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弥生: 天凉好个秋
日期: 21年10月4期

日本华文女作家协会
【东瀛荷风】——“金秋”文学专辑征文之二

作者:弥生

天凉了,日也短了,这是进入10月后马上就感觉到的天气的两个变化。
清晨,我趁着学生们去学校和上班族赶电车之前的时间,带着狗狗小皮一起去家周边散步,从去年2月以来因为疫情,旅行逛街聚会游泳等等娱乐及运动一直都在“自肃”,偶尔必须出门或去超市买菜也选择人少的时间段,于是,每天一早一晚的出门走路,便成了维持身体健康防止感染病毒的唯一方式。

仙川站附近的住宅区大都是2层独幢木楼的建筑,尽管同一个电车站,却是三个不同区域,车站东边,门牌是世田谷区,车站西边是调布市管辖,往北走又是三鹰市的地盘了。

与许多地方一样,都市的扩张已经使很多森林和原野的风景逐步消失,现在的仙川附近已经建设的和市中心部没有区别,虽然至今住宅区的深处还有一些零星的种着蔬菜和果树的空地,但也日趋减少,附近的一片葡萄园在前年秋天我还采摘过葡萄,现在那里已经盖起了新的公寓楼。

不过,毕竟这里与新宿相隔了10几公里,多多少少遗留着郊区或乡村的一些痕迹,让我们能够有一些想像,许多当地老地主的宅院还保留着100多年前甚至更久以前的历史风貌,很有味道和自尊地在那些现代整齐规划的住宅区里,显示着历史的变迁和自己的与众不同。

过去,这儿是古代的武藏国,有着一望无际的森林和田野,有着很多的故事和传说,是万叶集和歌里的诗吟,也是平将门之乱的战场,是近代文学作家国木田独歩、大冈昇平描写的舞台,也是武者小路实笃喜爱和最后生活的地方,武藏野的那些风景和故事也在宫崎骏的动漫电影《风之谷》的巨神兵和《幽灵公主》中让我们沉迷。



前些日子与朋友到角川武藏野博物馆去,这个2020年建成并开馆的建筑,由世界知名的建筑家隈研吾所设计,外观是一个呈多面体的巨大的岩石建筑,里面却把图书馆、美术馆和博物館独具一帜的融合在了一起,外表虽如坚硬的大山,里面全部是让人心灵的柔软呢!
  
这个10月1日,东京在今年的第16号台风的影响下,大雨滂沱。东京的新冠疫情经历了第4次的长达81天的“紧急状态”之后,在9月底终于得到了解除,原本希望能在1号这个自由的“东京都民日”和家人出去享受一下都立公园开放日的特典,可外面的雨,让人实在丧气和无奈。

电视的午间新闻正在报道着中国国庆节的消息,北京的国际环球影城挤满了快乐的人群,画面上,北京金秋10月的首日天空晴朗,秋高气爽,蓝天白云下,人们尽管依旧得戴口罩,但每个人的脸上都一扫了对疫情的担心和忧虑,洋溢着明亮开心和兴奋。
国内的大弟送来“节日快乐!”的微信卡片,后面还跟着问一句话,“你啥时回国呀?”
我当然立马想回去,可即便东京在9月底已经解除了禁足,回国却依旧还是一个很难的事情,那些因为疫情所被设置出来的隔离措施,已经不仅仅是14天+7天+7天的时间问题,“哪儿有那么简单呀,实际上或许我们再也回不到以前那种可以自由行走往来的日子了”……我说的时候,心里充满了无奈和忧郁。

从来都以为日子“以后”会越来越好的,现在有了对“以前的日子”的怀念,从来都觉得只要使劲往前跑就能跟得上时代,但世事的突然变故也会让世界不知所措和难以应对。
“今天是爸爸的生日”,大弟说,“如果他还活着,他今天应该89岁了……”

“嗯,我记得”,我说。尽管我从来都没记住过我妈的生日,但却从来没有忘记过我爸的生日,因为实在是太巧了,他的生日与新中国的国庆节同一天。爸因此沾了太多这个日子的光,不仅他的生日是国定假日,这一天还能有即使在那些贫困的日子里也不曾少过的佳肴和好酒。小时候,除了过年以外,能吃上一顿有鱼有肉的好饭和全家一起去大明湖划船的日子,就非10月1日这一天莫属了。    那些日子多么令人怀念啊!



我看着窗外阳台上被台风吹得左右摇摆的丝瓜藤,岔开了话题跟弟弟说,“今年我种的丝瓜长疯了,从下面爬到2楼的阳台上之后,现在已经向屋顶进军了……”

或许这会儿不说爸的事,我心里还会舒展些。 
“人的自由被疫情限制,丝瓜倒是无拘无束了”,大弟笑起来,他脸上的那个浅浅的酒窝开始展露,话题却又回到了“我今日做了几个菜,也买了爸爸喜欢的汾酒,晚上陪他喝几盅吧。”

“谢谢弟”,我说。

从他陪爸爸喝酒,到给爸爸送葬,大弟是我在家乡的唯一依靠,很多年前,我憧憬外面的世界,三十年后,我无比想念故乡,而在我渡过的那些苦乐参半的少年时代,只有大弟能补上我很多记忆的纰漏。

台风过后,东京的天也进入了秋高气爽的季节,早晨沿着住宅区里的路散步,一阵阵甜馨的香气沁入心肺,是桂花飘香的季节了。寻着香味找到那些之前在邻家围墙边里的毫不起眼的树丛,看到那些米粒儿大小的金色的花儿藏在墨绿的树叶里,给周围一片天空都带来那么甜美那么愉悦的芬芳。

桂花是神宫里的花儿,它从月宫里飘下来,又传入这片岛国的土地,尽管它在这里入乡随俗地改了名字,但“金木犀”并没有改变桂花的美丽和香甜,此刻,这环绕在空气里的香气,浓浓的和我的乡愁搅在一起,让我伤感。
想起宋代词人辛弃疾的诗: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用现在的话说:人年少时不知道忧愁的滋味,喜欢登高远望,为写一首新词无愁而勉强说愁。现在尝尽了忧愁的滋味,想说却说不出,只说好一个凉爽的秋天啊!

辛弃疾是我家乡的一个非常让人骄傲的诗人,他与另一个写过“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且一个豪放,一个婉约,也让爱诗的我受益一生。

好想念家乡啊……

家乡的秋天,是天很高很蓝的那种,是可以上山采野菊花捡松子的那种,是可以摘酸枣柿子核桃山楂的那种,是可以走累了就顺势躺在青石上观看白云的那种,是发现了一片枫叶红了就能大声呼喊的那种……,只是,家乡的秋天是北方色彩的,是缺了桂花的,而秋天的风景里不能没有桂花,少了桂花,就少了那么多呀! 

看到朋友在圈里,晒了自己用桂花做的桂花羹,里面有桂花银杏枸杞百合,满满的秋天风景,甜甜的故乡味道,人在异国的所有辛酸苦辣都放下,只有这一碗香甜,一切便可以释怀了。
是吧?什么都不必说,只道天凉好个秋。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497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