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安云野:友人与猫 我与友人
日期: 21年12月2期

安云野

“我是猫,一只男友猫,我的主人她很喜欢撸我,对我很是溺爱,一直给我很多好吃的。以至于我现在越来越肥快要成为一只随时都能够飘在空中的充气猫。不经意间,我那六块健硕的腹肌消失了,曾经引以为傲的瘦长头颈变成了游泳圈,最关键的是我那张帅气的脸啊,圆出了地球的无穷大。我是小鲜肉,我是顶流,我要减肥,这是我内心的渴望,我用我独特旋律的喵曲把我的心声唱了出来,在这深夜里。喵—”写了一个段子发给友人,她在微信那头笑得花枝乱颤乱颤花枝。

我喜欢逗她笑,她是我的高中同桌兼女伴,我们是好友也是怼友。现在我在东京她在上海,我们很远又很近。    我的友人最喜欢猫,很多年前我认识她的时候,她便已经是与猫形影不离了,那是她的亲密友人也是亲人,有着我永远不敢争抢的地位。



对于猫,我一窍不通,我常伺机怼她,那是男的还是女的,她机智如猫告诉我无法分辨也,以至于我常无法以此来怼她。很久以来,她是不与我谈猫的,因为好比对牛弹琴,然而有一次我这头牛主动与她谈了几句。因为这猫近年频繁出现在我的朋友圈,全身肤白,眼丹凤,白黑相间;时而臃懒,时而灵活;时而富态,时而机敏。而且我是看着它日益圆起来的,看了几年,已经是头圆,身子圆,屁股更圆;耳朵圆,眼睛圆,眼珠更圆;以至于以此联想到它的主人。于是我又伺机怼她,不知你是否也圆?友大笑,答,吾目前尚且椭圆。    

友人从小在东北长大而我在南方长大,我们都是转来上海的学生,一南一北相聚黄浦江畔,同坐一气心心相惜。那时我们都还不太会讲上海软语,她用普通话豪迈的对我说,来,老铁,咱们唠会嗑!那时我除了看过中央电视台里东北大叔赵本山表演的“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小小(这里小小小的音还抖抖抖的)草”,根本听不懂东北术语,我眼瞪得圆圆,没法,只好学其他那些个江南女子,柔顺的点点头。    

友人是个音乐发烧友,香港四大天王,张学友啦,黎明啦,还有情歌王子杜德伟啦,MariaKarry海豚音唱的Hero,Without you,都是在她那里听说的。那时候,在这方面我也还是头牛。对于音乐,友人对我这头牛倒是报以极大的期望,努力的对我“弹琴”,常常分享给我她自己录制的合集精选。去她家写作业的时候,她一边写作业,一边撸她的猫,一边听音乐电台(三边!?)。


主持人开始播放流行音乐,各位听众,接下来播放张学友的《吻别》。主持人话音刚落,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按下录音机上方的红色方块录音键。我这头正在埋头苦干的牛,茫然间猛然抬头,然后录音磁带里那两个黑色圈圈开始在我那两颗黑色眼中缓缓转动,同时,收音机里学友兄浑厚而深情的声音开始转动“前尘往事成烟云,消散在彼此眼前。”(我这头牛开始回忆前尘往事!)乖乖,你刚刚不是在写作业吗,还撸猫,一心三用,这飞一般的手速如猫一般灵敏,你是东北闪电侠啊。

除了录制音乐合集之外,友人也录其他的合集,有一次我过生日,友人录了整整一大盘简爱的电影原声带给我。喏,生日礼物,知道你喜欢。这点小心思也被发现了啊!这位东北闪电侠不简单!    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彼此的学校离得很近,我们又常喵混在一起,俨然已是老铁因为老是贴在一起。 我去她的学校,她上课的时候我躲在她们大学的空教室里准备我的期末考试,在空荡荡的教室里一个人如老夫子般的念书,踱喵步。

她也常来我的大学,在食堂和我的同学一起吃饭,与我的同学打成喵片。友人大学念的是日语专业,毕业后当了一名日语教师。在我决定要来日本之前,她的地位骤升,当仁不让的成了我的喵师。在我为背日语50音图焦头烂额,中途放弃了七百八十次之后,她下了命令,你来我这里上课!我又无法,眼又蹬得圆圆的,只好又学其他那些个江南女子,顺从的点点头,这次还顺从的喵一声。    

那时候我们已经是社会人,白天她在学校教课,我在公司上班,下班以后她赶去夜校教成人,而我这个成人则赶去做她的喵生。二人行,她是我师。上课的时候,她总是在黑板上写那些个纷繁复杂的平假名,片假名,还要我们一个个站起来组词。我努力低下头,猫下身体,心里默念,不要叫我,不要叫我。还是被第一个揪起来,老老实实服服帖帖,ね和こ,ねこ(猫)。终于,喵师满意,含笑点点头,就差没撸我!好险!    

下课后,我们解除了师生关系,又恢复老铁关系,猫肩搭背的去吃夜校后面的麻辣烫,尤其大冬天的太辣太烫吃得两个人龇牙咧嘴,吃完又去逛旁边的小服装店。然后两个日本老铁在中国相见了,これは高いね、あれは安いわ。(这件好贵啊,那件好便宜欸。)    

那是我们的青葱岁月,多年前的那些个日子,有友,有猫,有音乐。来了日本以后断断续续用QQ,MSN,随着各种网络软件的兴起和使用终止,中途也有近10年失去联系,过着各自的人生。即便如此,再见亦是友人(老铁),亦是亲人(太铁了),是否超越了猫?!然后自从有了微信以后,我又有了友人与猫的故事。    



这几年友人除了猫以外,又添新的喜好。一头扎进了玫瑰花丛。抖音直播云南直送,各种形状和姿态,颜色和大小;花瓶也是中式和洋式,陶瓷和透明;日日花舞升平,天天满花遍屋,而我则将此称为secret garden(神秘园)。那猫,自然变成了猫仙子,花丛中来花丛中去,肥嘟嘟小脸仰望镜头,圆嘟嘟小眼仰望你。一会又不知去哪了,蓦然回首,那喵就在玫瑰花丛中。  于是我又伺机写一个段子来逗她笑, “然是日夜里吾梦见,神秘玫瑰庄园中,吾成了那只猫,飞快的转动圆身躯,迎着圆舞曲,踩着圆舞姿,周围的玫瑰也是圆的,终于韵成了各色的圆,将吾圆圆的包围了起来。“

 我在东京写她在上海笑,我们很远又很近。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564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