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胡锦涛柔性外交谋求战略突围
日期: 08年05月2期 阅读: 1767 评分: 1.00/3

  本报综合消息(记者 杨文凯、张石)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于5月6日10日,对日本进行了定义为暖春之旅的国事访问。这是中国国家元首相隔10年的正式访日;也是中国最高首脑在21世纪的首次访日;更是胡锦涛在中共十七大当选中共总书记、在今年第十届全国人大连任国家主席之后的首次外访。在西藏爆发3.14骚乱、奥运圣火全球传递受到干扰、国际环境发生变化之后,日本无意中成为中国国家主席出访的第一个发达国家。

  胡锦涛本次访日,在短短的5天时间里,出席了55场活动,内容丰富,高效务实。他广泛接触了日本社会各界人士,展现了中国领导人的风采,也为中日关系未来的发展勾划了蓝图、奠定了框架。胡锦涛访日,以柔性手段化解了受制于历史认识和台湾问题的中日关系中的技术障碍,消除了中日外交推手和政治沟通中的繁文缛节。中日政府从战略高度出发,签署了第四个政治文件,确立了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实质内容和推进方法,把21世纪的中日关系推上了难以逆转的轨道。

  一、胡锦涛出席55场活动

  遍历日本各界

  本次胡锦涛作为日本的国家贵宾来访,享有最高待遇。胡锦涛在为期5天的短暂访问中,从关东到关西,上至天皇、皇后陛下,下至普通民众,共参加了55场交流活动,其范围遍及政治、经济、文化、民间交流等各方面,影响十分广泛。

  在政治方面,日本明仁天皇偕皇后于5月7日在皇宫举行了隆重欢迎仪式,并于当晚在皇宫内丰明殿为胡锦涛和夫人举行国宴,他们还在5月9日胡锦涛一行离开东京之前亲往话别,礼节周到,规格崇高。访日期间,胡锦涛主席同福田康夫首相举行了中日首脑会议,签署了《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共同举行了记者招待会。胡锦涛还先后会见了众参两院议长、朝野主要政党领导人、历任前首相,显示了成熟的政治魅力。

  在经济方面,胡锦涛访日强调深化经贸互利合作,巩固中日关系发展的物质基础。他在5月7日出席了经团联举办的欢迎宴会,呼吁中日发挥经济互补优势,营造节能环保等新的合作领域和合作亮点。5月9日,胡锦涛专门赴川崎访问了钢铁巨头JFE集团的资源回收工厂;5月10日,胡锦涛更是兴致勃勃地参访了松下电器大阪总社,了解最新产业发展方向,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文化方面,胡锦涛看望了松山芭蕾舞团及其创始人清水正夫,会见了创价学会名誉会长池田大作,并于5月10日赴奈良参观了法隆寺、唐招提寺、平成京朱雀门等名胜古迹,展开了寻找中日共同历史记忆的文化之旅。

  民间交流,是本次胡锦涛访日的重点。胡锦涛于5月8日出席了日中友好七团体和华侨华人四团体主办的大型欢迎午宴,感谢民间友好力量做出的贡献。他还赴早稻田大学发表演讲,指出两国青年是中日友好生力军;出席中日青少年友好交流年日方开幕式,与两国青少年亲切交流,并与福原爱对阵,一展乒乓外交的不凡身手。此前,胡锦涛还会见了田中角荣、大平正芳、冈崎嘉平太、松林谦三等日本友人的家属及后代。5月9日,胡锦涛更亲自视察了横滨山手中华学校,给予海外华文教育事业以极大鼓励。

  二、暖春之旅促中日关系

  纳入新轨道

  胡锦涛在5月7日与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共同签署了中日关系史上的第四份重要的政治文件——《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规定了今后中日关系发展的大方向。

  《联合声明》确认中日关系是两国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确认双方继续恪守三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双方决心正视历史、面向未来,不断开创中日战略互惠关系新局面,同时确认两国互为夥伴、互不构成威胁。中方积极评价日本战后坚持走和平国家道路,重视日本在联合国的地位和作用;日本积极评价中国改革开放成果给包括日本在内的国际社会带来的巨大机遇。中日坚持通过协商和谈判来解决两国间问题,日方继续坚持在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中就台湾问题表明的立场。双方决定在五大领域构筑对话与合作框架,开展合作:1、增进政治互信;2、促进人文交流,增进国民友好感情;3、加强互利合作;4、共同致力于亚太地区的发展;5、共同应对全球性课题。

