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燕焰:我的2020——疫天下搞好自身建设不给社会添乱
日期: 20年07月2期 阅读: 152

作者 燕焰


2020年是女儿成人之年,是东京奥运会开办之年。如果没有COVID-19的拦路抢劫,女儿本该在奥运会开办期间去完成她Protocol(外交礼仪)的义工角色。可惜,那么多的年度计划都因COVID-19戛然而止。我们的生活再也难回到过去的轨道,用朋友的话说“恐怕一两年都出不了远门”。
疫天下,我个人没有轰轰烈烈,只有点点滴滴。但点滴入心。

【居安思危】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2月底某日路过一家杂货店闲聊起纸荒,奶奶级老板娘幽幽的口吻对我说:“简直是战争时代了”。当时觉得骇人听闻。一转眼3月份这抗COVID-19战火焱蔓延187个国家。一国一打法,一家一招式。我家的战略方针是“打提前量”。

1月底当疫情还只在中国范围横行,我家就在当时看来是“发神经”的孩她爹的领导下开始步步为营:将乡下的家配上WIFI,添置冰冻柜,室内跑步机,脉冲血氧饱和度测试器,枪式体温计,消毒用品,防护眼镜,米面油盐面,厕纸手纸餐巾纸,汉方中药营养剂口罩等等,没有不买的只有没想到的。其实,就是买个放心,就是觉得我得保证这一家三口的顺顺当当。结果还真走到社会的前面,进入三月份当日本也开始为COVID-19所困,当东京市面上出现纸荒米荒口罩荒时,我家不用上街与大家抢物质。

本来按照孩她爹的部署是他居乡下,女儿住宿舍,我呢死守东京。对于女儿我还是觉得在眼皮底下比较省心,可怜天下母亲心!尽管如此,我们就一个思维模式,那就是假设自己就是阳性带毒者,与女儿虽在一个屋檐下但绝不在一个桌上吃饭,与孩她爹也已经有两三个月没有见面。尤其是对自身免疫力没有足够的自信,就天天艾灸足三里等穴位晒太阳,至今已经灸完600壮。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该做的我都做了,它要来就来吧。


三尺阳台当舞台


靠艾灸提高免疫力

【两场虚惊】自治自愈,练得孤胆一身
每天上下班挤山手线,近期同一个部里还有两位发热感冒还不歇班的同事坐我对面。所以说把自己划归感染高危人群还真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3月7日一早开始出现咳嗽和呼吸道不畅。对于有小儿哮喘光荣历史的我,出点呼吸道症状本该司空见惯,只是疫情当前就不能淡定:立即电话给出门打工的女儿让她直接回宿舍。然后把门一关开始自治:首先是趁还有体力一早一晚泡澡,盐水漱口,加量服用国内带来的中药抗病毒冲剂,卧床,每两小时测体温,金嗓子含片,大剂量维生素,开窗通风。

折腾到下午给孩她爹打个电话结果被臭骂一顿,无外乎是为什么不早点歇班什么的。他的理论是我们不是日本人不需要像日本人一样。但我偏偏又不喜欢这种思维方式,既然你在日本社会混饭吃又怎能不按人家的习惯行事,避开“歧视”这个敏感词不用,至少是被另眼看待的根源所在吧。

孩她爹骂完了说:含大蒜!赶紧把大蒜切成簿片含了一整天一整夜,特效!嗓子不痛,气道炎症感觉消失,咳嗽停止。好在始终没发热。就这样把自己当新冠患者折腾了两天,3月8日晚上当我在同学群疯抢男同学们发来的三八节红包时,格外有种大难不死的感慨。

雨天偏逢屋漏,防疫强调洗手偏偏伤了食指头。4月19日星期天上好的天气外出遛个弯吧,生生地把自己给绊一脚,摔得满身挂红。不服气呀,还以为自己正当年呢咋就绊一脚就倒了?!朋友一针见血:“本来就是危险建筑嘛”。这次学聪明了没有通知孩她爹,省得又挨骂。食指发炎肿成红萝卜不能去医院,又是自己折腾:没有外用药就把艾灸烧成灰撒在创面上消炎,没有夹板就找个USB来固定指关节还长短正合适。指头发炎事小,不能洗手却是大事。
所以说有事期间千万注意不能节外生枝。


STAY HOME  小鸟也黏人

【Telework电子办公】居家办公方知“我爱我社”

我供职的公司早早地而且是打枪不要地已经着手把两千多人的居家办公系统完善好。当3月25号小池都知事在晚间新闻上一呼吁事态紧急,第二天公司立刻推出居家办公通知。

对此我本是翘首盼望,忙不迭地在时间安排表上填满了居家二字。可是看看周围同事,哪怕是要坐一个多小时通勤电车的,或者是家有幼儿的,大家都仅仅是缩短上班时间或者隔天上班。我赶快重新调整自己的步伐,一周两天上班三天居家。虽然一个电脑一张WIFI网路就能搞定全世界联络,但是真正开始居家办公才知道家原本就是生活的空间。至于工作,还是坐在公司办公桌前连电脑键都敲得自如得多。原来居家办公是一场意识的变革。目前,上班时点公司大门紧闭,从后门进出。出勤日早上错峰通勤,平时只见人头的车厢居然地面清晰可见。那份小激动说出来结果被朋友笑话说你这兴奋点有点歪。


家原本不是工作的地方


错峰通勤,车厢地面清晰可见



上班时点大门紧闭



出勤减少七成的政府指标

【父母是宝】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远在国内家乡有我92岁的父亲和88岁的母亲。春节期间保姆回乡放假被疫情堵住不能返城。儿子儿媳身为医疗人疫情期间属于社会。女儿女婿远在海外形同虚设。40多天的起居饮食都是父母二人自力更生。好在年底回家时给父母家安装了远程监视器乔安,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通过视频撕破嗓子向父母叫好。

多亏了中学同学们主动替我操心,轮班地为我父母做红烧肉粉蒸肉牛肉炒芹菜送鸡蛋。据父亲说当保姆终于上岗后母亲在床上整整睡了两天,其辛劳可见一斑。古训道父母在不远游。可谁会想到2020年的今天国门会因为COVID-19而相互关闭?!目前最大心愿就是疫情结束赶快回老家看父母。


父母在,家在,希望在。

这阵子有关各国抗疫成果的争执满天飞,对第二波的忧虑也涌上我们心头。我以为疫天下大敌当前,也不管各种争论了,留点能量搞好自身建设,不给社会添乱。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843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