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王东成:从今天起,我要学着做饭
日期: 21年04月4期
王东成

我曾经多次跟学生说:一般说来,我们男人,这一生有“两个娘”:一个叫“老娘”,是自己的母亲;一个叫“新娘”,是自己的妻子;只要没有特殊情况,这“两个娘”都对我们恩重如山、情深似海;什么“爹亲娘亲不如什么什么亲”,那完全是丧失人伦和天理的混账话!恰恰应该反过来:“什么什么亲不如爹娘亲,不如老婆孩子亲”!对“两个娘”,我们最当知恩、感恩、报恩!
        
“两个娘”不容易啊。
        
“老娘”含辛茹苦地将我们拉扯大,之后,含着泪把我们送到另外一个女人的怀里。儿是娘的心肝肉啊。
        
“新娘”把我们拥入怀中,这位本是“男人肋骨”造成的“新娘”,从此,成了“老娘”的“接班人”,以一个“帮助者”的身份,助力我们的成长,帮扶我们的人生,与我们合为一体。
        
不知别的男人怎么样,反正我就是这样。


        
其实,知恩、感恩,大抵能做到一些;报恩,基本做不到。因为这“两个娘”的恩,都是大恩,而凡大恩,都无以回报;要说报,那只能用不辜负她们的爱、奉献、期望,成长为一个有良知、有担当、有信仰的人,来报!

大学还没毕业,“老娘”就走了。“老娘”的恩,我报了一顶点儿吗?要说报,那就是她亲眼见到自己的儿千辛万苦地考上了大学,眼瞅着就要大学毕业了!
        
结婚不到半年,我就去省城读大学。此后的八年间,女儿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新娘”既要工作(在我看来,那时代的妇产科医生,就是承担极大风险的极其辛苦的体力劳动者),又得照料全部家务;居无定所(八年间搬了十四次家),囊空如野(每月母女俩的生活费不足三十元);凡此种种,漫天风雨,都由她一肩挑起!不说别的,单单说“八年抗战”这个恩,我怎么报?像“老娘”的恩一样,我也是一顶点儿都没有报。要说报,大概只能说我终于成了她心中期望的那样的人,虽然曾经被“停教两年”,虽然因信仰而不再做“先进分子”,虽然曾经多次遭受莫名其妙的“特殊待遇”,但是,最终还是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教书人”,像一片殷红的枫叶一样,宁静地飘落在自己的田园。
       
 结婚前,我没做过饭,做饭是“老娘”的事。结婚后,我也很少做饭,做饭几乎完全是“新娘”的“系统工程”。
        
这么多年,我基本上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对此,虽然我并不心安理得,常有愧疚与自责,但事实上,我还是“行稳致远”地享受着她们的“奉献与牺牲”,在行动上并没有做出多少应有的改变。“知道为智,体道为德”,这个“知行合人”的道理,我不是不懂啊。
        
这两年,身心都出了些状况。于是乎,“新娘”无论刮风下雨、路途遥遥,都要常常陪我去医院求医问药;这些时日,无论白天夜里,她都要为我做饭服药,还得时时承受我那些有理无理的怨言与怒气。这些,我眼没那么瞎,心没那么坏,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自知没有她如此的付出,我是迈不过这道坎儿的。
        
前些天,有朋友告诫我:接受了上帝赐予的春节礼物(排除“磨玻璃结节”等等)的你,眼下最该做的一件事儿是从现在起学着做饭,假如你太太不能做饭了,你能够端给她一碗可口的饭菜!
        
朋友的“告诫”,让我的脸一阵一阵地发烧。
        
前几天,我在只有我们夫妇和朋友夫妇的“四人行”群里,看到“新娘”发的一条短短的微信:如果我有一天不能动了,那就惨了,我连一碗可口的饭菜都吃不上!
        
“新娘”的这句话像一把利剑一样刺痛了我的心:我怎么让与自己相伴四十多年的妻子这么绝望?我还称得起她的丈夫吗?我是一个什么人?是一个伪君子还是真小人?
        
老早“新娘”就多次劝我:要学着做饭啊,我走了,你指望谁侍候你?谁愿意为侍候你和你在一起?你自己会做饭了,我走也放心了。
       
 “新娘”这么说的时候,我没怎么往心里去,总觉的那都不过是“如果”。这两年与病痛鏖战的痛苦,使我真切地感受到这些话的重量与温度!
       
 昨天,一个朋友用微信发我一篇题目是《做饭是一场人生修行》的文章。读着,我既感佩又愧疚,回复说:“这么平凡又不平凡的道理,这么多年,怎么就不践行呢?”结果,遭到这位朋友很不客气地“回敬”:“不会做饭的人缺德!”
       
 我一下呆在那里,如一只木鸡:说得对啊,说得准确啊,自己不做饭,心安理得地享受别人“烟熏火燎”地“奉献与牺牲”,真的是不道德,真的是“缺德”啊。
        
我在心里说:朋友,佩服你,你还是那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大侠!
        
今天,我把那篇文章发给了几个朋友,并且“庄严宣告”:“从今天起,我要开始修行了!”
        
我对身为教授级官方记者和大厨级家庭厨师的外甥说:我要开始“修行”了!初衷是:再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你舅妈的侍候;一旦她有什么情况,我一定要端给她一碗可口的饭菜;一个人让别人侍候一辈子,真是有点不道德;活一天,该改的,就得改,“朝行道,夕死可矣”。
        
今天早晨,我殷殷勤勤地跟“新娘”说:到该“反哺”的时候了,从今天起,我要学着做饭!我先当你的学徒:去菜市场,你教我挑选疏菜;做饭时,你教我煎炒烹炸……
        
“新娘”一句话也没回复我,脸上也没啥表情,平静地走出房门去女儿家了。
        
“听其言,观其行”。这是她没有说出的话吗?
        
不要奢谈什么“男权”、“女权”!一个男人,不在生命(知行合一)意义上,尊重和疼爱自己的“两个娘”,就是一个丧失了人权意识的人;一个男人,最大的失败,是让自己的“两个娘”对自己失望!

        听雨者2021年3月13日记于潮白河畔燕郊荷斋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253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