  在联合声明确定中日关系大局之馀,中日政府于5月7日共同发表了《中日关于加强交流与合作的联合新闻公报》,达成了总计70项共识,落实了不少具体的交流事项和交流成果。比如,日方邀请胡锦涛主席今年7月在北海道洞爷湖举行的八国集团同有关国家领导人对话会议。中方邀请福田康夫首相出席今年10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又如,日本防卫大臣年内访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司令6月访日,海军司令员和副总参谋长于下半年访日;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于6月访华。在青少年交流方面,中日青少年友好交流年顺利启动,今后4年每年开展4000人规模的青少年交流。新闻公报 显示中日交流合作涉及政治、安保、青少年、教育、经贸、节能、环保、气候、农村、金融、旅游、刑事、知识产权、人权对话以及地区和国际事务等多个领域,基本上涵盖了中日关系的主要方面,值得期待。

  胡锦涛访日期间,中方还与日方确认将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内,根据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和各自能力,按照巴厘路线图,积极参与构建2012年以后的国际框架,并发表了应对气候变化的联合声明。中日相关部门也签署了《推动可持续经济发展一揽子合作的框架协议》、《加强节能环保领域合作的备忘录》、《推进中小企业领域合作备忘录》,北京大学与早稻田大学签署了共建大学院合作协议等,显示本次访日成果丰硕。

  此外,胡锦涛在抵达日本之际,就宣布中国将为上野动物园提供一对熊猫,以供中日共同研究之用。这使得因大熊猫凌凌去世而陷入悲哀的日本国民为之释怀。这一举措,与胡锦涛在早稻田大学切磋乒乓球的镜头一起,获得了日本国民的心,成为访日行程中社会人气度最高的成果之一。

  三、柔性访日

  是一种战略突围

  最近,西方各国对在西藏及周边地区发生的暴乱事件作出反应,对中国当局的应对措施提出批评,某些国家的首脑还宣布不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在奥运圣火所到的一些国家,还发生了大规模干扰圣火传递的抗议活动。日本与其他西方国家一样,西藏问题也蹿升为媒体关注的主要议题,日本一些政治家、学者闻风而动,跟随西方政治家和媒体对中国进行指责。

  3月19日,日本国会超党派议员组成的西藏议员联盟举行总会,包括代理出席者在内,共有51名议员参加了总会。总会通过一份措辞强硬的《关于西藏形势的声明》。4月17日,中国外长杨洁篪访日,日本外相高村正彦与首相福田康夫都对他表示,中国政府有必要正视西藏已成为国际问题的事实,希望北京政府能与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进行对话,和平解决西藏问题。  

  据了解,面对接踵而来的一系列不利因素,在中国党内、军内、外交部和日本问题研究专家之间形成了一种很强的声音,认为胡锦涛访日应该延期或中止,但是胡锦涛亲自拍板,决定了这次访日。

  这首先因为胡锦涛具有坚定推动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发展的意志。他认为:发展中日关系,不能选择首相、时机和政权,无论谁当日本首相,都要和日本建立不动摇的战略互惠关系。在这次中日签署的《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中,规定了中日首脑每年互访事项,这充分表现了胡锦涛推动中日关系不因政权改变而改变的决心。

  在具体做法上,胡锦涛绵密实行多给予,少索取眼光放长,达人大观的方针,使访日无论在气氛上还是成果上都取得了很大成功。首先,中国在4月25日宣布,准备和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接触。5月4日,胡锦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受日本驻京媒体联合采访。中国首脑出访西方国家前接受该国记者联合采访,在中国外交史上还属异例,这充分表明了胡锦涛对日本的高度重视。在同一天,中共中央统战部的朱维群副部长、斯特副部长(藏族)与达赖喇嘛的特使、担当外交的甲日.洛迪和格桑坚赞在深圳举行了非正式会谈。日本记者注意到,胡锦涛在提到达赖喇嘛时,不像中国以前的发言和报道那样,只称达赖集团,而是加上了在西藏语中含有上人意味的喇嘛两字。在谈到对日印象时胡锦涛说,通过同日本朋友的交往,日本人民的热情友好、勤劳智慧、坚韧不拔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在中国放映的日本电视剧《阿信》也给他留下了很深印象。

  胡锦涛访日前的这些柔性举措,使他在踏上日本国土前的气氛得到了一定扭转。

  胡锦涛到日本后,中日两国在5月7日共同签署了《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5月8日发表了《中日两国政府关于强化交流与合作的新闻公报》。从中可以看出,中方这次比较彻底地贯彻了多给予,少索取眼光放长,达人大观的柔性外交方针。

