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朱惠:日语教室轶事——当学生感染了新冠病毒
日期: 21年09月4期



朱惠

进入8月的日本,2020东京奥运会进入了尾声,新冠病毒却更加气势汹汹地繁衍变异,摧残着更多的生命!我的整个暑假都在忧心忡忡里度过,再加上打了两针辉瑞疫苗,发烧无力,忽冷忽热,仿佛生了两场大病!我的8月就是数字月,看运动员争夺奥运金牌数字,看每日猛增的新冠确诊者数字,看打了疫苗后的体温表数字……



熬过了8月,盼来9月1日的开学,喜欢工作的我走进日语教室,看到了长大长胖的学生,两节日语课分别教两个来自中国的学生,一个读初二,一个读初三,只盼望他们快快学好日语,早日独立。

9月3日我没有课,上午突然接到了教导主任的电话:“今天早上日语教室的林峰同学被确诊了,你这两天不要去工作,待在家里观察。”林峰就是日语教室里的初二学生,我大吃一惊,天哪!前天上日语课时林峰还好好的,怎么会?

“林峰在哪里被感染的?”
“什么时候发烧的?”
“现在怎么治疗?”
“我去哪里做检测?”

我一连串的提问后得知,林峰是8月28日去私塾时,被数学老师感染的。8月29日私塾给林峰父亲打了电话,告知昨天给林峰一对一上课的数学老师确诊了。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保健所与林峰父亲联系说,孩子不发烧可以上课,竟然没有当作密接者隔离。



林峰父亲很慎重地跟中学老师联系了,中学老师竟然也说,孩子不发烧可以来学校上课。于是9月1日的日语课照常进行,而这些经过当时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我成了受害者,防不胜防的人祸呀!我又如何面对家人呢?

我戴上了口罩拨通了县政府的新冠病毒咨询电话,电话里意外地传来了低沉冷漠的女人的声音,她冷冷地告诉我,这电话起不到任何作用。我又问她:“是不是应该咨询保健所?”
“保健所的电话是打不通的,你直接去医院吧!”
“啊?我现在是密接者,直接去医院不危险吗?”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了,这是我来到日本以后听到的政府机关最冷漠的电话,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在日本!

定了定神,我想到了平时常去就诊的医院,马上拨通了医生的电话,告诉他:“我第二针疫苗是8月29日打的,三天以后的9月1日有效吗?今天才3号,我还没有任何症状,现在去做检测是否太早?”

医生说:“打疫苗后第三天,还没有产生抗体。如果你担心,今天可以先去做PCR检测,但是不发烧保健所是不给做检测的。你会开车,可以去富士见救急病院,那里不发烧也可以做检测。”

我一查地图,医院很远,担心白跑一趟,就先拨打电话咨询。电话里甜美的声音亲切地告诉我,现在医院里病人很多,至少要等候两三个小时,而且今天也不一定轮得到。

天哪!现在才中午11点半,不发烧连自费检测都轮不上,原来政府控制检测数字是真的了?

我戴着口罩,在饭桌上,玄关鞋架上放了两瓶消毒酒精给家人用。又把所有的房间都用酒精喷了一遍,无奈地上楼把自己关进了卧室,既害怕又疲惫……

下午4点半左右,手机铃声惊醒了我,教导主任通知我,下星期一9月6日下午3点半来学校做PCR检测。

“一共有多少人做检测?”我急急忙忙地问道。
“林峰全班同学和班主任,还有你和赵君,一共四十多人。”赵君是日语教室里的初三学生,9月1日跟林峰一起来上课了,所以也成了密接者。

日本的中小学里所有的教员都在同一间办公室里,在校长、教导主任的眼皮底下工作。7、8个办公桌子连在一起,过道很窄。如果某个教员被感染了,那么整个办公室里几十位教员都成了密接者。竟然只能一位班主任做检测,连校长、教导主任都不能做检测。因为我跟林峰在不到一米宽的课桌两边面对面坐着,上了一个小时的课,所以我是最危险的密接者!

这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周末,每天心中祈祷能够侥幸逃过这次横祸,每天无数次地测量体温与含氧量,每次正常的数字似乎在安慰我。又每天多次喷酒精消毒每个房间,厕所的门都因酒精变色白了一块。终于熬到了星期一,下午我开车去了学校。




上美术课的木工室里来了5、6个保健所的工作人员,身穿简单的防护服,戴着面罩与口罩。他们安排我面对敞开的窗户坐着,并让我仔细看窗台下、桌子上贴着的检测流程和一张放大的酸梅子的照片,一盘酸梅子活泼泼地瞪着我。



我擦干净了手,打开装唾液的塑料容器盖,静静地回瞪着酸梅子刺激唾液分泌,却找不出酸味儿的感觉。是连日来太紧张太疲劳的缘故吧!过了7、8分钟,终于瓶子里的唾液积攒到位了,保健所的工作人员接过塑料瓶,让我回去继续宅家。

终于等到了结果,教导主任打来电话告诉我,四十多人检测结果全部阴性,皆大欢喜!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呀!

于是我马上联系林峰的父亲,他与林峰同住,已经十天了,竟然没有任何不适。他告诉我,林峰发烧确诊当日,医院只给了退热片和阿莫西林,让在家疗养。林峰父亲担心自己被感染,就每天与林峰一起服用莲花清瘟胶囊。难受的是白天要戴两个口罩,晚上睡觉也要戴一个口罩。保健所每天打电话询问病情,并告知林峰只需十天疗程,不用做第二次PCR检测。如果第八天到第十天三天不发烧,第十一天就可以去上学了。

今天是林峰被确诊后的第十一天,林峰已经在中学教室里听课了……

自2020年以来,人们活在有如战争岁月的抗疫生活中。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体制,就持有不同的抗疫政策。而无能的政府领导人一度造成了日本疫情严重失控。家庭疗养,也扩大了传染范围,加重了病情,增加了死亡者,致使无辜的小学生感染源70%来自家庭。

我经历了一次密接者的惊险体验,更加懂得了生命的珍贵。我期待与我的亲朋好友都能克服重重挑战,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463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