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林祁:东京的“隙間”
日期: 20年08月2期 阅读: 171
日本华人女作家协会《转向窗外的视线》征文之五

作者:林祁

东京的咖啡店多如樱花,樱花已成日本文化的象征,而咖啡呢?似乎这是西洋文化,日本年轻人却喜欢它,不但品赏其味道,更享用其空间。这世上,大凡量多了,就可能成为“文化”。我东瀛三十余年,虽不年轻,却也爱上日本的咖啡文化。
孙维良大夫的中医推拿诊所在热闹的“市谷”,免不了被咖啡文化包围,但他在白色中辟出一角茶色,巧设中国茶室,邀我抽空去品茶。我曾送过他一罐好茶,他便念念不忘。记得那是用锡罐精装的大红袍,是武夷山第一人者张木良先生让我东瀛送宝的,绝不是高价就能买到的珍品,更不是《印象大红袍》中众口称赞的流行货。孙医生应该是懂茶的。于是我绕过咖啡店“吃茶去”。



一进小小诊所,三张白色的按摩床边是古朴的木桌。大概在日本呆久了,学医的他也学会“侘寂”美学了,干净之中摆一茶桌插一枝花,雪白中的一点暖,有如村上春树的“治愈”文学。这么一比,医学与文学太有关系了,怪不得鲁迅先生要“弃医从文”呢。

不过,由不得我乱想一气,回到现实空间,只见长木桌上摆一拙气的陶瓷茶罐,上书“天放闲人”。细细把玩,不由暗喜:忙里偷闲的我乃“天”赐的?这是新冠疫情非常时期,带着白口罩来喝茶,也是“天放”的?

茶罐是孙大夫从天津书法家朋友那里抱回来的,连同其中的茶叶。我一打开茶盖,香味幽然飘浮,再用烧开的热水一冲泡,茶汁竟然像暗红色的葡萄酒,啜一口让茶在嘴里发出满意的声响,咕咕啧啧,就像日本人吃荞面故意发出声响以示“喔伊细”。

大概这也算一期一会吧。今晚碰到好茶了!这是“天放”的缘分,正如在此与太极拳大师魏威的不期而遇。


魏威与中国一作家魏巍音似,让人想问到底“谁是最可爱的人”呢?他是70后的,居然知道这部“革命经典”。可他的太太是日本人。我一时竟不知该如何翻译“可爱”。他太太却只管笑着点头——老公笑她就笑,应了孙大夫对他们夫妻的评价“难得的一对鸳鸯”。似乎怀有道不明的羡慕忌妒恨?孙大夫也有一位日本太太,但不会“跟来跟去”。孙则庆幸自己拥有这份自由,说是缠得太紧就没有空间了。弄得我这独自一人的,竟闹不清何者为自由了。再说这世上闹不清自由为何物的多着去了,我又何能闹得清?

茶倒是散发着清香。魏太太虽然对中文似懂非懂,对中国茶倒是一往情深,不但夸茶“好吃”(自古有“吃茶”一说,我就不纠正日本人啦),更是对它的颜色赞叹不已。我说这是“时间的颜色”——这茶存好些年头快成中药了,她进一步补充说:细腻。时间的颜色。再细品此茶,竟然有好多层次,令人惊叹不已。

孙大夫接过时间的话题,谈起空间——日本的“隙間”文化。据说他就是受此影响办的中医推拿诊所。我对医学所知甚少,但看到诊所里小小厨房间应有尽有,不由叹为观止。中国人以食为天,这“隙間”里藏着天呢。

坐在白色诊所品着中国黑茶,发现中国人在东京“隙間”的生存状态,竟也像茶道一样道不明却层次丰富,余味无穷。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如今我已经回到任教的厦门大学数个月了,依然戴着孙大夫送我的日本口罩,站在大海的这一边,遥想小小的“隙間”:摩西摩西,你可安好?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890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