  首先,指责日本在战争问题上需要反省、承担责任的字眼首次在中日间涉及历史问题的共同文件中消失,第四个联合文件只剩下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简洁字样,这使日方颇有从中日关系的原罪感中解脱出来的感觉。1972年签署《中日联合声明》时,周恩来和田中角荣因田中在1972年9月25日的祝酒辞对战争仅用了添了很大的麻烦,并深切地反省的字眼而争吵不休,最后是毛泽东出来打圆场才算了事;1998年签署《中日共同宣言》时,中日为写不写日本就战争向中国道歉争吵不休,最后两国首脑都没有在宣言中签字。但是这两个文件都记有责任反省字样。日本各大报纸和电视台都注意到了这个变化,对此给予了很高评价,一致认为中日关系正面临著一个面向未来的新的出发点。连在胡锦涛访日之前呼吁政府不要派皇室参加奥运会开幕式的《产经新闻》,也在5月8日头版头条发表文章,称这次胡锦涛访日是胡耀邦温和对日路线的复活。

  其次,随著胡锦涛访日,中国在西藏问题和人权问题上,态度也显得灵活而有弹性了。在第四个联合文件中,双方写上了中日要为了理解和追求国际社会承认的普遍价值而紧密合作这一条,表明中国对日本坚持提出人权问题有了一定的理解。在8日发表的《新闻公报》中,也提出了中日将重启人权对话。中日两国在1997年决定设置人权对话机构,但在2000年,日美在联合国要求中国改善人权状况,中国对此进行反驳,并中断了人权对话。本次再开对话,说明中国愿意在人权问题上向国际社会靠拢。对于西藏问题,胡锦涛出访后中方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变化。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日谈到西藏问题时说:西藏问题从本质上来说是内政问题,但是我们知道包括福田首相本人在内,日本方面对西藏问题很关心,因此有交换意见的必要。刘的发言可以说是对中国方面一贯坚持在西藏问题上主权不容干涉观点的微妙修正。

  对日本关心的其他问题及对日本的评价上,中国也表现出积极的态度。如在日本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问题上,第四个联合文件中写道:中国重视日本在联合国中的地位和作用。在首脑会谈中,胡锦涛还指出:中国积极评价日本对联合国做出的积极的贡献希望日本方面在我的话中感觉到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积极态度。在日本积极争取入常的背景下,重视地位这种提法首次写入中日联合文件具有特殊意义。在这以前,中国对日本入联持反对态度。2005年,日本联合德国、巴西、印度在联合国展开四国共同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活动时,海外华人有1000多万人签名反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曾在2005年3月24日表示,不认为网民签名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一种反日情绪,而是要求日方在历史问题上采取正确的、负责任的态度。但在这次中日新文件中,虽然还没有达到前不久中印共同宣言所宣示的理解和支持印度在安理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的地步,但和以前相比,则前进了一大步,甚至可以说包含著并不反对日本加入联合国安理会的意味。

  此外,在第四个联合文件中,中国还首次高度评价了战后日本所走过的道路,在克服全球温暖化的协议上也比以前有了大幅度进展。

  从上面提到的各点来看,胡锦涛本次访日似乎做出一些妥协,但实质上是实行一场柔性突围。胡锦涛访日之前,由于西藏事件,中国的国际处境已和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后的情形有些相似,欧洲和北美的许多国家阁僚开始对中国进行公开谴责,并要对抗北京奥运会,日本也在观望徘徊中。但经过胡锦涛的暖春之旅,日本方面明确表示全力支持中国举办奥运会,福田首相也表示他希望出席奥运会开幕式。因此可以说胡锦涛的暖春之旅表面温文柔和,但实际上却意在实现战略突围。历史已经证明,发展中国家成功举办奥运会,是实现政治与经济乃至国际关系产生历史性飞跃的千载难逢的良机。胡锦涛这次访日,为打破中国在举办奥运会问题上所面临的突如其来的困境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在现代国际化潮流中,所谓外交突围,并不一定是冲突式的突围,更多的是通过磨合、妥协、理解、接近而达成共识,并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的过程。这也应该是不断提高自己,使自己在认识上甚至制度上不断向国际社会承认的普遍价值升华的过程。

  (胡锦涛访日专题,详见第2、3、13、14版)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75/7312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