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空场举行东京奥运,究竟损失几何?
日期: 2021/07/19 09:59
作者:刘赫

东京奥运会既是一场“复兴寄托”,更是一场“政治大考。”

2020东京奥运会就将正式开幕。回望距离上次东京举办世界性大赛(2002年韩日世界杯)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年,因此在迎来2020年东京奥运会承办机会时,日本举国上下无疑充满欣喜和期待。

日本各界盼望着通过本届奥运的建设与举办,提振投资和消费,给长期低迷的本土经济带来各行各业翘首以待的奥运需求。但受制于疫情防控,使得本就命运多舛的2020东京奥运会与日本经济雪上加霜,本该四海迎宾、高朋满席的全球体育盛会,不得不走上了“空场闭门”的道路。

闭门背后,首先要面临的就是门票收入锐减。那么除门票之外,空场给东京造成的直接与间接经济损失究竟有多大?在此,我们就为大家一一进行盘点。

直接的收入损失有多少?

空场办赛,首要影响的就是门票收入骤减。我们可以通过已经公开的相关数据,来仔细算一算这笔「空场账」。

首先,从已出售的门票数量来看。

据统计,在2019年就已经开启预售的东京奥运会门票,截止宣布空场前已经出售了363万张。其中海外门票数量大约是90万张(奥运会门票60万张、残奥会门票30万张),海外观众占比约为总观众的四分之一。

其次,从门票票价来看。

根据公开信息,奥运会开闭幕式的门票售价最高可达300,000日元(约合人民币17649元),各单项比赛的票价不尽相同,热门项目的价格较高,最高可达130.000日元(约合人民币7650元),出现在田径比赛中。

最后,从门票总体损失来看。

原本预计奥运会及残奥会的门票收入可达到约9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3亿元),但自从宣布除了部分足球和自行车项目比赛之外全部空场后,预估奥运会及残奥会的门票收入只能达到数十亿日元,损失超过800亿日元。

虽然,根据历届奥运会相关数据显示,门票收入并不是奥组委的主要收入来源,商业化经营的电视转播权与奥林匹克赞助计划是更为重要的那一部分,但是电视转播权合同是转播商与国际奥委会签订的——其大部分转播收入都进了国际奥委会的腰包,而门票收入却是东京奥运会办赛期间实打实的收入盘子。近百倍的门票收入差距,无疑是宣布空场后东京奥运会最「可视化」的损失。

此外,与空场措施密切相关的,是奥运周期下的服务业收入损失。

空场办赛政策毫无疑问将给日本旅游服务业造成严重打击

奥运会不仅仅是一场全球体育盛会,更是东道主国家不可多得的绝佳商机。从前期的投资增加,到举办期间的旅游与商业消费,再到相关产品进出口需求,宏观经济层面上的「三驾马车」能够有效地推动国民经济增长。奥运会结束后的场馆转型以及其他基建的综合利用,都可以为东道主带来后续强劲的经济增长动力。

历史数据显示,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整体收益达到63亿美元,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产生的直接经济影响则是高达419.32亿美元,但是北京奥运会时更为重要的是国力展现与文化输出,从某种层面来讲,这些更是无价的经济影响。

空场后,海外观众无法前往日本观赛,直接减少的是门票票款收入,而间接减少的,而是数百万海外观众带来的服务、消费与旅游等收入。

但是这部分损失,或许还可接受。

诸多经济学家指出,奥运会不接纳海外观众带来的旅游及消费损失预计将达到1500亿日元左右,但我们也需要注意的是,在新冠疫情防控背景下,绝大多数国家的旅游与商业消费都在锐减,并且低迷的国际旅游可能会将持续数年之久。所以即便将观众「拒之门外」,相比于长期的国际旅游及相关服务贸易收入的低迷,短期的奥运会旅游收入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以参考的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虽然海外游客的消费在奥运会期间激增近18%,但在大约两个月后却下滑到了21个月的低点。

间接的收入损失有多少?

