增长,但净增人口近年来断崖式下跌。中国的净增人口在2000年跌入1000万人区间,到2005年逐步跌入700万区间, 2010年缓慢跌倒640万人。此后数年经过“二胎政策”的提振后,人口增长又逐年下滑。2018年净增人口为530万人,2019年467万人,2020年腰斩到204万人,2021年仅有48万人。

2022年中国人口可能进入“负增长”时代,其大幅提前出乎专家们的预料。中国《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预测人口在2031年才开始负增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2019年初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指出,中国人口会在2029年到达最高峰水平,之后出现负增长。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9》预测中国人口到2032年开始负增长。美国人口普查局2021年预测中国人口在2031年开始负增长。

如果中国人口在2022年开始负增长,比中国官方、联合国、美国普查局的预测提前很多年,意味着中国的社会、经济、外交、国防等各项政策都需要根据真实的人口基数而调整。中国人口负增长将是数百年来的历史拐点,也是地缘政治、世界经济的拐点。

中国人口转为负增长是一个关键节点,意味着经济增速放缓将比预期更快到来。人口负增长背后的逻辑是,在未来数十年里,中国的劳动力供给将持续萎缩,更少的劳动力可能意味着更高的工资,制造业出口放缓,阻碍中国经济增长。劳动力萎缩还将凸显社会保障,尤其是养老金能否维系等问题。

在世界上人口过亿的经济体中,日本是老龄少子化进程最快的国家。尽管东亚地区的社会老龄化在加剧,而日本仍是最具样本意义的存在。日本是世界上少子化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被称为“国难”。从预警式的“狼来了”到现实版的“狼来了”,多年来日本的应对措施谈不上成功,但其摸索的成败得失具有示范效应。比如错过了鼓励生育的时机、老年人口过多社会活力下降、社会阶层固化、“M型社会”、“草系”年轻人步入“低欲望社会”、社会医疗养老负担持续加重、移民政策不如美国开放,等等。

日本老龄化进程加速,叠加了90年代初股市房市大泡沫破裂,债务通缩循环,经济陷入“失去的三十年”。不过,日本相对完善的社保三支柱体系、制造业工匠精神、相对较低的收入差距和基尼系数、受教育水平高等,还是值得肯定。

目前,日本应对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减少的困境,不外乎两条路。其一,对内提高劳动生产率,包括延长劳动者的工作年限,发挥女性潜能,同时通过数字化和机器人来提升效率等;其二,对外将谋求以“社会增长”来弥补“自然减少”,日本引进外国人劳动力的措施,甚至是移民政策将迎来重大改革,日本不得不逐步打开国门,迈入更加国际化的时代。

对于同样迎来人口困境的东亚国家来说,尽管体量不同,文化观和民族性也有异,但各自面临的选择却不尽相同。未来数十年,加快吸引外国人才和劳动力,通过“社会增长”来弥补“自然减少”或是不二之选。人口的社会性增长将成为东亚争夺焦点。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5/19738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