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大阪夜间中学华人学生面临失学危机
日期: 15年06月3期

中文导报记者  杜海玲

夜间中学,大多数华人对这个词不熟悉。这是日本为未能接受完九年义务教育的人所设立的,学生年龄层从15岁到70多岁,多是在学龄期因家境窘困等理由未能上学的学生。近年来,其中八成是外国人,这几年更是以中国残留孤儿家属等为主,成为他们学习日语和文化、融入日本社会的重要场所。




东大阪太平寺夜间中学的88学生中,有73名是中国人。其余是3名日本学生及越南、泰国等地的学生。目前,这里的学生正面临失学危机。

东大阪太平寺夜间中学,设在太平市公立中学内。在建校之初有200名学生,多数是韩国籍学生。近年来,中国籍学生增多,已经占据第一位。

每周一到周五,傍晚5点25分到8点50分,这里面向没有能上小学和初中15岁以上的大阪居住者,开设国语、数学等多种课程。学费、教科书费全部免费,学生需要缴纳的只是每年2000日元的学生会费。很多在中国国内没有机会上学的人,在来到日本后,进入这所夜校学习,无论年龄和职业,都可以在这里感受学习知识的快乐和充实。


图为夜校学生的运动会。(照片摘自夜间中学网页)


东大阪太平寺夜间中学与东大阪市立太平寺中学一起,校舍创建于1950年。校舍已旧,按照日本的防震规定,必须在明年3月31日前搬出校舍。太平寺中学已经在当地政府安排下即将与附近的东大阪市立俊德中学统和,夜间中学的师生也理所当然地认为即将搬进俊德中学校舍。

然而,6月4日来自教育委员会的信息却令夜校师生失落无奈。原来,这一天,教育委员会在俊德中学所在的东大阪市荒川地区举行了说明会,即说明夜校将搬入俊德中学。此言一出,受到居民的极力反对。之前居民已经听闻说明,得知太平寺中学将统合到俊德中学,对此他们并无异议。但居民在当天才得知以外国人居多的夜间中学将搬到自己居住的地方,因此他们对教育委员会提出了诸多疑问和不安,最终教育委员会通知太平寺夜间中学校长,即太平寺夜间中学不能够与日间中学一同搬迁。

该校师生得到这个消息后,于14日召开了集会,23名该校学生、6名教师以及该地区其他夜间中学师生共70人参加。太平寺夜间中学的学生在会上讲述了自己希望能继续拥有夜校这样一个学习环境的心愿。

这起事件,与其立即拔高到“歧视”,不如说是当地居民对外国人的“不安”。

在日本有比对性的事件是居民对于托儿所(日本称保育园)的态度。居民与托儿所的纠纷层出不穷,以至于去年10月NHK电视台播放了专题节目,题为《孩子很麻烦?托儿所和住民的纠纷激增》。目前,在日本各地都有因居民反对而被叫停或延期的托儿所,以全国待入托儿童人数第一(1109人)的世田谷区为甚。世田谷区太子堂预定要建新托儿所,当地老人立即群起反对。他们不想安静的生活中充满孩子的喧哗。托儿所方面以一年时间举办了多次说明会,并且出现了协调人——市区建设协议会的梅津政之辅。他认为“没有孩子声音的地区是没有未来的”,因此积极承担了中介工作。当时的托儿所所长栗田怜子则表示“希望在托儿所建成后,地区能将我们看作是伙伴,请大家多多支持”。在这样持之以恒向居民寻求理解之后,终于得到居民的接纳。当地的庙会活动上,托儿所活泼的孩子和慈祥观望的老人成为温馨的场景。这个托儿所的大团圆结局,是经过了各方的协力合作而达成。但比起这样皆大欢喜的结局,至今更多的托儿所难题未能得到解决。

不容忽视的一个问题是,外国人和儿童,同样都没有选票。因此,当托儿所的建设受阻时,日本杂志(2014年11月《女性seven》)也发出“没有选举权的孩子们是弱势”的呼声。

政治家也许更容易倾听拥有选票的老人的声音。而对于儿童,谁为他们争权益?

将“儿童”置换成“外国人”,比较容易理解太平寺夜间中学当前现状的脉络。

6月15日,中文导报记者电话采访东大阪市教育委员会学校教育部,该部门中村先生回答记者道:“存在说明不足的问题。”即之前并未设想到会遭受居民质疑,而只是说明了市立太平寺中学将统合到市立俊德中学,在说明的过程中,忽略了夜间中学外国学生居多的事实。但中村先生也表示对于太平寺夜间中学在准备“再编整备”。

对于教育委员会目前的回答,太平寺夜间中学师生表示很不安。因为从明年4月开始就必须离开如今的校舍,而新的去处并未有着落。

居民反对夜校迁移之际,也正是人们共同思考问题的契机。在反对之声的延长线上,是日本如何与外国人建立共生社会的思考,是外国人如果入乡随俗融入日本社会的思考。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5954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