先来看看商业与赞助领域。

空场奥运,毫无疑问将会影响到赞助商们的实际权益。但对于组织者来说,未必就会有天大的损失。

国际奥委会的整体收入中,约70%的比重来自于比赛的播放权,另有20%的收入来自广告赞助商。根据国际奥委会2020年发布的公开数据,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国内赞助商共分为三级,其中包括15家金牌合作伙伴、32家官方合作伙伴和19家官方支持商,总计66家赞助企业,在奥运会宣布延期之前,东京奥组委与赞助商签订的合同金额就已经超过33亿美元,是同在亚洲举办的2008北京奥运会3倍之多。

这一赞助金额不仅创下奥运历史新高,也超过最近两届世界杯的赞助金额总和,刷新了体育界在市场开发领域的认知。

等到2020东京奥运会官宣延期后,「骑虎难下」的赞助商们同意将赞助合同延长一年。一部分赞助商在去年12月与东京奥组委续签合同,被要求再提供 220 亿日元的额外资金,使得赞助总金额超过3500亿日元(约合210亿人民币),再一次把东京奥运会的赞助金额推向体育史新高。

奥组委总有办法化「危」为「机」,但对于那些赞助商们而言,日子就要难过不少了。

一方面,赞助费预算严重超出预期——由于续签合同,赞助商们不得不多支出一大笔赞助费用。不过好在并非所有赞助都以现金形式进行,有些赞助商也提供了实体货物和服务。

另一方面,营销计划与活动受挫。2020年,疫情使得大量奥运赞助商的营销活动纷纷泡汤;2021年,受到疫情防控的影响,赞助商的地推、路演与客户赞助计划也不得成型。日本国内赞助商之一的佳能原本就设计了「奥林匹克长廊」 与海滨观众留影区等营销活动,现阶段已经全部取消。

抛开这些问题,令他们更为头疼的,则是公众微妙的“反奥运情绪”。

在今年4月份的民意调查中,日本民众希望奥运会终止的比例大幅增加。这样的反奥运情绪对赞助商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毕竟作为主力消费者的日本民众们,对赞助商们的重要性和对东京奥组委的重要性不可同日而语。

根据《读卖新闻》最新民调显示,随着奥运会的临近,日本公众对东京奥运会的反对情绪显现缓和迹象。

商业之外,其他损失或许才是日本更为「看重的」。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向世界展示了日本战后的复兴景象,以及快速发展的高科技和基础设施,奠定了战后日本经济、科技强国和文化大国国家形象的基础,是日本经济发展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2013年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雅克·罗格宣布东京击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取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权时,整个日本陷入沸腾,安倍政府期待着借奥运会「东风」提振日本停滞的经济,再一次向世界人民展现灾后复兴的日本。

2016年的里约热内卢,闭幕式上的「东京八分钟」,日本人通过科技展现、文化IP与对外宣传完美结合,惊艳了全世界的观众,更不用说,最后安倍晋三化身超级马里奥,头戴红帽、手捧红球出现在世界眼前。那一刻,不仅能够看出日本对于东京奥运会的无比重视,也让全世界对东京奥运会增添了一份期待。

但是2021年的东京,当年积极申奥的安倍已经因病辞职,对于接任的菅义伟政府而言,东京奥运会既是一场「复兴寄托」,同时更是一场「政治大考」。

人们在困境中,会在一定程度上渲染和加强悲观情绪。在欧洲杯开幕前,对于看低赛事的言论与看法同样萦绕在欧洲大陆之上,而随着意大利的夺冠,足球「文艺复兴」为2020欧洲杯画上圆满的句号。

同样,对于东京奥运会来说,相比较于最坏的情况——取消,空场未必不是一个最优解。只要比赛顺利举办,世界人民的目光就依然会聚焦于此,新一轮「奥林匹克效应」也依旧能够影响东京。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57/19378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