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为年轻人创造接触机会
日期: 2006/10/05 22:51 阅读: 1129 评分: 1.00/2

■ 本报记者 杨文凯

    华人在日结婚难,这不仅是个人问题,也是社群问题。浦和大学社会福祉科教授沈洁女士认为这个问题非常值得研究,更是一个急等解决的紧迫的社会现实。

    沈教授认为,中国留学生在日本学习,毕业后就职,虽然进入了日本社会,但并没有真正融入到日本社会里,有一种边缘化倾向。所以,帮助他们解决婚恋问题,有时候还需要采取一些中国方式,比如为他们多提供一些接触异性、开阔视野的机会。

    沉洁说,不言自明,高学历高职历的华人女性,在婚恋方面比男性更难,她们承受的压力更大。日本社会也有这种现象,但日本白领女性的心态比较稳定,她们已经有几代人的传承,不少老一辈的大学女教授在三、四十年前就选择了独身。日本社会有基础,许多人主动选择了独身的人生模式,不再为这事烦恼终生。在日本的身份表格中,有已婚/未婚栏目,不少独身女性认为这是以结婚为假设前提的,因此呼吁设置非婚栏目。但在中国和中国人社会里,非婚的人生模式还没有被广泛接受,没有被正式承认,所以中国人大龄女性往往不是主动选择的结果,在心态和意识上的问题会比较突出。

    日本社会接受了独身群体的非婚人生模式,社会也为独身人群提供了多种多样的精神安慰和生活服务。这些专业服务可以使非婚女性得到精神、情感,乃至生理上的渲泄和消解,因此,日本人的非婚不再是个人问题。在日中国人女性与这个世界相隔很远,大姑娘嫁不出去,心理受到重压,形象比较灰暗──既是个人问题,也是社会问题。

    因此,对在日中国人大龄青年,尤其是女性而言,个人有一个心态调整的问题,周围的朋友和亲人有一个理解的问题。很多人不是不想结婚,而是缺少机会。过去老华侨在日本居住和交往圈子小,但热心肠很多,华侨社会内部通婚的比率较高。现在的新华人及其下一代,都被分散打乱在日本社会里,彼此互相接触的机会少,不容易结成婚姻。所以,在日华人侨团,还有留学生团体,应该多创造一些社群活动的机会;侨务工作也应该把关心华侨下一代的婚恋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华人社会需要红娘。

    另一方面,沈洁教授也谈到现在20岁左右年轻一代的婚恋观过分理想化。他(她)们成长在中国社会信息交错,生活刚刚走向现代化的时期。媒体提供了大量新潮的生活观和婚姻观,但大都不具有现实性。最近,他接触到一些刚来日本一两年的男孩们。他们在出国前有豪言壮语,嚷着留学就要找日本女孩作老婆,但来日后希望很快就破灭了。现实教育他们,中国人在日本社会地位还太低,还有语言障碍,中国男孩与日本女孩的落差不是一点点,没有平等对话的基础。相反,30岁上下的一代人在婚恋问题上就比较现实了,尤其是大学院里的中国女学生,比较看重经济保障,希望结婚对象至少要有稳定的职业。他们的婚姻其实与中国的社会变动有着直接关系,还要考虑其形成的社会背景。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33/2396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