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本想减少对中国的经济依赖,能做到吗?
日期: 2020/09/29 17:57 阅读: 229
新闻来源: 纽约时报

爱丽思欧亚玛是首家接受日本政府的补助,将生产线从中国转移到日本的公司,那之后有1600多家企业申请了这个23亿美元的政府项目。

东京——直到7月,日本家居生活用品企业爱丽思欧雅玛(Iris Ohyama)一直在其位于中国的两家工厂生产口罩。

但是今年年初,随着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蔓延,日本当局就一个紧急问题找到该公司。中国政府关闭了生产全球大部分口罩的工厂,并且征用口罩供应。随着全球需求暴涨,日本的存货低至岌岌可危。

爱丽思欧雅玛可以在国内开始生产吗?

后来,该公司获得了近2300万美元的政府资助,成为鼓励日本制造商在中国以外建立多样化供应链的行动表率。


疫情——以及疫情期间北京日益激烈的好斗行为——使人们意识到,在各类商品上过分依赖中国的风险。日本决策者一直对北京的经济扩张持谨慎态度,经过多年断断续续的努力,现在加大马力,鼓励日本企业在国内和其他国家扩大生产规模。

制造商正在排队领取补贴,这些补贴意在保护重要行业及确保危机期间的关键供应。但政府面临的挑战巨大:日本几乎就像是抛洒硬币来阻挡经济大潮。

对于依赖中国巨大的市场、廉价但训练有素的劳动力和高效基础设施的企业来说,它的诱惑力依然难以抵挡。当特朗普政府试图通过提高中国产品的关税来克服这些优势时,几乎没有美国企业将生产线搬回国内

位于日本东北部的一家爱丽思欧亚玛的工厂,工人为制造口罩做准备。该企业本来从未考虑在日本生产口罩。 Kyodo/Reuters

不仅仅是美国,日本自身的增长也得到中国繁荣的推动。中国工厂争相购买日本的机床、高科技零部件和专有技术。急于消费的中国新富游客则涌入日本的商店、旅馆和餐馆,增加了日本的财富。


与美国以越来越强硬的政策来回应自己对中国的担忧不同,对于日本决策者和类似的企业来说,经济“脱钩”的想法是不可取的。

“对于东京来说,更多是如何管理这种关系中的风险,而不是你能否策划一场所谓的经济离异。”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研究中心联合主任米雷娅·索利斯(Mireya Solís)说。

日本是位居美国和中国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它不仅通过付钱给企业来迁移产品线,还通过外交渠道来管理这种风险,包括最近与印度和澳大利亚讨论以改善区域供应链的弹性,以防范中国的支配地位。

这些努力规避了华盛顿那样的盛气凌人和诿过责难。相反,日本决策者一直试图坚称自己的努力并非针对特定国家来安抚北京。

尽管如此,随着人们对中国政府支持的企业间谍活动、在关键基础设施中使用中国部件以及中国对香港镇压的担忧加剧,加之华盛顿与北京之间日益紧张的态势,包括已经对日本出口造成重创的贸易战,这一表象越来越难以维持。

中国更加好战的区域军事行为更是雪上加霜。中国军队在台湾以及东京和北京有争议的岛屿附近不断增加巡逻,引来美国的谴责,也增加了经济和地缘政治问题分开的难度。

“某种意义上来说,日本政府努力扩大与中国的商业合作空间,但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盟友,日本必须跟随美国的战略趋势。”日本防卫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增田雅之说。

这意味着要“努力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他说,“如果我们限制与中国的正常商业活动,损失将非常大。所以,红线在哪里?”

即使是日本的企业,也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愿意走得更远。根据经济类报纸《日本经济新闻》(Nikkei Shimbun)和日本经济研究中心(Japan Center for Economic Research)7月对3000名商人的一份调查,超过46%的受访者认为,日本企业应该减少与中国的业务往来。约18%的人持反对意见。

缅因大学(University of Maine)政治学助理教授克丽斯汀·维卡西(Kristin Vekasi)说,“过去几年里,日本的公众和政治情绪一直在转向反对中国,我认为这完全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维卡西研究的是日本如何管理对华经济风险。

日本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来减轻北京的影响,结果好坏参半。

他们严格控制外国参与政府采购项目,限制外国投资国内的上市公司,还设立了一个专门监控国家经济安全威胁的内阁级部门。

日本还收紧了要求外国实体在投资涉及国家安全的上市公司之前获得政府许可的规定,并将门槛从公司持股的10%降到1%。

日本执政党内的保守政客认为,针对中国的措施还远远不够。日本国会的立法研究组织正在考虑对外国投资房地产和像TikTok这样的中国应用施加限制。

然而,哪怕是最积极的拥护者也对点名北京持谨慎态度。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领导一个经济安全立法小组的国会议员兼前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Akira Amari)说,正在考虑的措施并非针对特定国家,而是为了降低整体的经济安全风险。

尽管如此,甘利明还是表示,对中国的担忧是影响政策制定的主要因素,并且引述美国、英国和印度的行动影响了日本的想法。这些国家对于像TikTok,以及中国企业在5G网络建设方面的作用等问题,都表达过安全方面的忧虑。

日本试过要与中国建立更加开放的经济关系,但没有成功,甘利明说。如果中国“与日本持有相同的价值观”,他补充说,“我们的反应将完全不同。”

不良后果也许比担心的要小——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因为华盛顿和北京陷入大国争斗,中日对彼此的需要恐怕不相上下。

“中国和美国卷入霸权战争,因此中国需要一个朋友。”东京早稻田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浦田秀次郎(Shujiro Urata)说。

“日本无法对中国太友好,中国知道这一点,但他们不想损害与日本的关系。”他补充道。

对于日本企业来说,这种感觉是相互的。尽管对在中国经商的担忧加剧,但留下来的经济动机还是太大了。

在宫城县爱丽思欧雅玛总部的采访中,公司社长大山晃弘直言,如果没有政府的补助,在国内开设新的生产线在经济上不成立。

这家公司售卖的产品有2.5万种,包括电视和微波盒饭,他们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在中国以外开设工厂,寻求降低运输成本以及吸引想要国产商品的消费者。但他们从未考虑要在日本制造口罩。

“政府补助是主要因素。”大山晃弘说。

自从爱丽思欧亚玛作为首家接受日本新补助的企业以来,超过1600家企业向23亿美元的政府项目专用资金提出申请。资金的绝大部分专用于增加国内生产。目前为止,有56家公司获得了增加本国生产的资金,另外有30家公司获得了对越南、菲律宾和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工厂的补助。

在记者最近对爱丽思欧亚玛改造为口罩生产线的前零食加工厂的造访中,只见身着白色大褂和蓝帽的工人安静地照管着一排排组装和包装商品的机器。

大山晃弘说,他曾担心中国政府对这样的画面会作何反应。

他其实无需担心。中国官员并没有生气;他们担心该公司计划搬离。但事实上,爱丽思欧亚玛计划在中国深化业务,他们在中国的销售额每年增长30%以上。

“我们正在中国扩张,”大山晃弘说。但是“我们也会在其他国家生产产品”。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57/18977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