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乐观面对中日关系——访原日本驻中国大使谷野作太郎
日期: 07年04月4期 阅读: 1618 评分: 3.57/7

■本报记者 张石

327,本报记者在位于东京松癿的株式会社东芝采访了株式会社东芝董事、原日本驻中国大使谷野作先生。

谷野作生身于19366月,1960年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后,入日本外务省,先后担任中国课课长、总理大臣秘书官、亚洲局局长、内阁外政审议官。1995年到1998年,任日本国驻印度大使,1998年到2001年,任日本国驻中国大使,20014月退休后任日中友好会馆副会长、早稻田大学名誉教授和东芝董事。

谷野先生对记者说:我在日本驻中国大使馆任职,一共有两次。第一次是1973年到1975年,我作为一等书记官赴日本驻中国大使馆任职,当时正在毛泽东时代末期,“自力更生”是中国政治的主旋律。虽然中国方面当时也说希望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但无论人员和贸易的往来都是极其有限。

谷野先生说他印象很深的事情是当时中国展开“批林批孔”,他的小孩在中国的幼儿园里,他看到幼儿园的中国孩子们踩孔子的画像,把孔子叫做“孔老二”。

1998年到2001年,谷野先生赴中国任日本国驻中国大使。谷野先生说:那时双方正在举行种种纪念日中友好条约缔结20周年的活动,日中两国首脑也进行了互访,但就是在那个时候,中日关系也出现了一些波纹。

谷野先生说,在我担任大使的1998年到2001年,中日关系从复交已经过了20多年的历史,其深度和广度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日中关系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文化上,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虽然在我担任大使期间,中日间并没发生特别重大的事情,但我作为大使而想努力做到的是:1、当时中国的各位对日本政府的政策和日本的国情并不十分了解,因此我在中国尽量多见人,尽量多去些地方。2、政治、经济的交流固然重要,但是在文化、学术、体育等日中间非常广阔领域的交流方面,大使馆也应该从侧面进行支援,同时对那些由于卷入种种麻烦被中国下了逐客令的日本企业的问题的解决,大使馆也从侧面进行了援助。3、对于承担著下一世纪日中关系的日中青少年之间所进行的交流,我们也曾努力做工作希望得到中国方面的帮助。

谷野先生还说,目前,在安首相的主导下,从去年春天开始实施了每年招待2000名中国留学生来日本访问的计划,同时中国每年也招待大量的日本高中生访问中国,担负著将来的日中关系的年轻人的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只有相互理解,才能产生日中间经常缺少的那种互相信赖。

对于今后中日关系的发展,谷野先生说,已故的周恩来总理在谈日中关系时说过:日中关系要“求大同,存小异”,目前日中关系正常化已经35周年了,我认为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都应该向“求大同,存小异”这个日中关系的原点回归一次。无论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是对于日本人来说,日中两国的国家体制,经济发展阶段历史、文化、考虑问题的方法都有各种各样的不同点。日本人和中国人都要以宽广的胸怀和度量,互相认识这个不同点并面向两国共同的利益,为发展两国关系而努力,更要避免在互不相同的地方对抗,使日中关系的伤口不断扩大是愚蠢行为。

谷野先生说:对于未来的日中关系我是乐观的,当然,今后还会有种种的困难和摩擦,在遇到这样的情况的时候,两国的政治首脑,并不是要在易变易动的国民感情中随波逐流,而是要发挥强有力的政治指导力,向著解决问题的方向加以对应。而中国在军事等方面,应该不断继续努力提高其透明性,以合乎其大国的水平,而同时,这里还有一个内向的、自恋自爱的民族主义的问题。日中间对问题进行积极的讨论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在这种场合,双方都要尽量避免使用粗暴的语言。

谷野先生说,对于日中间那一个时期的不幸的历史,我们日本人要以敢于正视的勇气加以面对,并将此作为面向将来的教训汲取,而对此暧昧化、歪曲、立场和态度不断改变等做法,只能使得他国对日本的评价不断下降。而另一方面,战后日本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在“专守防卫”这一最高方针的指导下,坚持非核三原则(持有核武器,不制造核武器,不引进核武器)、持有远距离的攻击性导弹和轰炸机等方针,而且日本政府拿出自己的经济力,以经济支援(ODA)的形式,支援亚洲诸国的经济、社会的发展。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人知道日本战后所走过的道路。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7/3860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