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雨情:濑户内海“一期一会” 温馨难忘
日期: 20年08月2期 阅读: 195
日本华人女作家协会《转向窗外的视线》征文之六
作者:雨情

6月下旬,日本都道府县间移动全面解禁。我和两位朋友“蓄谋”已久的放飞终于成行。先从东京到神户,然后以淡路岛-德岛-高松-仓敷-神户的路径,绕着濑户内海转了一大圈。


旅行归来,写下万余字的《后疫情时代的西行漫记》,发表在个人公众号上。恰好,日本华文女作家协会向会员们发布约稿启示,以《转向窗外的视线》为主题,书写各自在疫情期间的经历和感受。那就响应号召,选摘其中一段经历,以飨读者。

位于淡路岛西南部的鸣门海峡与意大利墨西拿海峽和加拿大西摩海峽並称为世界三大海洋涡潮。它仅有1.4公里宽,全长1629米的大鸣门桥连接海峡两端,一端是兵库县淡路岛,另一端是德岛县鸣门市。

因濑户内海和外海(太平洋)潮汐涨落引起的水位差,以及海底地形复杂的原因,潮水在海峡间快速流动时产生的“鸣门涡潮”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

乘坐观光船观赏渦潮,是淡路岛最鲜亮的观光名片。登船前,到物产店和自动贩卖机前转了一圈也没买到热饮。说来不可思议,一入夏季,日本各地的自动贩卖机清一色COLD,若想买瓶热饮,简直比登天还难。

到观光案内所询问附近可有方便店买杯热饮,哪怕是热水也好。


身穿白T恤的工作人员笑容可掬地说,方便店离这里有点远,如果您想喝热水,可以给您现烧,时间来得及吗。

惊喜中,连忙致谢,一万个同意。

她从工作间里取出一只电动水壶,一溜小跑地去打水。望着她的身影,感动的眼睛有些湿润。

一壶滚沸的热水,一双溢满温情的眼睛,一张口罩也遮掩不住的热情笑脸,是淡路岛留给我的温馨记忆之一。

天空布满薄云,倒是雨水似乎很善解人意,使劲儿憋着不下。“日本丸”乘风破浪地向鸣门海峡行驶。海风越来越强,解说员的声音被撕裂成断断续续的破音。站在甲板上,任凭海风恣意地吹乱长发和裙角。惬意中,暂时忘却了扰人的疫情。

从介绍中得知,鸣门海峡分为南流和北流,南流大多发生在鸣门一侧,北流发生在淡路岛一侧。观看涡潮有最佳时间段,在潮起潮落的一个半小时内为最佳,若时间对不上,极有可能看不到涡潮。

伴随着隆隆巨响,飞沫四溅的涡潮近在咫尺。左手臂钩住船舷,以保身体平衡。两只手一会儿端相机,一会儿举手机,将神秘与惊奇,感动与震撼一一收入镜头中。

解说员兴奋地说,春秋大潮时产生的涡潮直径最大可达二三十米,今天看到的涡潮与春秋季的涡潮相差不是很大。三人相视而笑,果真是人品爆表的节奏,小确幸。

下了船,趁乘车前的个把小时去福良小镇走走。福良是渔民集中居住的地方,水产品公司鳞次栉比,以盛产银鱼而闻名全国。


旅途中,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不期而遇。路过一户民宅,坐在门口的老人邀请请我们进屋品尝银鱼。老人姓河野,是当地一家塑料制品公司的董事长。

数年前,河野先生和儿子在江苏常熟投资建了工厂,由儿子主管经营,他也经常去,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去两次。工厂最大规模时有300多名工人,日本百元店里卖的许多塑料制品是他们公司生产的。后来,为扩大经营规模,他们投资购买了新设备,没想到投资成本提高后导致公司陷入资金周转不灵,难以维持经营的地步,不得不宣布破产。

父子俩东拼西凑总算给全厂工人发了工资才回到福良,专心经营母公司。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使公司进入良性状态,但因为元气大伤,父子俩再也不想去中国投资了。

河野先生的讲述,令人唏嘘不已。

坐上开往德岛的高速巴士,雨,终于飘落下来。

旅行,重要的不仅是游玩吃喝,而是由美丽的风景、浓郁的人情和特色的美食等带来心灵触动的“一期一会”、一壶热水、一捧银鱼、一张张萍水相逢的笑脸中的淳朴善良和温情。

我,还会再来。

望着挂在车窗上的雨幕,我在心里默念道。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891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