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许树建:解不开的回上海心结
日期: 20年03月4期 阅读: 307 评分: 10.00/1

许树建
要回上海去,这是50年代、60年代、70年代几乎所有由于各种原因奔赴祖国大江南北做贡献的上海人的唯一想法。我亲自经历过,看着开往上海的火车慢慢远去,直到看不见,只剩下无声的两条冰冷的铁轨,自己的心就凉了。所以,看这部描写三线工人想回上海的影片《青红》,非常贴心贴肉,两个小时一会就过去了。
吴青红的父亲在影片中刻画非常成功,我爱人说他是一位老演员了。他脾气暴躁,对技校上学的女儿青红管头管脚,天天护送着她“上学”与“放学”,对老婆也总是粗声粗气,倔强无理。老婆要说他一句,他会有十句话等着。吴师傅老是“牵头皮”,就因为当年是老婆坚持要服从分配来三线,说工资能涨三级,结果依了老婆,小家却安在了贵州偏僻的山坳里,十多年平平庸庸过去了,一辈子也不会有出息了。对老婆只是出气而已,对青红才是恨铁不成钢,他期望女儿能好好读书,考上大学走出这山沟沟。恰遇女儿青春期,正在与一位他所在的国营新兴光学仪器厂的青工谈恋爱,还是本地人的子女。吴师傅日日夜夜的担心,一旦女儿谈成朋友,就只能永远留在大山里,再也不会有出头之日。作为父亲是真着急,一定想办法回上海去,哪怕再难,哪怕厂里不批准,哪怕逃也要逃回去。因为上海是他心中一个解不开的结。
亲不亲故乡亲,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狗窝。但是上海人对于上海的亲有着更深的含义,因为,“上海”两个字背后就连着一串的名词:凤凰自行车、上海牌手表、红灯收音机、南京路乔家栅、静安寺百乐门、苏州河外滩、石库门弄堂、嗲妹妹跳橡皮筋、小鬼头刮香烟牌子、大白兔奶糖、小笼馒头阳春面、大饼油条糍饭糕、咸豆腐浆、凯司令蛋糕、老松盛、老介福、老凤祥、复旦交大华师大、大世界城隍庙、还有永远忘不了的上海闲话:小赤佬、烂糊面、十三点、搓气、昂三、哪能了、拗手筋、扎台型……哪一个上海人会忘记?更别说吴师傅后悔莫及离开了上海呆在山沟里。算年龄,吴师傅比我大十几岁,青红考大学那年,我才回到上海结婚。说起我们在吉林农村插队那会,冬天不用干活,早晨睡在热炕上,都懒得起来,不知谁起了头说,“啥宁刚得出,淮海路从八仙桥往西一间一间门面?”结果扎劲啊,你一嘴、我一嘴,真的就一直说过了陕西路的“天鹅阁”西菜社才刹车。这时嘴巴里“馋吐水哒哒滴”,可是,上海啊,离我们太遥远了,火车不停地开要48小时……
又过了十几年,八仙过海,绝大多数同学终于又回到了上海,再相聚时,那种逃回上海来的心情还意犹未尽。是啊,有考大学回来的,有开假诊断书装病回来的,有已经上调到工厂再退回到农村回来的,有自己已经无法回来,通过儿子在上海拼搏再回来的,有曲线救国,先挪到离上海近一点的地方,再进入大上海。像我是狠狠心放弃考大学,宁可回上海当采购员也要回来,因为上海不但有前面吸引力的那些,更有我趋之若鹜的上海音乐厅,有我心中百听不厌的俞丽拿小提琴《梁祝》。后来陆续听说,去黑龙江农场的大龄知青是大返城回来的,还有新疆、兰州、云南、江西、贵州、安徽、内蒙、连近在咫尺的江苏大丰农场,浙江农村自行插队的也千方百计回来了,支援内地的三线工厂也落实政策迁回上海郊区了。所以,我非常感谢王小帅2005年能拍这样一部“逃回上海”的片子。
作品有宏大叙事的手法,有写三线建设为祖国造原子弹导弹而感人至深的报告文学、有写杨永青上海知青在新疆建设兵团屯垦戌边火热生活的故事,也有写知青生活中的《伤痕》《孽债》小说……但是,从一两个家庭及子女千方百计要回上海这样的视角,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其实王小帅就是电影里那个似懂非懂,学拉手风琴的青红的弟弟。吴师傅也有打算,让儿子有个一技之长,大了去考文工团。人虽只有11岁,但是他看在眼里,深深记在心里,当某一天他有机会了,做导演了,他就把这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故事搬上银幕,终于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上海人是这样的恋家!
 今日上海,已不是我们躺在炕上梦想的上海了,今日的上海已成了“魔都”,那东方明珠、世纪大道、南浦大桥、地铁、高架、隧道、万体馆、东方绿洲、浦东机场都已是昨日黄花,而浦东临港自贸新片区、崇明国际生态岛、青浦华为全球研发基地、白金上海国际马拉松、施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上海绿卡将更加吸引人。影片最后,吴师傅乘着一辆破轿车消失在山区弯弯曲曲的路上,他的果断决策是对的,尽管方式方法有些问题。我真想走出电影,问问吴师傅今天还安康吗?青红到上海成家了吗,孩子读大学了吗?
今天已经不是上海人要回上海,而是全国的有志青年都想来上海,还有外国人呢。我祝福上海。上海两个字会永远在我心间。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682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