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李大清:寻觅北洋水师定远舰的身影
日期: 20年09月4期 阅读: 203
中文导报 东瀛岁月
作者:李大清  (2014年寻访日记)


办完女儿的婚事一个月又过去了,朋友问我这一个月都上哪里去了。我去寻觅北洋水师定远的身影。

甲午海战120周年过去了,散在日本各地的定远舰等北洋海军的遗物,从北到南一千多公里的旅程,我陪着山东电视台的摄制组一路走去,所到之处酸楚涌胸,感慨万千,时而烈日当空,时而初夏阵雨,好像是定远在怨怒和哭泣。

我开着车,带领着大家一处一处去寻觅。到达冈山市的福田海一座小寺,这天烈日当空,小寺里没有什么人影,这里沉睡着北洋海军“镇远”号铁甲舰的副锚,这里还有一枚曾经击中日本海军巡洋舰而未爆炸的炮弹,专家说是北洋海军中唯一一艘国产铁甲舰“平远”号近海防御铁甲舰的前主炮。后来被日本海军“西京丸”号辅助巡洋舰的舰长和镇远的大铁锚一起带回了他的家乡,成了这座小寺的镇山不动尊。

小寺里一排排的小石塔上都刻着梵文,好像是神秘的八卦阵,在烈日下展示着昔日主人的排兵布阵。我抚摸着这枚未爆巨弹:若是120年前这些炸弹都如期爆炸,那历史就要改写了。在这里,我好像听见了镇远和平远厮守了100多年的哥俩的对话:如果平远在掩护镇远杀入敌阵时,如今已黝黑锈蚀的炮弹落舰开花,那西京丸也许早就熔於铁炉。

在福冈市太宰府天满宫,有一座用从定远舰上拆卸的材料建造的“定远馆”,两扇铁制的大门是用定远舰的钢板制成的,铁门上被击穿的弹孔痕迹依旧,锈铁苍凉。每次去这里都会下雨,他们说是定远在流泪。当地人传说到了晚上,经常会看到穿着清国水兵制服的身影,有盗贼深夜潜入听到严厉的责斥声“税”,是胶东话“谁”。有人说北洋海军的幽灵一直在这里游荡。

这次来定远馆又是日本梅雨季。想起上次来时,一位留学生站在门口淋着雨,给正被雨淋的定远撑着伞,久久不愿离去。他说:我要回国了。让我再给定远撑一会儿伞吧!一种难言的酸楚涌上胸口。

140年前,严复等一群满怀抱负的青年立誓取尽洋人之科学,背负国家之未来,取道万里航途前往英国格林威治海军学院留学。20年后清国的巨型铁甲舰寄港日本长崎港揭开了甲午战云,120年后的今天我们再访当年长崎水兵事件的故地。总领事亲自带路探访。

长崎的哥拉巴公园里,收藏着定远的象征部分主机舵轮,十年前我就开始寻找定远的舵轮,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找到了定远的舵轮。带着大家走进放着定远舵轮的仓库,打开仓库的铁门好像就听到了定远的轰鸣声。仔细听来,原来是从上海开来的13万吨级超大型游轮满载着中国游客要起航了。

我想带着定远归去。远方传来游轮的汽笛声,起航了!!!

异国,百年,忘却,回头,苍然欲泣……。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太久了。
定远馆,在风雨中慢慢剥蚀。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异国,百年,被忘却的定远。再回头,依然是怆然欲泣。



附一首有感诗如下:

大清龙旗铁甲扬
碧血横流荡穹苍
怨怒定远雨未歇
魂断壮怀历沧桑
甲午忧患今犹在
莫忘辱耻醉斜阳
国责皇权刷吏治
星旗崛起抚国殇

有感与山东电视台摄制定远归来
甲午年初夏於东京大清题

以上是李大清参与拍摄“定远归来”纪录片的感想日记。
(文中及以下图片均为本人摄影)

“大清王朝”究竟输掉了什么,“大清”带您去看看……。

山东电视台“定远归来”,可上网观看。
山东卫视纪念中日甲午战争大东沟海战120周年3集纪录片。

 

十多年前,我就开始寻找定远的遗物。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定远的舵轮和海战的种种遗物。

定远舵轮上的文字
 


定远舵轮上的题字:
鵬程萬里由之安
昭和甲戌秋題
長崎市倉場氏所有故清国軍艦定遠號舵機
皋水  皋水印 斎藤実印
昭和甲戌=1934年。号:皋水
斎藤実:日本内阁第30代总理大臣(海軍大将)


 


   

日本海军省关于定远舰的解密档案


 



平远舰击中日军西京丸舰的炮弹(原物)
有人说:这颗炮弹如果爆炸了,历史也许要重写。但是已经没有如果。


 
平远舰击中日军“西京丸”舰(日本海军军令部长的座舰)的炮弹

 

清国镇远舰副锚



 



北九州下关市春帆楼(日清讲和纪念馆) “李鸿章道”



福冈市太宰府天满宫境内,用从定远舰上拆卸下来的材料建造的“定远馆”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962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