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杜海玲:在东京邂逅一个古刹般的根津美术馆
日期: 21年04月1期


杜海玲

于莺飞草长的三月,去了慕名已久的根津美术馆。因为仍在疫情期,日本绝大多数美术馆都需要提前预约,以保证在同一时间段里,馆内限定人数不至密集。预约后,可以在馆内参观一个小时,而庭园和咖啡馆就不在这一小时之内了——根津美术馆的庭园十分有名,从很多网络照片亦有惊鸿一瞥。



这个美术馆由隈研吾设计,仅仅是参观庭园就值得在春天走走看看,于是不管它正在举办什么展览,都是打算好了前往。正在展出的是《狩野派与土佐派》,感觉也是极美的。


看这幅,日本室町时代(16世纪)的《观瀑图》,是日本重要美术品,式部辉忠画的李白在庐山,景筠玄洪题跋云“只将瀑布三千尺,一洗大唐天下来”。


日本江户时代狩野益信的作品,《玄宗皇帝并笛图》。
当然除了中国题材,《源氏物语》相关的画卷也是美得绚烂。


根津美术馆拥有7,400多件日本及东亚艺术的收藏品,从传统艺术到现代日本建筑、日本庭园,全都汇集在这一优美和谐的设施内。


从展厅出来,看这大厅里的石像,有四具天龙山石窟的佛首,由于之前正有佛首回家的佳话,看到这个展厅里的佛首,不禁伫立片刻。它们为何在这里?长话短说,1928年,日本古董商山中商会以《展观》为名展览了从中国盗运到日本的天龙山石窟佛首45个,其时,山中商会原本想卖给美国人。根津嘉一郎在1938年出版的《渡世体验谈》里这样写道:想到这样远古的宝藏要流失到海外,倍感遗憾,所以那时我全数买下,而来十年间,珍藏在家中。”

珍贵的天龙山佛首,在根津家藏了十年。1937年,他却将佛首用来外交了。他在自传中写道:“为了美术亲善,我将其中几尊,赠送给了欧洲的五六个国家。”

1937年3月27日的《东京朝日新闻》刊登有如下文字:“根津翁豪爽发心,将秘境逸品三十个用于国际亲善,为国民外交带来朗报”。

中国天龙山石窟珍贵的宝藏,被赠送给了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与瑞典,每个国家送五尊佛首。

回首茫茫烟波里的历史旧事,总是令人扼腕叹息。





走出馆内,进入静美的日本庭园。据说设计师对这个美术馆的设计灵感源自寺庙,果然这庭园内除了花红柳绿,山清水秀之普通庭园之美,还有古寺的风格。随处可见的石像加深这种感受。



根津美术馆当初受日本实业家兼美术品收藏家根津嘉一郎之托建造,于1941年首次对外开放。根津嘉一郎是日本铁道王,重建过日本的东武铁道、南海铁道,也是日本武藏大学、中学的创立者。

根津美术馆就是以展览根津嘉一郎的个人收藏而始。


话说在根津美术馆的庭园,走着走着,发现一片燕子花池,此时未开花,唯有绿叶伸展。

这是往年燕子花盛开时的照片

我突然想起这就是那片燕子花——根津美术馆每年展览一次尾形光琳的《燕子花图屏风》,今年从4月17日起,这幅图,是日本的国宝,每年配合庭园燕子花盛开时节而展出。有外国人不解日本这种园内花开才展出室内燕子花图的江户粹心,巴巴地跑来,发现看不到这幅图——此为疫情之前尚可自由来往时的事了。于这疫情之下,不可远出,幸运这首都圈周围也有好去处。偷得浮生半日闲,所谓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这是需要感恩的事情。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9229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